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梅花三度开】【作者:不详】【完】
2006年末秋,我28 岁,于越南经商失意,无奈打道回国。越南华裔友人说:「文俊,你是个能人,只是时不利兮。我弟弟在国内的工厂正扩大,需要人手,你不如去他那帮个忙,权当修养一段时间。」工厂位于深圳龙岗某镇,六千平方,10月份才搬来的。我和友人弟弟何以生交流了许多,用了一个月时间摸清工厂现状,于是从仓库开始,组织人员盘点库存积压货物,又通过自己的网络关系销售处理,收回近八十万现金;另一方面制定新的工作规章制度,优化人力资源,提高生产效率;还有就是挖角聘请高级技术人员,专攻提高产能,减低材料耗损。

  经过一系列措施,到了次年2月底,单材料耗损就减少了2?5%;生产线工人从过去的四百人下调到三百多人,依然可以应付扩大后的业务量。我也松了口气,算是对朋友有个好交代了。

  3月1号,一楼的油压机车间主管报告,生产文员提出辞职,做思想工作无效,需新招一名。我说:「你自己搞定吧,待遇按我提出的标准执行,注意人员素质问题。」3月8号,上午7:50,我来到厂门口,检查工人考勤,大家排队打卡进入,一个略曲淡黄短发的女孩子静静的却站在一边,双眼皮的大眼睛水汪汪,嵌在白净纯真秀气的脸上,长得和现在的网络红人,人体艺术模特张筱雨有80%相似(我这样比方,狼友们就可以不用慢慢想像了,不过对不起,我不能公布她的照片)。

  仓库主管看到了,过来说:「那是一楼新来的生产文员。」我反问:「你怎么知道的?」他嘻嘻的跑开了。女孩子也看到我在注意她,微微的低下头。

  尔后,我发现这个女孩子交上来的生产报告比上任文员做得好很多,数据明细、思路清晰;巡视车间时,也经常发现她在生产线上了解情况。有一次我过去听,原来是为了是1克料还是1?25克料的问题。

  半个月后,一次我晚上到宿舍检查,巡查到她的宿舍,这是管理人员宿舍,三人住,当时三个女孩子在呵呵的开着玩笑,见我来了,笑声嘎然止住:「文先生!」我笑笑,首先对她说:「你叫JoJo?」她脸微红的的点点头。

  「以前在哪里工作?」

  「广州。」

  「哦?在这边有老乡?」

  「不是,男朋友在这边,叫我过来。」

  「那是今年才来深圳的罗?」

  「嗯,来了一个礼拜就找到这里来工作了。」

  我笑笑:「好啊,我们厂不差的。你是第一次到深圳?」她点点头。

  我没多问了,转身到其它宿舍检查,却听到她在房里轻声的问另外两个人:

  「我们厂的老大怎么这么年轻?」确实,我长得和梁家辉有90%的相似,这个不骗狼友,特别是从侧面看,虽然是28 岁了,却像23、24的人。

  我听了好笑,一时间玩性起心,转回去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用手指轻轻点了下她的脑门,面带微笑温和的说:「做人要厚道,不要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哦!」两个女工友「噗哧」的笑了,她害羞的忍住笑。

  3月底,因为处理两个工人在宿舍打架问题,晚上顺便检查宿舍,到了她的房间,还是那三个在聊天。我问她:「来深圳了,有去哪里玩没?」她促颦含怨的摇摇头,忧忧的回答:「没。」我好奇地问:「哦?男朋友很忙,没时间陪你去?」她苦笑了下:「是啊,他在观澜,每次都是我过去找他的……」欲言又止。

  见状,我认为自己问错什么了,本想关心下,和工人聊家常加深交流的,于是打趣的说:「呵呵,深圳我熟,有空和你们一起去玩。」却觉得自己又说过头了:「哎,明天何以生的人要来验厂,你们各部门都准备好了没?」以下不表,我藉口个什么的就离开了。

