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5-06)【作者:nm881103】
字数:113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小高……高少爷,求你了,我真的……真的受不了这个!!!」为了能逃过给高贝宁口交的命运,即使高傲如张怡这样的美少妇也只能暂时的低下了头颅,选择卑微的祈求,渴望获得男人的怜悯。

  「呵呵呵……张阿姨,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俯视着胯下的美女,「你可知道你丈夫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境地?现在只有我愿意帮你,那可是纪委小组啊……」

  高贝宁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正常情况下被纪委小组盯上的人基本上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即使没有罪证最后也有可能出现罪证,何况张怡也知道自己的丈夫根本就不是那么干净。

  想想也是,现在混官场的人又有谁是真正清白如水的呢?只不过她的丈夫,刘全志这次倒霉,被上面的大人物推出来当了挡箭牌。

  「张阿姨,这可是我给你的机会哦,如果你现在能帮我口交出来,至少能保证你下面的小穴现在不会被我插,是不是?」高贝宁和张怡谈着条件,简单的性爱不是高贝宁的最终目的。将这个美艳的人妻的全身都调教一边才是他的想法。
  「如果你还是这样不配合的态度,我觉得我们就没有什么合作的必要了……我给纪委的人打电话,这个刘全志的审问还需要加快进度啊……」说着高贝宁翻开了手机,准备拨打那个纪委叔叔的电话。

  「不要……我,我含就是了……」在倔强的女人都会屈服在强权之下,在高傲的女人都会躺倒在男人的身下。高傲的张怡也不例外,原本家庭幸福,出入都有豪车的官太太,现在却为了丈夫和女儿,只能将自己的头颅埋进陌生男人的胯下,去舔舐男人肮脏的生殖器。

  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肉棒,张怡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做出这样举动,这是她之前完全不可能做的事情。

  那异于常人尺寸的肉棒在眼中无限的放大,张怡已经闻到了肉棒上腥臭的气息,让平日里喜爱干净的她一阵阵的反胃,可是她又不能直接逃掉。

  高贝宁看着这个少妇真的埋首在自己的胯间,离自己的肉棒越来越近,女人的鼻息已经碰到了耸立的肉棒上,「快点吧,张阿姨,你这样拖延时间有什么意义么?」

  占据了绝对优势的男孩对成熟人妻的小心思有了微微的不满,赶紧催促她快点用那娇馋欲滴的小嘴将自己的胯下巨物包裹住。

  已经被逼入绝地的张怡知道自己这次是怎么都逃不过这一劫,长痛不如短痛,闭上双眼的少妇缓缓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灵活湿润的香舌终于探了出来,在男人急剧跳动的肉棒上温柔的舔了一下,将女人的口水第一次的留在了肉棒上。
  「哦……张阿姨真棒……呼呼呼……快点含进去……」已经尝到女人舌头湿滑味道的高贝宁,渴望得到更多的安抚,他现在需要将大肉棒整个都塞到女人的嘴巴里,缓解浴火沸腾的燥热。

  「呕……」把心一横的张怡努力的张开了自己的殷桃小口,想要将男孩的那根大肉棒整根含进去,谁知道插得太深,直接捅到了嗓子眼,恶心的感觉让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阿姨,你这样的新手还想直接深喉么???」看着人妻趴在地上干呕的样子,那纤细的腰肢和雪白的背部无一不诱惑着高贝宁的浴火。

  「慢慢来,不着急,我们的时间还很多呢!!!」高贝宁用那肮脏的脚不断的在女人光滑洁白的背上来回摩擦,感受着女人滑嫩的肌肤。而干呕的张怡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由男人的脚在自己的背上践踏。

  「美人你只要记住,只要我舒服了,你老公的事情我才会尽力的帮忙……」高贝宁第一次感受到了权势的威力,凭借着家族的力量,仅仅十四岁的高贝宁就可以命令张怡这样的成熟人妻做任何侮辱的动作。

