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恶魔爱情史】(03)【作者:ms0385712】
字数:101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约会……吗?」史佳搭配着明天要穿的衣服,脑袋里却在想别的事。
  (我倒也不是没被人约出去过,但是单独跟女生约会还是第一次呢……应该穿漂亮一点还是轻便一点啊?)

  (不过为什么要拍那种照片呢?就算不拍那种照片我也会……)

  「不对,我应该不会答应吧。」史佳将衣服放到一旁,接着半放弃地躺到自己的床上。

  (跟女生吗……倒也不会反感啦,不过是自己的学生啊……)

  (有讯息……)史佳拿起手机,看着自己为了班上事务而跟班长建立的群组里的一条句子。

  『明天要记得来喔?还有穿漂亮一点?如果不想化妆也可以,老师的素颜也是漂亮到不行喔?』

  「……呵,这么直接的夸奖似乎很久没见过了。」棕发教师露出有些害羞的微笑。

               #####

  星期六,史佳提早了五分钟来到车站,却看到恋歌已经在门口了。

  「您来的真早,而且看起来比平常更漂亮了。」黑发少女穿着一件轻便的黑色无袖连身裙,肩膀斜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背包。一看到史佳来到,便从墙壁上起身、冲着她微笑。

  「听起来真讽刺。你在这里多久了?」史佳今天穿着白色牛仔短裙,上半身则是两件式的衣服,一件白色短衣外面罩上粉红色的薄纱。

  「才十分钟而已,不过我都有一群警察来逮捕我的觉悟了呢。」

  「那你何必拍那种照片呢……」虽然说这应该算是种被对方握住的把柄,可是恋歌也没有做出甚么太超过的事,所以史佳也没有很反感。

  「嘛,大半的原因是因为老师那时候很性感啦,不过同时也是为老师留点后路喔。」

  「为我?」

  「你想嘛,现在师生恋还是会被谴责吧?而且多半都是老师的责任比较大,不过如果是看起来像是我犯罪强迫老师跟我在一起的话,责任就都在我身上了,这不是很好吗?」

  (想的还真周全……)虽然史佳暗暗惊讶於恋歌能够想到社会观感这种事,但还是问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

  「那么,如果我不跟你在一起呢?」

  「我会删掉它的。我可是从来不说谎喔?」

  「那之前同学带违禁品的事情你怎么没有说呢?」

  「嘻嘻,老师你没有问嘛?」

  「哈……」史佳叹了口气。

  「好啦好啦,不要管那些了,今天我们要去游乐园,我有预先买票喔?」恋歌看也不看就从包包里抽出两张票卷,有些兴奋地将它们甩了甩。

  「游乐园啊……也好吧。」

  「那我们走吧?」恋歌牵住史佳的手,向车站深处进发。

  「康啷康啷、康啷康啷」电车的声响规律地响起,车厢没有完全满载,所以两人得以找了个位置坐下。

  「呐,老师。」一坐下,恋歌便小声地叫着史佳。她转过头一看,发现黑发少女的手机正显示着只有一张照片的相簿──就是那张让她来这里的元凶。
  「……你想干嘛?」老师的语气瞬间变的冷淡了起来。但恋歌只是静静的将那张照片删掉,接着露出了微笑,说:

  「我们可以等真的在一起之后再来拍,对吧?」

  「……既然乐观到觉得我们会在一起,那为什么会认为我们一定会被发现呢……」

  「我不想要你被人谩骂嘛?」

  「真是的……」

  「老师你应该不会一下车就走吧?」

  「反正你票都买了,我不去白不去嘛。」

  「嘻嘻,最喜欢老师了?」

               #####

  事实上,她们下车的地点离游乐园还有一段路程,现在也刚过十二点,史佳还以为她需要忍受至少十分钟的高温太阳直射,但恋歌随即为她撑起了一把阳伞,不可思议的是,光是待在下面就像跟外面的热气隔绝一样异常凉爽,虽然不明白原理,但史佳还是很感激。

