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猎人与猎物】
字数:7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跟踪她已经2个礼拜了。

  两个礼拜前,我正在大街上物色下一个猎物时,正好看到了她。她很年轻,很漂亮,性感的红唇,勾魂的杏眼;正值夏日,经常是只穿一件吊带小背心,露出深深的乳沟,根据乳房的抖动,我判断她没有戴胸罩,而即便如此,一对巨乳依然骄傲地立在她的胸前,仿佛藐视天下男人似的,这令我极其不爽。下身的迷你短裙不时走光,据我观察,她往往下身只穿黑色丝袜,再配双高跟鞋,两条长得惊人的大腿,往往看她走路我都会不由勃起。

  住在郊区高级住宅区一栋豪华的别墅里。

  两个礼拜分别和两个中年男人出去过,一看就非常有钱的那种。

  全身穿得少而精,都是高档货。而且每次必穿各式性感丝袜,这让从小就染上恋足癖的我非常兴奋。

  高级妓女,而且专门针对恋足癖男子。凭多年的经验,我下了判断。

  接下来就是如何下手了,她不常出门,住区保安又很多……正在我苦于没有机会,机会却自己找上门来。

  这天夜里12点,正当我准备收工回去时,她从住宅区走了出来。穿着依旧暴露火辣,背着一个女用小挎包,低着头急匆匆地走。

  没时间想,我马上跟了上去。

  渐渐的她好像发现有人跟踪,越走越快,却像是慌不择路,越走越偏僻,到了山地野外。

  突然她跑了起来,我马上追了上去,追了一会儿,我开始喘气,并开始惊讶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竟然能跑这么快,要知道,我的表面职业是健身教练,学生时也曾拿过长跑冠军。

  野地里竟出现一间简陋的小木屋,女人一下慌慌张张地跑了进去。

  笨蛋。我心想,从外形来看我就知道小屋常年不住人,于是放缓了脚步,慢慢地跟了进去,就像将猎物逼入绝境的雄狮,悠闲地准备享受美餐。

  我把上衣脱掉,露出强健的胸肌,只穿着牛仔裤进了小屋。出乎意料,小屋的内部很简陋,然而并不破败,还亮着盏明黄的灯;同样令我吃惊的是,女人很平静地站在屋子里,脸上仿佛还带着讥讽的笑,就像不是我追她,而是她在等我似的。

  「哟~好猛的肌肉~」她戏诌地看着我,「身高1米9至少,看体型100公斤肯定有,在男人中你算是非常强壮拉。」

  她又看了看:「还很帅~」

  这意外的场景令我有点乱:「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啊小姐,我将会奸你,然后杀掉,并且你的丝袜美腿将会成为我的第5件收藏品。」

  「噢~」她眯起眼睛,仿佛很有兴致,「还有呢?」

  「咦?」

  「我是说,就这样吗」她性感地舔了舔嘴唇,「只是奸,然后杀掉,最多就是分尸……这种事人家16岁就会做了啦……」

  「啊?!」我终于明白过来,这小娘精神崩溃了,呵呵,这么快倒是头一回见。

  「这种程度的犯罪可是不够的哟,来,让妹妹好好教教你~」女人嘻嘻笑着说,「还有,我叫丁兰……」她突然的一记高鞭腿,抬起性感的长腿,高跟鞋重重的甩在我的脸上!

  很……快!我完全反应不过来,左脸火辣辣地疼还有一点点眩晕。倒退了几步,靠在门上——我突然发现木屋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

  「臭婊子,」我怒了,「原来有练过,难怪这么自信……但是你的攻击对我没有用,我会让你看看男人和女人在力量上的差距!」说完一拳打过去!我自信这一拳正面击中,就算是泰森也得躺下!

  但是我没有击中。

  丁兰1米68的身高在我面前显得十分较小,但却非常地敏捷,她轻易地避开我的攻击,一边晒笑:「呀~打不到!」

  「哼!」我继续进攻,这间屋子这么小,「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躲?」丁兰冷笑道,「你们男人总是这么自大,骄傲却卑贱,就让本姑娘来踩烂你的尊严吧!」说着,以极快的速度,丁兰又是飞起一脚,高跟鞋尖重重地踢在我的胯下!