  对力量的渴望,对权势的贪婪,让高贝宁这个原本普通的初中生变成了一个借助家族势力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而作为高贝宁巨变的导火索,张怡这美艳人妻熟妇悲惨的沦为了他的祭品。

  「怪不得所有人都说,男人追求成功道路的终点就是为了女人……真是,真是太精辟了,张阿姨再含深点……哦……真爽……」空荡荡的客厅没有任何杂音,只有女人吞吐的口水声。

  只见一个明显还是个孩子的男人舒服的摊在沙发上,睡裤被脱到了脚脖子处,一根硕大勃起的肉棒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而男孩的胯下一个成熟丰盈的少妇,正不顾尊严,没有一点点矜持的跪在男孩的胯间,不嫌肮脏的用自己的小嘴去舔舐套弄男孩的肉棒。

  男孩那比成年人还雄壮的肉棒被熟妇含进了嘴里,少妇用舌头在在口腔内不断清洗着男人排泄的生殖器,让男孩的胯下之物布满了女人的口水,在灯光下闪烁着淫糜的气息和霓虹的光芒。

  张怡的双手撑在高贝宁的双腿上,强迫自己努力的吞含着他肮脏的生殖器,自己的口水已经将腥臭的肉棒清洗的干干净净,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呕吐的感觉慢慢的减缓了。

  她实在感觉不到口交的乐趣在哪,张怡现在只是觉得自己的嗓子干疼,腮帮子越来越酸痛,娇嫩的嘴唇被男孩巨大坚硬的肉棒摩擦的有点红肿,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更是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闭上眼睛的张怡只能机械的,麻木的给这个权势滔天的小男孩继续口交,她已经认命的屈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失去了副局长老公庇护的她,只是一个让其他男人觊觎的美艳熟妇,任何人都想在她身上发泄欲望。

  「嗯???」不停吞吐着男孩肉棒的张怡感觉到了男孩的动作,闭上的双眼终于睁开,带着疑惑抬头看着站起来的高贝宁,口中的男孩的生殖器依旧插在她的口中。

  站立起来的高贝宁以强者的姿态俯视着身下的少妇。这个美艳到让所有男人都眼馋的少妇终于跪倒在身前,她最终还是脱掉了遮体的衣服,赤裸的跪在自己面前,用那勾魂的红唇含住了自己的肉棒。

  看着张怡那成熟少妇可怜的眼神,虽然小了十几岁的高贝宁觉得自己彻底的征服了这个人妻,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让他更有征服的快感。

  「站起来吧!」高贝宁的口吻就像是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王者,无情又冷酷的吩咐着自己的子民。

  已经放弃一切抵抗的张怡,非常听话的站了起来,羞答答的站在高贝宁的面前,赤裸着少妇风韵诱人的身子站在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个子还没有自己高的男孩面前。

  「好一个丰乳肥臀的少妇……张阿姨,我爱死你了……」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觉得厌,高贝宁觉得占有这样的少妇是他最正确的决定。

  「张阿姨,把那碍眼的东西脱掉吧……」高贝宁双手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上抚摸着,吩咐这个不知所措的少妇脱掉最后遮体的底线。

  「哎……」张怡这次没有过多的犹豫,那双玉指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排口,然后站立着任凭胸罩坠落在地上,让那对哺育过自己女儿,除了丈夫没有其他人见过的巨乳展现在高贝宁的眼前。

  高贝宁惊呆了,白如高玉,嫩如蚕丝的一对豪华巨乳就这么赤裸裸的晃瞎了高贝宁的眼睛。每一个男人都对女人的乳房有着迷信一样的膜拜,毕竟那是任何男人出生后存活下来的唯一依靠。

  男人骨子里对女人乳房疯狂的迷恋,疯狂的渴望,无法言喻的贪婪,让高贝宁犹如痴呆的患者,颤抖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虔诚的去触碰人气少妇胸前的那一堆极品乳肉。