  「到啦!游乐园!」恋歌有些兴奋的说。

  「我还没来过这里,人没有想像中的多呢……」史佳看了看四周,每个游乐设施平均都只有两三次就能全部载完的排队人群,让她有些惊讶的低语。

  「恋歌,你有甚么推荐的设施吗?」

  「绝对是云霄飞车!」一听到云霄飞车这几个字,史佳突然面有难色。
  「喔……云霄飞车啊……」

  「难不成,老师你没坐过吗?」

  「嗯,尖叫系的我很没辄……」

  「那就更应该坐坐看啦!走啦走啦!」恋歌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拉着不甘不愿的棕发教师前去排队。

  (真、真的要坐吗?要是不小心吐出来怎么办?我会不会坐到一半晕过去啊?恋歌怎么看起来这么轻松?她坐过很多次了吗?)队伍并没有很长,史佳听着前一批客人的尖叫声,心惊胆跳的胡思乱想着。

  「老师快过来啊~」史佳回过神来,恋歌已经坐进车厢、向自己招手了。
  (好、好快,刚刚有过这么久吗!?)史佳战战兢兢的坐进了最靠边的座位,背上已被冷汗浸湿。

  「老师不用紧张,这很好玩的~」恋歌一派轻松地说。

  「就算你这么说……」史佳的心脏像是在呐喊着我不想死一样扑通扑通地大声跳动,当用来固定乘客的钢管下降结束,那轻微声响听起来就跟死刑宣判没两样。云霄飞车开动,缓缓地将客人送上最高处。

  「我好怕……」假想死刑犯甚至已经快哭出来了。

  「不会死人啦?──要来啰!」恋歌绽放出最大的笑容,云霄飞车也在同一时间沿着轨道往下冲。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史佳发出了她觉得是自己一生中最难听的惨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昏过去了。

               #####

  「唔姆……」感觉有甚么东西支撑着头……软软的,稍微有点硬,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鼻尖好像碰到了更柔软的东西……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身体像是小婴儿一样卷缩着的,感觉有点安心……

  (我记得我搭了云霄飞车……)史佳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一片布料的黑色,再抬头向上看──

  「早安啊,老师。你坐到一半晕过去了,我很担心你呢。」虽然被胸部挡掉了嘴巴,但是史佳总感觉,在那后面有一张和善的笑容──

  (等、这里是公开场合啊!还躺学生的膝枕什么的!)史佳因自己在学生面前如此毫无防备而变得满脸羞红,接着迅速起身,却发现有一条外套从自己的腿上滑落。

  「这个是……」

  「啊,那是防老师走光的,需要的话可以留着没关系喔?」

  「……我心领了。」

  「哎呀,没想到老师会吓到晕过去呢,早知道就不要硬拖你上去了。」
  「哈哈……我原本也想说试试看自己没做过的事,不过……人还是别逞强的好吧。」

  「不过很可爱喔?老师安详的睡脸?」

  「别开这种玩笑……」明明是来消除把柄的,可是感觉反而被抓住更多把柄了──史佳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嘻嘻……那么,还要继续玩吗?还是说就到这里就好了?」

  「嘛……再继续玩一下吧。」

  「那下个就去鬼屋!」

  「不行!那个真的不行!」

               #####

  摩天轮缓缓旋转,将恋歌与史佳送上高处。由於史佳的强力反对,她们终究还是没去鬼屋。

  「唉……」史佳看着窗外、深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为甚么,就是有股冲动想要叹气。

  「怎么啦?」

  「没什么……」

  坐在她旁边的恋歌见状,稍微歪头想了一下,接着露出微笑,从后面抱住了史佳。

  「……」史佳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是被刚刚的云霄飞车弄到无力了呢?还是有甚么其他原因呢?

  就连她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两人独处,总是会生出些暧昧不明的气围。
  「会不喜欢吗?」

  「……还好。」

  「嘻嘻?」

  「……总感觉,你对这种事很熟练呢。」

  「我可是第一次喔?」

  「你说的第一次,是追求老师,还是追求女性呢?」

  「认真追求喜欢的人,是第一次喔。」

  「……是这样吗。」史佳稍微把玩了一下恋歌的手指,随后又像是失去了兴致一样将其放开。

  摩天轮一直旋转,她们的车厢也逐渐接近地面,史佳感觉车厢里的气氛凝重到能用皮肤碰触到一样。

  「抱歉……跟女生,还是自己学生交往……我真的需要、考虑一下……」
  「没关系,我能体谅。」恋歌顿了顿,接着继续说:「有爱是好事,要是你跟我交往了,然后又爱上其他人,我也能接受,如果对我没感觉了也可以直说,我会让你自由的。」