  之后,JoJo慢慢地适应了新环境。每次到一楼开会时,我发现她总是很认真的看着我,很专心的做笔记;每次工作报告都做得很详细,觉得她挺有灵性的。只是每个星期六一下班,就看到她匆匆的先走,去找在观澜的男友。有一次看到她男友过来找她,两人在厂门口处一百米的地方,好像在争吵,第二天,她就把头发拉直了,显得更清秀可爱,搞得一楼的人在大讨论。

  5月1号劳动节,厂里放假三天。最后的一天假期下午,陪妻逛街,忽然手机收到短信,是JoJo发来的:「文先生,有空吗?你说对深圳熟,可以带我出去走走吗?如果你忙就算了。」我觉得奇怪,但又不好立即回覆。

  妻见了问什么事情,我慌忙解释说何以生有事,叫我提早回去。我赶到了厂里,敲开她的宿舍,其他人放假还没回来。见她眼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就问道:「怎么了?哭了?」她摇摇头:「你想带我到哪里玩?」

  说实在,我也没底,没想到到她会把我当时随意说的话记住了,想了一下:

  「那……你就跟我来好了。」我开车带她到了大梅沙,一路无语,心里知道这女孩子有心事,可能想出来散散心,海边是最好的地方了。

  春末夏初的大梅沙海风不湿不热,傍晚的海滩上人不多,今天海浪微微。她一个人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今天她穿的是牛仔裤配稍微贴身的短袖T恤,平时大家都是穿工衣,还真的没留意过她的身材,胸脯饱满,身材苗条修长。

  突然她站住,对着大海大喊一声:「啊——」然后咯咯笑的回过头说:「文俊,吓到你没?」没等我回答又接着说:「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海,谢谢你,文先生。」我笑了:「是吗?我是海边长大的人,看海没感觉。」「我没想到文先生你会带我来这么美丽的地方,好像离我们厂好远哦?」我点点头,走到她面前轻轻的说:「我看你好像不开心,我想大海会令人心情舒畅的……」我顿了一下:「不过……我真的是没空。你发的短信把我吓了一跳,我老婆正好在身边,幸好没看到。」她倒哈了口气:「我都说没空就算了,你和老婆在一起……」她眨着眼睛看我。

  我笑了笑,凝望着她白净的脸,不自觉地和妻对比起来,猛地回过神:「逛街罗!买衣服,吃东西……哦,晚了,你饿吗?」她使劲地点点头:「是啊,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现在心情好多了。」回去路上,开车间隙,我偷偷多望了她几眼,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她受惊的缩回去了……第二天下午下班,饭后二楼的女主管到我宿舍看电视(何先生为了方便我工作,专门安排一个单间给我),这些主管和我混熟了,经常串门看电视。女主管是厂里女工的大姐大,为人爽快,镇住工人有一手,和JoJo住在一个宿舍,先前提过的三个之一。

  她看到我就问:「文先生,昨天你带JoJo去大梅沙了?」我瞄了她一眼:「哦!你怎么知道?」她哈哈的笑了:「我问JoJo啊!她说你带她去大梅沙了,哈哈……」我就简单的解释下,她听了却说:「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不解,摇摇头:

  「你说。」

  「昨天下午她男朋友来了,两人在楼下谈分手问题,她男朋友好大声啊!」「哦!这样啊……好好的怎么要分手?」「文先生,JoJo和那男的拍拖一年多了,但男的家人嫌弃JoJo有心脏病,男的舍不得。不过这个男人脾气很差,听JoJo说的,我也经常听他们在电话吵,我觉得那男的太小气了,经常为些小事找茬……」「这样啊,昨天你不是没在吗?」我疑问。

  「嘻嘻,我是在他们吵完才出去找老乡的。最后听他们说暂时分手……」没等她说完,我好笑的插话了:「呵呵,什么是暂时分手啊,小孩子!她男友多大的?」「好像和JoJo一样。」