  「我……这感觉……哦……」当那对完美硕大的乳房真的掌握在高贝宁的手中时,他依旧无法相信这是真实的一幕。

  而呆立的张怡现在却是心在滴血,女人的尊严,女人的矜持,女人的坚贞在这刻被面前的这个男孩摧毁的干干净净。

  这原本只能属于丈夫的身躯依旧被别的男人所染指,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放肆的玩弄。「对不起,老公,我也是为了这个家,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

  「张阿姨你真的太完美了,现在还要麻烦张阿姨,自己把内裤脱掉……」
  已经被男孩羞辱到大脑空白的张怡,听话的将自己身上最后的一块布料摘除了。现在的她在高贝宁面前已经完完全全的赤身裸体,她这个少妇人妻的身躯对高贝宁来说没有任何的秘密,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男孩的掌握之中。

  「张阿姨真乖,你看你的奶子……真大……你看你的屁股……真肥……天生就是一副好炮架子……来,现在乖乖的爬到沙发上……」高贝宁看着这个整夜出现在自己梦中的熟妇,真的在此时此刻除掉了所有装备,赤身裸体的站在自己面前,男孩胯下的大肉棒突破了以往的尺寸,胀大到了前无所有的巨大。

  「你……你还要羞辱我到什么时候……」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张怡本以为只要自己闭上眼睛,让男孩自己爬到自身上,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可谁知道,这个只有十几岁的男孩,居然有着这么多淫荡不堪的想法。

  「呵呵呵,张阿姨,事情都进行到这一步了,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反抗。」
  「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给你……给你那个了……求求你,不要再侮辱我了……呜呜……」张怡就算是一个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少妇,也还是觉得口交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现在高贝宁还要她做出更加淫荡的姿势。

  「好啦……张阿姨,现在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以被侮辱的,反正你也做了这么大牺牲,难道你现在就选择放弃?你的老公你还想不想救了?」高贝宁连续的问话让张怡张口无语,这样求人的局面,她还有什么资格去反抗。

  看着沉默不语的人妻,高贝宁轻推了女人一把。看着这个落入淫窟的少妇听话的跪在沙发上,匀称白皙的上半身缓缓的趴倒在沙发上,将隐藏在两腿之间的私处向后展现在高贝宁火热的目光中。

  这样淫荡到难堪的局面让张怡羞愤致死,她只能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臂之间,用乌黑浓郁的秀发遮盖住自己的双眼,就像鸵鸟一样,仿佛这样就能带给她安全感。

  「这就是女人的私处,这就是女人的小穴,这就是男女交媾的地方……」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小穴,高贝宁连忙蹲到了张怡翘起的下体,近距离的观看这少妇骚气的下体,观察起湿润鲜红的小穴。

  明亮的灯光下,女人神秘的下体私处被高贝宁一览无遗。张怡给高贝宁长时间的口交,成熟女人身体本能预感到了性爱的气息,不管张怡理智愿不愿意,已经被开发的少妇肉体自动的分泌出源源不断的汁液,欢迎雄性的入侵。

  高贝宁仔细的观察着张怡湿润的下体,虽然生过孩子,有了丈夫的少妇的下体居然还是新红的颜色,分开的大阴唇在淫液的点缀之下,犹如盛开的鲜花那么迷人,要么妖艳。

  人妻的小穴不同于少女,总是散发着浓烈的骚气,就像是发春的雌性动物利用骚气去吸引雄性的伴侣,勾引它们进行最激烈的交合。

  高贝宁将自己的脑袋深埋在女人屁股下,尽可能的贴近那神秘的私处,浓烈的熟妇气息让高贝宁热血高涨。而男人炙热的鼻息直接喷在女人娇嫩的阴唇上,让女人敏感的下体不住的颤抖,甚至那紧闭的菊花都不安的抖动着。