  「所以请诚实面对自己的心意,像我这样愿意以下犯上的人一样。我期待你真心的回覆。」

  「啾?」恋歌拨开史佳的浏海,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接着走出车厢。
  「……真是随兴的人呢。」史佳看着对方扬长而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又露出微笑。

               #####

  过了周日后,又要回归日常,上班的上班、上课的上课。尽管史佳思考了许久,她还是想不清自己到底要选择什么,不过恋歌的态度似乎也不急着要她交出答案。

  (是啊,就像她自己说的,顺着自己的心意拒绝就好了……但问题是我似乎不想拒绝……)史佳在厕所隔间里叹着气,一手撑着头,下节没有她的课,她也不想上厕所,但她并不想让其他老师跟学生看到自己软弱的模样。

  (那是我的学生啊……但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再躺在她的大腿上……好想再闻闻她身上的味道……)忘不了她大腿的触感、忘不了她身上的体香、忘不了她在额上的那个吻……

  「难不成我真的恋爱了吗……再等几天看看吧,师生恋再怎么说还是很麻烦的……」史佳再叹了口气,接着踏出厕所隔间。

  恋歌站在她的正对面。

  「松、松岛同学?」

  「我听到啰,老师。」

  「听、听到什么……?」

  「你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恋爱了对吧?」恋歌缓缓走向史佳,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她一手抱住史佳的细腰,另一手压住她的头,额头相抵的凝视着她。
  「要不要我……帮你确认一下?」她的声音低沉而富有魅力,眼睛像染血的果冻一样晶莹鲜红,微翘的樱唇似乎在诱惑着史佳赶快亲上去──

  「啊哈哈?我是开玩笑的,要让老师自己确定心意才行呢。」恋歌突然放开双手,脸上的笑容转为狡诘,彷彿在嘲笑着史佳刚刚的冲动一样逐渐离她远去。
  「想清楚再来找我喔──」恋歌优雅的转过身,前往她下节课的教室,不留给史佳任何询问的机会。

  导师、又把自己关进厕所了。

               #####

  又是一天课堂的结束,又是眼熟的放学喧闹,但是恋歌并没有史佳的裸照,虽然如此,棕发导师依然在人都快走光时主动走向恋歌。

  「想听我的回复的话,晚上来我家。」史佳留下这句话,接着像没事一样走出教室。

  (这是暗示我听完之后就可以做吗?)恋歌笑了一下,回绝了同学的出游邀请,接着继续整理书包跟自己的思路。

  「今天晚上是『战』醒着啊……跟她换一下应该没关系才对。她现在醒着吗?」
  (『战』?你现在醒着吗?)少女手没停着,心里却在向谁呐喊着。

  (……被你吵醒了,『魅』。)一个比起恋歌还要冷静、稳重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充满睡意,却是恋歌──或者说,『魅』听得最久的声音。

  (晚上能让我醒着吗?)

  (唉……随便啦。之后找一天晚上赔我。)

  (谢谢?)在看不见的心灵空间里,『战』的思绪逐渐平静,代表着她再次进入沉睡。

  「不过要怎么坦白呢,我是恶魔的事情,还有我很想脚踏多条船的事情……」恋歌带着微笑低语,接着背起背包走出教室。

               #####

  「唉……这样会不会太明显啊……」史佳独自在自己的房间烦恼着。

  (虽然说自己真的很想再多被恋歌抚摸,但是这么明显会不会被她讨厌啊?她似乎也不讨厌亲密碰触的样子……可是还是、很害怕啊……)虽然心底不安着、胃酸沸腾着,但史佳还是穿着自己最好的内衣。

  「抠抠抠」

  「来、来了!」史佳从内心世界里脱出、接着慌忙起身,前去开门。

  「喀嚓」出现在史佳眼前的,是恋歌。但跟平常的她不一样,她的背后有着一对与人等长的翅膀,张开到极限,而且似乎正在微微颤抖着,上头分布着些微的血管,而且灯光可以穿透过去,看起来栩栩如生。