  「JoJo又多大了?」

  「21、22吧!」

  「小孩子!」

  「文先生,其实我觉得JoJo挺可怜的,因为身体问题,两人闹矛盾很久了,本来她在广州有份很好的工作,是她男朋友逼她来的。她男友在观澜工作,父母和哥嫂住在这边,每个星期六回来就要她过去,JoJo根本就不想过去见到他家人,那男的很野蛮,不去就闹过来宿舍,JoJo害怕厂里知道,只好过去,过去也没地方睡觉,还要陪他做那事情。」我听了,呵呵笑了:「那还不是叫『犯贱』嘛!」女主管不满的说:「哪有你这样说人的!」我笑着赔礼,也就没聊下去了,心里却是莫名的惦记起她。

  晚上我忍不住发个短信过去给她:「JoJo,心情好些没?听XX说你和男朋友分手了?」她回覆了:「是的。」不知是哪个猪头的话:男人和女人这辈子的缘份是上辈子孽缘的继续。也许真的是这样,一旦男人和女人有过一眼的回眸,注定这辈子会有一段孽缘开始。

  和JoJo,不知道是她的错还是我的不对,说不清是她想还是我愿意。当第一次我站在她面前,当第一次看到她静静地站在队伍外,应该是大家的回眸一次;当她第一次发短信给我,我想那时我是心动的;当我陪她到海边,也许那时她也是心动的。

  人,终究是情和慾的动物,动物是野性和赤裸裸的;人,一旦心里驻守的矜持倒下了,情慾的洪水就会缺堤冲出。我刚到厂里的时候,不谦虚的说,因为年轻俊朗,身份又高(何以生四十多了,我竟然是他的朋友,还是厂里的高管),办公室的女孩子甚是青睐,可一打听,文俊这么年轻竟然结婚了,都好失望。

  和JoJo同宿舍有一个年轻的生产文员,一次和JoJo谈心聊天说过:

  「你男朋友对你好差哦,你们还是分手好……其实文先生不错啊,年轻又帅气,脾气又好,他好像对你不错耶~~我男朋友如果也能像他那样就好了。」JoJo说:「不要胡思乱想了,文先生结婚了,孩子都四 岁了。」(这些是JoJo后来告诉我的)我24 岁就结婚了,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结婚,妻不是我的同学。对于深圳长大的年轻人来说,是早婚很多,很多本地的朋友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所以也许真的,一切就是缘份使然……我也忘记了两人是怎样开始深入,在接下来5月和6月,平时工作的时候本来就好少接触,我也不打搅她。到了晚上,偶尔我会藉故到她房间去找她聊天,或者买点好吃的给她,有时候还会通过那个女主管,把她带到我房间看电视,还有就是开车带她到外面散心,更多时候是短信。还记得发过这样的:

  「我和你就像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距离那么近,却永远也抓不住你的手。」「有一种爱叫做守护,有一种爱叫做珍惜,还有一种爱叫做等待。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也是很难为你,但是我会耐心的等待……」「你就像一场细雨洒落我心底,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我的喜悦,彷佛找到了世间最美丽的紫色水晶,想把你珍藏起来,不受尘埃的污染;把你珍藏起来,细心的呵护。」「我知道你很想一个人过的,你很想离开他,我可以为你做到,因为我是真正的男人,能为你做到一切,给你找个安静的小窝,过你想要的日子,不用受到别人的骚扰,不用再担心失去工作,不用再在外面漂泊。」知道我结婚了,她没拒绝也没答应,于是就徘徊在一个男孩子和一个男人之间,不过她还是害怕,怕那个暂时分手的男朋友知道和我来往。不过,明显的,她是想和那个男的分开,所以来往也少了,也明显的愿意和我交往。

  慢慢熟悉了,有时候单独一起的时候,我会隔着衣服摸她的乳房,但还有文胸隔着,所以感觉不到什么。后来她愿意给我伸进去摸,感觉到很大很丰满,也很有弹性,不过始终不肯脱衣服。我也不着急,我知道这样的女孩子,更多的是需要呵护、受保护的感觉,更需要的是温暖的稳重的感觉,所以,更多时候我会抱着她,对她说甜蜜的温馨的言语,表现一个成熟男人的风度和稳重。