  高贝宁伸出舌头,无比渴望,无比贪婪的在张怡赤裸湿润的小穴上一舔。对高贝宁来说那浓烈的骚气酥入骨髓,那熟妇的淫汁简直犹如琼浆。

  「呜呜呜……不要……不要……」埋首在沙发,将自己屁股撅起来贡献给男孩的张怡,只能低声的哀泣,绝望的祈求高贝宁放弃玩弄侮辱她。

  「张阿姨,你简直就是老天送给我的礼物,现在你拒绝已经晚了……」高贝宁双手死死地按住人妻左右逃避的屁股,将那硕大雪白的肥屁股定在自己的面前,用力的吻了上去。

  疯狂舔舐的舌头将男人的口水涂满了女人私密的小穴,男孩更是超出女人的常识,居然不顾肮脏的亲吻着女人排泄用的肛门,这突破了女人三十多年来的底线。

  「啊……不要……不要啊……那里不可以,不可以……」当矜持和尊严被男人暴力的击溃,当私密和贞洁被男人无情的践踏,张怡此时此刻的内心就像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又像似心如死灰万念俱灰。

  落到如此境地的她只能无助的哭泣,将自己那惊艳的容颜埋在沙发里,放任自己的身体被男孩摆弄成一个屈辱的姿势,放任自己的翘臀被男孩肆意的玩弄,放任自己象征贞洁的下体私处被男孩放肆的舔舐。

  高贝宁觉得自己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个妖娆的女人终于屈服在了自己的身下,这个风韵的少妇人妻背叛了自己的丈夫赤身裸体的臣服在自己身下,这个成熟的妇人不顾身份的在自己面前撅起的她那雪白的翘臀,将自己最珍贵的小穴凸显在自己面前。

  一顿湿吻的高贝宁赤红这双眼,看着湿的一塌糊涂的女人的下体。高贝宁的口水布满了女人的私处,从紧促的菊花到盛开的小穴,男孩的口水混合着女人控制不住分泌的淫液顺着阴唇,将女人茂密的阴毛都弄得泞泥不堪。

  在高贝宁的目光下,浑浊的汁液不断的汇集在女人的下体,顺着私处的曲线向下蔓延,流过女人的阴毛,不断的低落在沙发上,在灯光下折射出淫糜的光芒。
  将自己脑袋埋在发沙上,试图借此逃避难堪的张怡被封闭的环境逼迫的有些缺氧,平时看起来挺精明的她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混混沌沌的她不知道这样的选择到底对还是不对。

  为了救丈夫而背叛丈夫,为了保住家庭而背叛家庭的她未来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她不敢想,也不敢去想。

  可是此刻迷糊到不知道所以的张怡却偏偏对自己下体的感觉极其的敏感,男孩那灵活的舌头在自己私处不断的活动,那挑逗的感觉完完全全的能清晰的感受到。

  那可耻的的舌头不断的在下体来回滑动,居然还在排泄用的肛门处不断的舔舐。过了一会又将整个小穴都含进嘴里不断的吸允,张怡感到自己快要疯了,这样异样的快感让她体会到了之前在丈夫那里从来没体验过的快感。

  高贝宁所做的一切,让张怡感到了害怕。对于男孩的强迫和玩弄,她只感到了不堪和无地自容。反而高贝宁所带来的无双快感,让张怡感到了害怕。

  成熟的少妇对性爱发自骨髓的渴望,让她对自己身体本能的反应感到羞耻和害怕。面对高贝宁的玩弄,张怡虽然理智上不断的抗拒,但是她却无力控制自己身体的反应。张怡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泞泥不堪,不单单是高贝宁的口水,很大一部分都是她自动分泌的淫汁浪液。

  「这……这……终于要来了么?……那就……那就来吧……」正在暗自羞愤的张怡不想让高贝宁发现自己的反应。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感到自己下体私处被一根巨物抵住。身为已婚少妇的张怡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现在到了最后的那一步。

  「张阿姨……我要来了……」疯狂的高贝宁已经饥渴难耐了,他再也没有耐心慢慢的玩弄这个人妻少妇,此时此刻他只想尽快的占有这个美颜的人妻,让她在自己的身下娇喘哀嚎,让她在自己的胯下感受硕大肉棒的威力,最后在自己的抽插下让她登上性爱的巅峰。

                (六)