  「……这个是?」史佳呆了一会,接着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

  「我会解释,能先让我进去吗?」恋歌露出了苦笑,那是史佳从来没见过的、苦恼的表情。

  「啊、好的……」

  史佳如自己预想的将恋歌带到自己的寝室,但在这之前跟之后,她是没办法预想的到的。她有想过爽约、迟到,但她没有想过对方长着一副硕大的蝙蝠翅膀,而且一进房就跪在地板上。

  「为、为什么……」

  「我想要对自己的行为、观念跟身分道歉。」

  「……什么意思?身分?」在这种节骨眼才意识到自己是学生?

  「这副翅膀并不是假的,它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似乎是为了证明,她背后的翅膀先是将自己包裹起来,接着让它在背后合成一直线,「我原先不属於这个世界,我是异世界的魅魔。」

  「我为此,真诚地向你道歉。」恋歌弯腰,双手与头同时抵地,「我作为魅魔的本能,会让我无法自拔地爱上多个对象,我知道这等同於对你的背叛,我并不奢望你的理解,但我想在交往前说出口,是因为我爱着你、不希望你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我欺骗。」

  「有这种本能,我非常抱歉。」

  「……」

  「……」

  「……你这是,脚踏多条船的宣言?」

  「我并不想玩弄别人的感情,也不会要求任何礼物。虽然称不上作为交换,但是你在这段关系之外追求其他爱人对我来说也是没有问题的。」

  「那怕到最后与我分手也没有问题。」

  史佳的心头突然涌上一种被愚弄的愤怒。就算对方所说的种族本能是真的,但史佳就是无法消解内心沸腾的怨气。

  「你的意思是,你没办法给我想要的单一、忠诚的恋爱关系?」

  「我有自信绝不变心,然而我的确没有办法只维持单一的恋爱关系。我对此再次致歉。」

  「……」对方冷静的声音多少降低了史佳的怨气,但无法言喻的不爽则开始孳生。

  (这算什么嘛……明明下定决心要接受学生的告白,结果她直接表明自己会劈腿是怎样啊?而且还是她先挑逗我的欸?)与其说爱情之火被浇灭,倒不如说忌妒之情盖住了很多东西。一方面想要被恋歌触摸,另一方面却又不想看到对方与其他人纠缠,情感的纠结让史佳突然变得无比疲惫。

  「唉……你说你是恶魔吧?有那种能让心情放的魔法吗?帮我放一个我就相信你,剩下的事情……唉……等我睡起来再说吧。」

  「是的。」恋歌抬起头,黑紫色的魔力从平放上仰的手掌放出,接着在史佳的额头上形成一个複杂的魔法阵,在它消失后,史佳的眼神变得涣散了些,虽然爱恋与嫉妒都还存在於她的心中,不过史家更愿意顺从自己的本能好好睡上一觉。
  「恋歌。」

  「我在。」

  「过来,当我的抱枕。」

  迷离的眼神让史佳变得异常诱人,放松的肢体语言跟话语感觉像在诱惑着恋歌,但恋歌非常清楚,对方现在并没有那种心思。她收起翅膀,爬上床、背对着老师,史佳将棉被拉至两人的脖子,双手从恋歌的腋下穿过、在少女的下腹部交握,头埋进乌黑秀丽的黑发,过没多久,史佳便陷入了沉睡。

  但恋歌无法入眠,她的手落寞的包住史佳的手,心正不停的淌血。她并不是天真到没有想过这种结局,她能预想到,但实际碰到时还是比想像的还要痛很多。自己喜欢的人嫌弃自己、讨厌自己、对自己发怒,是以情为生的魅魔最大的伤害。她知道明早醒来,自己被拒绝的可能性非常大,对方很有可能离自己远去、去找一个至少口头上说自己会专一的人,他们可能幸福、可能不幸,但是,没有她。
  一想到这里,她就很恨自己,恨自己是个魅魔、恨自己会喜欢上很多人的本能、恨自己无法给对方想要的关系,恨自己不想说谎的人生坚持。她漂亮的脸蛋悲痛欲绝的皱在一块,压低的呜咽声在房间里响起。光是想到明早有可能被拒绝,她就恨不得放声大哭、恨不得将所有东西撕裂、恨不得、恨不得……