  在这个厂里工作了半年多,我终于在外面找到好项目,开始开服装连锁店,也向何以生告别。但是离开了厂,意味着和她一起的时间少了,不过男人始终是事业为重,我也不担心什么的。

  JoJo也表现出不舍的意思,此时的她还是犹豫的,因为说好分手的男朋友还隔三差五骚扰她,见到她不是发脾气就是死拽她出去。有一次JoJo拒绝出去,男孩子竟然拿起路边的石头砸自己脑袋,更让她反感厌恶那个小 男孩。

  那女主管也过来和我说:「文先生,你真的要走啊?昨天晚上我听JoJo一个人坐在床上自言自语,说你走了以后还会不会来找她。」我听了,心里有了底,悄悄的约她出来,和她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很犹豫的,我知道自己结婚了,但是我真的很爱你,我不强求你和他分手,我会等你想清楚为止。」我抽了口烟,吐了口气,深情的继续说道:「如果能早七年认识你就好了,不过七年前你还是个不懂事的小 女孩,就算见到了,我想我们也不会来电的。我文俊只怨恨自己没这个福份第一个认识你,不过以后我是会经常来看你的,因为你始终是我最疼爱的人,就算你拒绝,我也会把这份情放在心里。」离开厂后,的确很忙,但我还不忘发短信给她(怎么讲下去呢,狼友们应该相信我在文字上的功力,那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店还在装修,一天晚上8点多,我抽了个时间驱车过去,准备载她出来。事先没给电话她,当我出现在她面前,她好意外,毕竟十来天没见了。我说:「穿衣服,带你出去。」她点点头。

  我知道她喜欢《宁夏》、《遇见》这些抒情宁静的歌曲,MP3早就接好车内的音响。开车到水库公园里面,水库公园的左坝有条怡静的路,我把车停在树下,带她下来逛。

  初夏的夜晚,清辉的月光泻满静静的山道,四周一片宁静,只听到虫儿在低吟,树叶婆娑婆娑,远处一片灯光迷蒙。「好清静啊~~」她感叹道:「如果每一天都能这样清静的过就好了。」我抱过她,深情款款地说:「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做到的。」她听了,身子一下变软放松了,闭上双眼,神情安详地享受我传递过去的温暖。

  我低下头,轻轻的亲吻她的耳朵,轻轻咬咬她的耳垂,她一下子受刺激的哆嗦了下,嘴里哼的一声低吟,软软的瘫在我怀里。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和她温馨的亲热着,我的手伸进她衣服里,从文胸穿过,抚摸她的乳房,一边和她轻吻着。过了好一会,两人才缓过神,我说:「晚了,送你回去吧?」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点点头。

  路上,我偶尔腾出手放在她的手上,快到宿舍,我突然把车开到一家宾馆前面,说:「今晚我不回去了,留下来陪我,好么?」她犹豫了下,点点头:「不过不许你那个……」我笑笑,也点头了。

  我用准备好的假身份证开好房,牵着她的手走到电梯,她还是犹豫的,半推半就的进了电梯。空气似乎一下凝重了,我也有些紧张,想到快要到手,挺兴奋的。

  关上房门,她先躺下了,说有点累。我正想过去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妻打来的,我慌忙走出房间接听。

  「老公,你在哪里啊?」

  「和某某一起,今晚不回了……」

  「为什么不回啊?」

  「喝了酒……在他家睡了……好了,不说了,他在叫我呢……就这样。」挂了电话,我马上给某某打电话。

  回到房间,JoJo还真的在睡,我叫了她一声,她迷迷糊糊的应了声。我也不管了,马上脱光衣服,翻开被单跨上她身体,把她的衣服解开,里面是粉色的文胸,两个丰满的乳房含苞欲放的撑着。