  「不要……不……不要……啊!!!」张怡还是保持着屈辱的姿势,赤裸着女人丰盈的身体,像一个母狗一样趴在沙发上,将自己的肥臀享受撅起。

  口中不停低声娇喘的张怡不知道自己是在拒绝,还是内心深处在雀跃男人的大肉棒终于插入了进来。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强迫插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的背德羞耻感,和男人那异于常人的大肉棒插入时让灵魂都颤抖的满足感,让张怡陷入了矛盾的境地。

  「张阿姨……哦……你的小穴真的太紧了,包裹的大肉棒都难以进去……」高贝宁的大肉棒借助着他自己的口水和女人分泌的汁液,艰难的挤了进去。第一次尝试女人身体的那种满足和兴奋感,让高贝宁在进去的那一瞬间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咬牙死命抗住女人小穴紧密蠕动的感觉,高贝宁待射精的欲望有了缓解之后,才继续将自己的大肉棒继续往张怡身体的更深处插入。

  高贝宁那比一帮人都要粗长的肉棒不断的深入女人的身体,将少妇紧闭的小穴口撑得酸胀无比,张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下体私处要被这个男孩恐怖的大肉棒撑裂了。

  「啊……轻……轻点……」就算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张怡都惊恐于高贝宁那大肉棒惊世的尺寸。随着男孩的插入,那根肉棒插入到了张怡丈夫此生都没有触碰过的地方,那还是未经人事的嫩肉,初次遭到了雄性肉棒的侵袭。

  「不……不能再进去了……不能……要被插穿了……不要啊……」张怡觉得自己就要被男人的肉棒整个插穿了,仿佛那根恐怖的肉棒已经顶到自己的胃一般,让这个少妇感到自己的肚子都被高贝宁的肉棒顶起来了。

  「哈哈哈,张阿姨,你这就不行了?我可还没有全部插进去哦……」在这一刻高贝宁就像是一个炫耀玩具的孩子,而三十多岁的张怡更像是一个被惊吓到的小女孩。

  「怎么可能???都插到这么里面了,居然还没有全部插进来???」如此尺寸的肉棒让张怡不单单感觉到了满足,更是让她感到了恐怖。但是恐怖之后,这个妖艳的熟妇内心深处遏制不住渴望,渴望被这绝世肉棒彻底贯穿的感觉。
  「张阿姨,我要开始咯……让你试试我的威力,是不是比你那无能的丈夫厉害多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高贝宁开始了对自己第一个女人的疯狂抽插,没有任何的技巧,没有任何的迟钝,只是疯狂的抽插,用那根肉棒在女人的小穴里面猛烈的进出,龟头不停的撞击女人娇嫩无人碰触过的子宫。

  「啊……不要,慢点……求求你……慢点……」张怡觉得自己在这刻被肉棒彻底的贯穿了,下体满足到肿胀的感觉时时刻刻在提醒她,身后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男孩正在自己娇嫩的身体上放肆的玩弄,自己的私处小穴被他猛烈的抽插。

  张怡那敏感的子宫口已经被他撞击的开始麻木,初次被人撞击的子宫仿佛不堪重击,随时都会臣服于男人的肉棒地下。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太快了……」被高贝宁抽插到语无伦次的张怡此刻正披头散发的娇喘尖叫着,她原本通体雪白的肌肤,在这一刻布满了兴奋的殷红,点缀在她丰盈的肉体上,是那么诱人,是那么刺眼。

  不管张怡是否承认,在这恐怖尺寸的肉棒攻击下,凭借着自己丈夫完全无法达到的力量和速度,让她体会到了更加高级和汹涌的快感。那是食滋有味让人流连忘返的滋味,张怡这样成熟的少妇更能体会其中的乐趣。

  「张阿姨……我要你,我要这辈子都占有你……你是我的……啊……操死你……操……」体会到女人美妙滋味的高贝宁更加疯狂的抽插着身下的女人,试图有自己的大肉棒尽可能的占有她身体内的每一寸娇嫩,尽可能的插入的更深去玩弄这个人妻少妇的小穴。