  ……恨不得让史佳知道,自己真的喜欢她。

               #####

  早晨,史佳感觉到怀中有着一个温暖的物体,她睁开了眼睛,透过旁边枕头的衬托,恋歌的美发显得更加乌黑。史佳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被恋歌包覆的手,接着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学生。

  ──我想被她触摸全部,我也想让她触摸自己的全部。

  ──但我不想、看见自己的恋人与他人缠绵。这样的话,倒不如赶快拒绝、趁早忘掉。

  ──可是,忘得掉吗?接下来还有两年,我要受尴尬与欲望折磨两年才能解脱吗?

  ──我有办法,在每天遇到她的情况下、忘掉自己对她的欲望吗?

  史佳思考到一半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自觉地去抚摸着恋歌的脸颊,柔软、白嫩、富有弹性,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真的好想自己完全佔有她。

  (至少,让我拿走她的第一次、证明我是特别的人的话──)恋歌在棉被下显现出的诱人身体曲线让史佳陷入了半疯狂。她将熟睡中的黑发少女翻至正面,接着颤抖的、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不像自己过去接过的吻,恋歌的唇毫无抵抗,但仍旧令人着迷。品尝完嘴唇后,史佳伸手掀起了恋歌的裙子,在裙底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在小穴上开着大洞的情趣内裤,似乎是因为刚刚的吻,阴道里已经分泌出些许的爱液、沾湿了丰美的阴唇,整个画面有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情色美。

  「嗯、嗯哼……」史佳将两只手指放到阴唇上,缓缓的上下抚摸,看着自己的手指在阴唇里陷入又被弹出,恋歌受到刺激,在睡梦中将背弓了起来,微微的喘息跟着小穴的汁液一同流露,让史佳开始兴奋起来。

  她用双手的大拇指将像贝壳一样紧闭的小穴拨开,露出里头漂亮的粉色肉壁,史佳嚥了口口水,接着伸出舌头,由下往上的舔了一下。

  (好甜……!)恋歌的爱液像是参了砂糖一样甜蜜,又有着一种色情的感觉,让史佳在惊讶之余不禁渴望更多。她张嘴将小穴整个含住,接着用舌尖刺激着那一条狭缝。

  「嗯?嗯?……哈啊……?」恋歌似乎还是没醒来,喘息却开始变得色情。史佳卖力的舔着,爱液如洪水一般开始向外涌出,接着又被史佳如玉露琼液一般尽数吞入嘴里,舌头已经不满足於舔食,开始进入小穴里面。

  史佳突然感觉头被两只手压住,她有些惊吓地往上看,看见恋歌已经醒来,用手压着自己的头,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嗯?对?就是这样?就是那里?」恋歌的大腿夹住了史佳的头,连着双手一起将史佳的舌头压入更深处,并且陶醉於此。得到了对方的许可,史佳也不再小心翼翼,大胆地让舌头在恋歌的肉穴里探索、扩张,惹得恋歌娇声连连。
  「哈啊?哈啊?哈啊?」魅魔面对恋人原本就超乎常人敏感,再加上刚刚的挑逗,让恋歌的喘息逐渐短促、不规律了起来,她解开上衣、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夹住自己乳头左右旋转,打算多享受被心上人侍奉的快感。

  但史佳过没多久就挣脱了恋歌的手、凑近她的脸,像是要用全身将对方压住一样。对方眼神朦胧、脸颊潮红。连沟通都不用,她就知道史佳想做什么,嘴角却带着一抹允许的笑容,对入侵自己阴部的手指也没有多加抵抗。

  「可以喔,不过……要不要……用更舒服的方式呢?」恋歌一只手按在史佳的档部,恶魔的力量开始不停涌出、钻进史佳的身体。在一段时间后,恋歌的手缓缓离开史佳的体表,黑紫色的魔力条互相交缠、组合成一个圆柱体,先是根部,接着是血管浮出的柱部,再来是一个粉红色的龟头。

  「很舒服喔,插进我不停流水的处女淫乱小穴。」恋歌抱住史佳,在她耳边低语。灼热的肉棒顶在恋歌的大腿,因新生成而敏感的不停抖动着,光是被风吹到,腰都要止不住的颤动,连怀疑这是否为现实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以新生躯体执着的感受恋歌的体温。