  她没有反对,我急不可待地脱下她的上衣,解开她的文胸,奶子跳了出来,真的蛮大的,应该是C罩杯。左边的乳房比右边的略大点,乳晕是褐色的,乳头有花生米大小,我心里暗骂:『一定是给那个畜生使用过度!』因为和JoJo有接触,知道她的敏感部位,于是我爬上去吮吸她的乳房,手一边解开她的裤子。她的乳头给我含住,身上马上起鸡皮疙瘩,这个我是知道的,因为吻她的耳垂也会,她好敏感的。

  我三两下解开她的裤子脱下来,穿着米色的内裤,阴阜高高的顶起来,鼓鼓的、涨涨的,我早就猜她的屄应该是馒头屄。把内裤拉下,发现裤裆已经沾着好些淫液了,阴阜果真是馒头般的鼓涨高耸,上面的阴毛乌黑凌乱的贴伏着,我用手摸上去,好肥好凸的肉墩墩。

  分开她的双腿,她的大阴唇也是很肥厚,鼓鼓的,上面稀疏的长着点阴毛,颜色有点黑了;小阴唇看不到,那道缝里却是潺潺的流着淫水,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水多得我无法想像,真的是我见过最多水的女人。

  掰开她的大阴唇,才发现她的小阴唇,原来她的小阴唇虽然不小,但大阴唇太厚,完全覆盖住了,而且她的小阴唇比较薄,左边的稍小点。粉色的阴道壁,阴道有两块凸起的嫩肉封住,淫水就是从这里流向会阴,打湿了整个屁眼。

  我用两只手指捏住阴蒂外皮轻轻往下压去,小小的阴蒂整个向上凸了出来,粉嫩粉嫩的,由于充血了,上面有一些细微的血丝,并沾着少许淫水。我捏住外皮上下套弄几下,让阴蒂一伸一缩的在皮管内进退,有点像我手淫时的动作,就见JoJo受不了的浑身猛抖了几抖,双腿张得更开。

  我看得起兴,她所以迷迷糊糊,原来是因为早就发情了,于是伏身压上去,鸡巴早就勃起到15厘米长了,下体摸索中向前一顶,倏的就进去了。一下子全根插入,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她「嗯」的哼一声,还以为没进去,太滑了。而且她的阴道很柔软、很湿润,一阵阵暖意,明显地感觉到她阴道肉多、汁水多,而且收缩力很强。

  虽然我没抽动,但鸡巴已明显感觉到她的屄在主动地夹着,有股不是很明显的吸力在啜吸着龟头,我马上意识到这种屄实在一流。她阴阜的肉厚墩墩的顶住我耻部,软绵绵的很舒服,抽插起来更是滑顺滑顺的,每一下都不费力气的整个肏进去,实在很爽的感觉。「噗吱、噗吱」的抽插声伴随着她「嗯……嗯……」的低吟声,一时间满房水声潺潺。

  我边肏着她的肥屄,时不时还低下头舔她的乳房、亲她的嘴,时而在她耳边说「宝贝,我爱你」之类的甜蜜话语,心里在想:『他妈的,这么好的名器竟然给那小子先开苞了,实在可惜!』我还变换了几个姿势,从侧面插的「庞统过江」、后面位的「老汉推车」,把她扶起来坐在自己上面的「观音坐莲」。由头到尾她都任由我摆布,也没睁开眼睛,只是哼哼的低吟,有时可能插得太深了,她才会「呃」的叫一下。

  我抽插了约有半个小时吧,起劲的时候还暗自「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打拍子,除了变化姿势,几乎没停过。到最后冲刺时,我猛地加快速度,插得更深更用力,这下她真的「啊啊啊」叫唤起来。

  感觉她的阴道忽然一下一下的收缩着,夹得我的龟头酥酥痒痒的,接着她一下蹦紧了全身,「喔……」的叫了出来,两腿勾到我屁股后紧紧箍住。我知道她到高潮了,赶紧用最后一点气力快而猛地狂插十几下,就觉后脑一下抽搐,精虫涌出,把鸡巴猛地抽出来,用手打几下飞机,连续射了几股白精在她的肚子上,还有几滴溅到她脸上。