  「啊……不要更深了……我……我要被捅死了……求求你……高少爷……啊……啊……」张怡现在就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船,快要被高贝宁如骤雨狂风的撞击弄得船毁人亡。

  死死较劲牙关强制忍耐的她,又哪是男人的对手,那汹涌澎湃的快感让这个风韵的少妇不堪重击,忍耐不住的叫床声和娇喘不时地从那娇艳的红唇露出。
  在这一刻,女人的娇喘和男人的喘息交织在了一起。张怡不再是一个坚贞的人气少妇,而高贝宁不再是一个初中生少年。一个变成了渴望男人抽插的背德淫妇,一个变成了渴望占有人妻的绝世淫魔。

  「啊……高少爷……快点……快点……我,我要来了……啊……」被男人的重击击昏头脑的张怡不再记得自己是一个男人的妻子,是一个婴儿的母亲。
  就在这一刻,她变成了一个渴望男人肉棒的荡妇,一个祈求男人猛烈抽插的雌兽。什么不要脸,什么难堪,什么被胁迫强暴都被她统统抛诸脑后,她现在就想要被男人操到那极乐世界。

  「张阿姨……哈哈哈哈……你求我了,你求我操你了……哈哈哈哈哈……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多了??!!!!你说啊……」女人的臣服永远是男人最骄傲的事情,特别是床上娇喘哀嚎的女人那可怜苦苦哀求的样子,是所有男人永远追求的最终目的。

  此刻的高贝宁就像是被注射了大剂量的鸡血,通红的眼睛照射出诡异妖艳的光芒,随时会把身下的女人吃干抹净。

  在男人更加疯狂撞击下的张怡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原本那双暗含秋波的红杏大眼现在已经无神,被高贝宁操的双目泛白,那小巧诱人的红唇现在都无法紧闭在一起,女人香甜的津液顺着嘴角低落在地上。

  「嗯……啊……」在男人的攻击下,少妇只能本能的发出快乐的声音,已经酥软到无力的肉体只能虚弱的趴在沙发上,将自己撅起的屁股更加耸立在高贝宁的胯下,更加方便大肉棒抽插到小穴的更深处,让子宫面临龟头更加无情的进攻。
  「啊……张阿姨,我要来了……我,我,我要射进你的身体里面……啊……」初次操入女人身体的高贝宁已经表现的异常凶猛,但是他还想继续体会女人身体的美妙。可是那汹涌而来的快感让他处于随时爆发的边缘。

  「不……不可以,绝对不行……不能射到里面去,这几天是危险期……不要啊……」原本还麻木的张怡听到高贝宁的话,突然来了力气,努力的抓住高贝宁按在自己屁股上的手,想要将他推开,让那随时准备射精的肉棒脱离自己的小穴,摆脱自己被强暴者内射怀孕的命运。

  可惜,强弩之末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此时疯狂的高贝宁的对手,张怡握住高贝宁的手显得那么娇弱无力,完全无法撼动高贝宁一丝一毫。

  而且女人的抵抗和对内射怀孕的恐惧更是增加了高贝宁的乐趣,原本就是最后疯狂抽插的肉棒居然还能增加抽插的速度和力量。

  女人多汁的小穴被高贝宁的大肉棒不断进出,将红嫩的阴唇都带着不住的翻滚抖动,那被摩擦到有如白浆的淫液四处的飞溅,将女人的肥臀和男人的小腹图染的一片亮光。

  「啊……不要再进去了……要死了……要死了……停下来啊……求求你了……」张怡感到自己的下体小穴已经不堪重辱,那娇嫩的私处已经麻木红肿,而子宫现在已经被高贝宁撞击的摇摇欲坠,极端的快感和疯狂的疼痛混合在一起不断刺激着张怡的神经。

  「张阿姨……张阿姨……张怡……你是我的,你永远都会是我的……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啊……」疯狂如牛的高贝宁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将自己的大肉棒疯狂的在张怡这个人妻的小穴内绞弄,仿佛不将这女人的私处捣穿誓不罢休。
  「啊……要死了……来了……来了……啊……穿了……穿了……」一开始要拼死反抗高贝宁内射的张怡,在男人最后的疯狂抽插下终于到了此生最快乐的高潮。