  「唔咕……」

  「虽然我现在没办法证明……

  但我愿意为你而死喔。「恋歌温柔的扶住史佳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接着压着对方的臀部,缓缓的让她进入自己的体内。

  「哈啊……?哈啊啊啊……?」只是稍微进入,史佳就被里头紧緻又湿热的肉壁夹的喘息连连,敏感的龟头被紧紧的吸住,大量的快感集中在一点,她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是痛还是爽,但还是持续的被恋歌推入深处。

  「嗯?」史佳的肉棒膨大着、颤抖着,强忍着射精的欲望,在压力强大的小穴里不停突进。整根肉棒完全埋入小穴时,龟头也正好顶到子宫口,让恋歌发出了一声娇哼,但史佳就没这么轻松了。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子宫口在被顶到的瞬间立刻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吸力,原本已经在爆发边缘的史佳根本忍耐不住,被子宫口吸住的马眼以猛烈的气势喷出精液,源源不绝的射进体内,接着再被全部吸进子宫,精液甚至多到从肉棒跟小穴的缝隙间喷了出来。史佳在射精的时候同时达到了高潮,全身都因为参杂着刺痛感的快感而瘫软的趴到恋歌身上,头侧放在枕头上。

  「啊啊,抱歉,会痛吗?」恋歌温柔的接住翻白眼的史佳,有些担心的问道。
  「哈啊……?」史佳喘着粗气,稍微摇了摇头,接着又趴回恋歌身上。
  「这样啊,好乖好乖?刚刚那样很舒服喔?」恋歌一手放在史佳的腰,另一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并对她耳语着。母性跟色气同时出现在恋歌的脸上,混合出充满魅力的表情。

  精液的味道逐渐扩散到整个房间,那种独特的腥臭味让恋歌不禁变的心痒痒,小穴随着心脏的鼓动绞缠着里头射过一次仍未变软的肉棒,显然并不满足於此。
  「……随时都可以动喔?」听到恋歌这样说,史佳的肉棒突然一硬,接着又开始了抽插。

  (明明感觉很累的,可是一听到恋歌说话,脑袋就变得好奇怪??)恋歌让自己原本平放的双腿夹住史佳的腰,同时双手抱住对方的头,嘴唇跟嘴唇贴合,两条舌头互相交缠,眼睛因快乐而瞇成一直线。

  「嗯唔?嗯哼?哈啊?感觉好棒?」纵使史佳目前只是无技巧的突刺,恋歌的小穴还是紧紧的吸着史佳的肉棒,但比起肉体上的快乐,与恋人结合的喜悦跟对方像动物般抽插的模样更能够挑起她的欲望。

  「要、要射了??」

  「全都射进来吧????」史佳的肉棒再一次胀大,脚尖绷紧、腰部用力的前挺,顶着已经被做过标记的子宫口再一次浇灌精液。

  「哈啊……?我、我不行了……?」棕发教师才第二次就体力不支的倒在自己学生身上,虽然没在运动也是原因,但没有用过的器官所带来的快感冲击才是主因吧。

  「嗯嗯,做的很棒喔,接下来就换我攻了呢?」恋歌将史佳放到床上,先是用细长的手指轻抚对方的大腿跟臀部、挑逗着之前找到的敏感带,接着将一只手指插入,然后一弯──

  「唔噫?不、不能碰那边??」原本还在喘气的史佳突然倒抽一口气,全身像是被电流流过一样。

  「G点是这里对吧?」恋歌露出嗜虐的微笑,接着前后甩着脚、饶富兴致的集中欺负那个地方。

  「咿、等等,不要?啊?啊?啊?」史佳还没从体力透支的状态回复过来就受到恋歌一连串的攻击,让她无法控制的扭腰迎合对方,双手既想遮住自己的脸、又想阻止恋歌的在空中来回舞动着。