  这时她才微微的睁开双眼,脸颊绯红,有气无力的说:「你怎么这么久?」我淫性大起,笑了笑:「怎么了?他不久吗?」她幽怨的说:「他每次都很快,有时候只十几下,我刚有感觉他就射了。」听了她这样一说,我的性慾马上又涌起来,抱住她,把半软的鸡巴又插进去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吃惊的说:「你还要啊?」我没理会她,开始抽插。鸡巴渐渐地硬起来,慢慢地开始撑开她的阴道,感觉到她的阴道越夹越紧,她又哼哼的低吟起来。

  经过刚才一轮鏖战,我开始有些喘气了,她似乎也感觉到,主动地翻过我,压在我身上,双腿紧夹,趴着不动。突然鸡巴传来到一阵一阵酥软酥软的一紧一松,原来是她在控制自己的阴道收缩。

  我惊奇地说:「你还会这样啊?」她呵呵的说:「很吃惊吗?」我点点头。

  确实,现实中比较少女人能够这样做的。

  过了会,她放开双腿,骑在我跨部,主动做起「观音坐莲」的姿势,我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她下体中进进出出,心里好享受,她也不自觉地「嗯……嗯……」淫叫起来。

  我忍不住说:「你很会做爱啊!」她打开双眼,红云飘飞的淫笑,说:「那就给你看看真正的我是怎样的。」说完就更使劲地用她的屄套动我的鸡巴。

  她在上面也变换了几个姿势,一会是趴在我身上,下体在动;一会坐起来,下体前后扭动;一会又三浅一深的上下套动。结果是她自己也干累了,趴在我身上娇喘吁吁。我淫性狂飙,翻过她压在身下,按住就肏,凶猛快速地抽插,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几乎发麻发热,体内一阵抽紧,猛地拔出来射在她肚皮上。

  我气吁吁的坐起来,望着她也是香汗淋漓,这时候才发现白色的床单上湿了有巴掌一块大的淫水,我就笑她了:「你好厉害啊,你看你流出来的水。」她有气无力的说:「有么……」说着吃力地移开身体看了看,害羞的拉过被子挡住。

  我问:「和他做没流这么多吗?」

  她回答:「哪里有!有时候他说来就来,人家还没准备好就插进来了,痛死了。」我心里暗骂:『畜生,不懂享受!』

  接着我们分别冲洗一下,抱着迷迷糊糊的睡了,我还把她的手拉到我的鸡巴上,让她握着。

  第二天,6点多吧,我就起来了,刚挪动了一下,她也睁开眼睛痴痴的看着我,第一句话就是:「我觉得自己好坏哦!」我听了疼爱地捋了捋她的头发,她继续说:「我觉得自己背叛了他……」我安慰道:「怎么会呢!你不是和他分手了吗?」说着把她抱在自己怀里。

  她接着说:「除了他,你就是和我这样的第二个人了。」我听了,一种强烈的占有慾膨胀,于是又按倒她。

  她吃惊的说:「你还想要啊?」我才不管她呢!俯头猛地吸住了她的乳房,「啧啧」声的贪婪吮吸,一会儿她就哼哼的低声叫起来。我看差不多了,鸡巴也翘起来了,于是活生生的把她狠狠地又肏了一次。

  不过这次可不是做爱,只能叫肏屄了,因为我机械性的一直做着活塞运动有半个小时,幸而她的淫水还是那么多,但鸡巴和龟头都已经插到麻木了,还有点胀痛,哪里还有快感,但一个字:「爽」!最后也就只射了几滴精液出来。

  她睁开眼睛,甜蜜的笑了:「你真的好厉害哦!」不过这下我已经使尽力气了,身体一软躺了下来,抱住她亲了亲。

  接下去的故事,她做了我的情人,不过中间还有意外的插曲。现在呢,我把她包养起来了,一个月去她那几次,每次都是畅快淋漓地做爱。

  字节数:17140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