  少妇原本惊艳的面孔在这时变得狰狞,风韵赤裸的身子趴在沙发上不断的抽搐,肥嫩的雪白屁股都不住的颤抖,小巧的脚趾都因为极端的快乐紧紧的攒缩在一起。

  「我要射了,我要射到你的身体里……张阿姨……我来了……啊……」高贝宁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在这一刻高贝宁一定要完成对这个人妻少妇的完全占有,将自己的精子洒满她的小穴,让这个女人的身体这辈子都记得高贝宁的味道。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啊……」陷在高潮中的张怡被高贝宁的话惊醒了,对老公的惭愧和对怀孕的恐惧让她极力的抵抗着身后这个恶魔的内射。可是所有的力量都在高贝宁的最后一击下,化为虚有。

  高贝宁最后的一击,将自己的肉棒尽可能的插入张怡的小穴内,好让自己的精子洒满人妻的小穴。可谁知道,他最后的一击居然轰开了女人一直紧闭的子宫口。

  子宫口被男人的强力轰开,让张怡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力气消失了,那前一波高潮还没完全过去,新的一波高潮来临的感觉让张怡仿佛置身天堂,空白的大脑和僵硬的身子让她觉得自己已经灵魂出窍,畅游在幸福的世界。

  「啊……射了……啊……张阿姨,接受我的精子吧……」猛烈抽插的高贝宁在这一刻也停了下来,蓄谋已久的精子就像是决堤的河坝,源源不断的直接在张怡这个人妻少妇的子宫内宣泄了出来。

  「啊……不要射啊……啊……呜呜呜……你这个混蛋啊……要死了……死了……」张怡现在已经双面泛白的晕了过去,谁也不知道她在最后那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什么。

  那被男人直接操爆子宫口的剧痛,被男人在子宫内的撞击,被滚烫的精子在子宫内疯狂的扫射,一波接一波的高潮,让这个成熟的人妻也不堪性爱的无边乐趣,直接晕死了过去。

  完成了内射的高贝宁满足的看着身下一动不动的张怡,他满足的笑了。对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人妻,他终于得到了。

  这个已经被纪委检查组逼迫到无路可退的少妇,这个一心想要救自己丈夫的美艳人妻,这个平时高傲的官太太,在这一刻已经被自己完全的占有了。甚至比她丈夫还彻底,直接在这个女人的子宫内射入了无数的精子。

  「张阿姨,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高贝宁看着已经晕阙过去的女人,摸着她那娇滑的肉体,他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自己那无数的精子在女人的子宫内畅游,寻找着合适的卵子,完成高贝宁最终的目标,让这个人妻少妇怀上自己的孩子,永世沉沦。

  经过一番苦战的高贝宁也感到十分的疲累,抱着怀里比自己还高的少妇,高贝宁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熟睡了过去。

  张怡早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在高贝宁疯狂的抽插下,她体会到了在丈夫那无法感受到的极端高潮,无论她承认与否,身体得到男人无边滋润的她,现在睡得极其的安稳,身体被高贝宁抱在怀里,她觉得非常的舒适,睡梦中的她还不时的往男人的方向挪动,想要更加靠近这个强暴自己的男人。

  所有的一切现在都结束了,所有阴暗不堪的交易现在也告一段落,憔悴的女人和满足的男人在这一刻都陷入了睡眠。安静的空间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可是那赤裸相拥的男女,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妻和十多岁的初中生赤身裸体的紧密相拥,那淫糜的气息,女人湿乎乎的下体都宣告着这一切的真实。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可以有1个小时吧,可能有一天那么长。张开眼睛的张怡觉得这次睡眠是自己这几天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浑身都感觉到了舒服。
  还以为是在自己家的张怡翻过身就看到一张熟睡的脸,那是张怡刻意去遗忘的一张脸。这张脸将张怡所有的痛苦和不堪全部都无情的掀起。