  「不、不行?一直挖那里的话──」「好啦,就到这里?」恋歌在史佳即将高潮时将手指拔了出来,让她发出一声欲求不满的叹息,但脸又随即因为羞耻而变得更红。

  恋歌直起身,满足的舔了舔手指,暴露在视线下的裆部开始长出阴茎。史佳有些渴望的看着恋歌的身体,胸部上的两点粉红早已兴奋的挺立着,小穴还在滴出爱液,肉棒翘起的弧度感觉异常色情,浮起的青筋、发胀的龟头、些许抖动的姿态无一不显示拥有者想与史佳交合的欲望。

  (那么大的东西……要进来我的里面?光是龟头就快比自己的小穴还要大了,她该不会想把那根全部塞进去吧……?)虽然心底不停的质疑着,但是一看到那根肉棒,史佳的腹部就传来一股骚疼感。

  (好想要……被填满……)

  (明明不想要第一次就这么重口味的……)看到史佳的眼神突然变的朦胧、喘气开始加速,恋歌便知道自己无意识中放出的发情魔法起效了,虽然她本身并不太愿意,但史佳现在已经变成只想要肉棒的母兽。恋歌在心理露出苦笑,但她也无法否认,现在这样确实也很让人兴奋。

  「呐,老师,想要吗?」恋歌轻轻的套弄自己的肉棒,居高临下的看着史佳。
  「嗯、嗯?想要?」史佳的话语间参杂着诱人的喘息,做爱的渴望已经让她伸手去爱抚自己的小穴,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秽水声。

  「呵呵?真诚实?想用什么体位呢?」史佳几乎是立刻用手抓住自己的双腿,原本就肥厚的小穴被大腿挤压着、更凸显出它的湿润跟丰美。

  「啊啊──?真是性感的美景啊?」恋歌也抓住了史佳的美腿,接着将肉棒对准小穴,像是要让史佳焦急一样缓缓地插了进去。

  (一进去就缠上来了……???普通人的肉壁会有这么多颗粒吗????也太爽了??)

  「噢噢噢噢???大鸡鸡太舒服惹????」然而恋歌的策略并没有奏效。肉棒还没进去三分之一,史佳就已经爽的开始呻吟,听的恋歌实在受不了,乾脆的直接一插到底,惹得史佳发出更舒爽的呻吟。

  「啊啊啊啊啊~~~??鸡鸡好硬好烫????子宫、顶到子宫口惹??????」
史佳抛开了自己的自尊跟矜持,毫无顾忌地喊出各种下流的词彙。恋歌卖力的抽插着,每次都先后退到只剩下龟头在小穴里,接着重重的撞在史佳的子宫口上,比肉壁还要硬的子宫也在此时吸住了前端,而恋歌只要稍微挺一下、转一下,腹部的酸爽就会让史佳发出更大声的呻吟。

  「老师的里面……太舒服了???」虽然恋歌经常调戏自己在晚上救助的受害者,但插入或是被插入都是第一次,她忍不住将自己的感想叫了出来,脸上露出着迷的表情。

  「恋、恋歌,抱紧我?不然意识要飞走了???」史佳伸出手,让恋歌投入自己的怀抱,接着抱住恋歌的头,舌头互相交缠着。

  「老师,我快要射了???」整根肉棒突然变的难受,想要射出什么东西的感觉进一步涌上,让恋歌开始全力冲刺,每一下都狠狠的突入史佳的最深处。
  「全、全部都射到里面?把精液全都射进我的子宫里面???我想要被你播种??????」史佳的腿捆住了恋歌的腰、不想让恋歌离开。脑袋里有个声音说着想被精液狠狠的射入体内,快感像是洪水般袭来,淹没了史佳的理智。
  在抽插了十来次后,恋歌一咬牙、重重的撞在子宫口上。

  「──嗯嗯嗯嗯啊啊啊~~???好多、好多滚烫的精液进来了???要、要去了??」史佳的头往后仰倒极限,全身无法控制的剧烈痉挛着。恋歌脸贴着脸、紧紧抱着史佳,而史佳也因为高潮过后的身体脱离感而回抱恋歌。

  「哈啊……?恋歌的大肉棒……好棒?」脑海中的所有想法都被抛到九霄云外,棕发教师完全放空的享受着高潮后的朦胧,手却始终没有离开恋歌。

  「老师,我爱你喔。」

  「……嗯?」

               #####

  不太会写磨豆腐,然后发现自己也不太会写插入,有点可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