  「对了……他……到底有没有射到里面????」已经回过神的张怡开始担心她最为害怕的事情,因奸成孕……

  张怡悄悄地抬起头,试图再不惊扰高贝宁的情况下去洗手间查看一下自己下体的情况,实在不行先拿水洗洗,希望可以洗掉身体内的那些肮脏的精子。
  当张怡好不容易站起身,看着男孩熟睡的样子,那普通到有些丑陋的面孔,张怡无法想象当年拒绝了那么多青年才俊的她,现在居然会失身在一个曾经自己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男人身下,而且在这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的男孩的胯下承欢。
  含泪的张怡不敢哭出声,害怕惊醒了熟睡的高贝宁,看着即使睡着了还高高勃起的巨物,张怡恨不得一口将它要掉。可是她不敢,既然交易已经开始,努力到现在的她不可能做出违反交易的事情,否则她的委屈和不堪全都白白浪费了。
  张怡最后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高贝宁,准备去洗手间清洗一下混乱不堪的下体。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从小爱干净的女人,张怡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肮脏过。
  身为人妻的坚贞已经荡然无存,身为女人的尊严被男人肆意践踏,清白的身子已经被男人的精子玷污,甚至自己还主动的跪在地上含住了男人排泄用的生殖器。

  这一刻张怡无比的痛恨起没有骨气的自己,也同时痛恨没有本事的丈夫。赤裸着身子的张怡,放任自己完美丰盈的肉体就这么赤裸的在高贝宁的家里毫无遮掩的呈现。

  任凭水淋湿了自己的身子,湿透了秀发,湿透了面容,湿透了身躯,也湿透了下体。张怡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肮脏需要不停的清洗。痛苦的泪水混合着花洒的水不停落下。

  极端的无助和极度的痛苦让张怡难受的抱住自己的身子,缓缓的蹲了下去,任凭花洒的水胡乱的淋在身上。

  无声的痛苦,痛彻心扉的绝望让这个三十多岁的人妻在被人强暴之后,只能独自的清洗被玷污的身体,自己将白皙的手指深入自己被男人抽插的红肿的小穴内清洗遗留下来的精子。

  「张阿姨,怎么一个人在洗澡啊……叫上我,怎么也来一段鸳鸯浴……」突然想起的声音将痛苦之中的张怡惊醒,那突然骤跳的心脏让张怡的嘴唇都变得煞白。

  「不……你出去……你……呜呜呜呜……」张怡看向高贝宁的眼光不再是高高在上,也不再是倔强和不屈,此时此刻的张怡看向高贝宁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害怕。就像是动物碰到了自己王,只能屈服他的任何决定,生杀予夺全部凭他。
  「不……不……」不顾肮脏,张怡瘫坐在地上,不断往后躲闪,看着越靠越近的赤裸男孩,这个明显要大十多岁的女人反而比男孩更加害怕。

  「来……乖,张阿姨,给我好好洗一个澡,等会我们再玩玩……哈哈哈……」
  ……

  夜晚时分,已经离家十多个小时的张怡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脸痴呆的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向哪里?

  回家?自己还有什么脸去面对自己的孩子,自己在家心急如焚的婆婆。
  不回家?自己能去哪,难道回那个强奸自己的恶魔的家。

  张怡不想再去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无尽的羞辱,无数的抽插,极端的高潮,大量的内射,知道现在她都觉得自己的腿发软。

  「小姐,去哪?」

  「望海小区……」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张怡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幸福的生活会变成这个样子,老公被抓,家产要被充公,以后的生活她完全不知所措。

  唯一能让她感到希望的就是关于刘全志,当她从恶魔家离开的时候,那个小畜生说了,「你放心,今天我很开心,你老公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弄的……」现在张怡无比的渴望丈夫能放出来,自己一个女人实在支撑不了这个家,这对她来说真的太艰难了。

  她不会知道,当对女人食滋有味的时候,男人不会轻易的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再次占有那个他们渴望的肉体。就像张怡,等待她的将会是沉沦无边地狱,未来的日子将会遍布阴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