  一阵剧痛从跨下传来,我捂着下身靠在墙边,斗大的汗珠从额上滑下。丁兰不给我喘息的机会,上前用力拉开我的手,压在墙上,我想反抗,但是之前下身受创,一时使不出力气。我一个大男人,被矮我一个头的美丽女性顶在墙边,动弹不得。

  接下来,丁兰抬起膝盖,对准我没有防备的下身径直撞了过去!「啊……!!!」

  我一声惨叫,这一下正好砸在我的左侧睾丸,幸好有牛仔裤的缓冲,同时睾丸滑向右侧,卸掉部分冲击。

  「你不是要让我看看男女之间力量的差距吗?」丁兰用她的一对弹性十足的美乳在我的厚重的胸肌上不断摩擦,同时,每一次销魂的摩擦,伴随的是她的黑丝美腿对我的睾丸无情的撞击。最可恶的是,她不仅仅是用力折磨我,而是每撞几次,就用柔滑的丝袜摩挲我的睾丸和老二,让我体验到极度的快感。

  「如何,我早就观察到你一直盯着我的丝袜瞧,是不是很喜欢?」丁兰戏谑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来,好好享受一下。」

  刚说完,接下来就是重重的膝击,让我几欲呕吐。

  我拼命地挣扎,耻辱地哭嚎起来,然而她紧紧按住我的手,令我无法躲闪,只能无助地在女人的施暴下痛苦地扭曲着身体……游走于天堂与地狱之间,足足过了30分钟。我的下身挨了丁兰膝盖近百次的撞击,尽管她没有用全力,但我的睾丸也变得肿胀不堪;而我的胸膛也感受到丁兰的乳头立了起来,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穿胸罩。

  丁兰松开压住我的手,我马上因为虚脱瘫了下去。丁兰见状,将左腿高高抬起,刚好用她高跟鞋的鞋跟顶住我的下巴,把我「钉」在墙上。她的腿细滑修长,在有点昏暗的灯下泛着冶艳的光。

  「怎么啦猛男,这样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喜欢丝袜么,没出息的恋物癖」丁兰开心地嘲笑,同时出手解开我的皮带,三两下褪下我的牛仔裤,又脱下内裤!
  「啊呀呀~男人被女人强行扒裤子,会不会觉得很耻辱呢……咦?」当裤子一褪下来时,我的巨根猛的立了出来!丁兰非常地惊奇,很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说:「哇~看来你还很享受呢?」丁兰的嘲讽令我无地自容,她接下来的一席话更让我如坠冰窟:「我早就盯上你了,今天我要为被你欺负的姐妹们报仇,用你最喜欢的丝袜终结你的性福」

  她逗弄了一下我怒张的老二,掩盖不住满脸的喜色,「先前被我这招『幸福的苦恼』欺负过的男人,大部分都泻了一裤子哗液并且萎缩不举,还有少数几个在中途就爆睾死掉,和调查的一样,你果然是男人中的极品~」

  丁兰吮吸了下她刚才逗弄我老二的手指,兴奋地说,「接下来有得玩了!
  人家刚好有些新招威力太大,正好用在你身上实验!「对面前看上去娇小柔弱的女子,我一个大男人突然从心里感到深深的恐惧,然而恐惧里,竟然又有一股难以言喻的、近乎狂热的期待?!

  「你、你到底是谁?」由于害怕和虚脱,我颤抖地问,原以为自己是狩猎的雄狮,却不知道实际情形是,我只是只狂妄的雄蛾,闷头向泛着银光的网撞去,网的中心,蜘蛛女王正一脸嘲弄地舔拭着利齿……

                中篇

  丁兰抱住我的腰,把我仰面朝天摔在地上。然后用脚使劲踩在我的脸上,得胜地说:「我?我是专门对付你这样男人的女人。」她接着说,「健身教练,运动全能,相貌英俊,事业有成。但是背地里却是个奸多名妇女,尤其迷恋女人的腿脚,是个十足的变态恋足癖,并且最近变本加厉,已残杀了4名年轻女性的色魔……很惊讶么?」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就像看一条贱狗:「很早前我就盯上了你,没想到你却反而想对我下手,好笑~听说过《豹女处刑官》吗?」

  《豹女处刑官》系列是近来黑市上广为流传的视频,内容往往是一位黑丝少女空手制服一个或多名男性及施虐的过程。片中男子的相貌多是正受通缉的残暴犯,少女的相貌受过处理,可以知道是美人,但看不清楚。有人怀疑系列视频的真实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火热的人气。事实上,侵犯虐杀该片的女子是我定下的最高目标,没想到,该名女子现在就站在我面前,只是位置相反,她踩着我的脸高高在上,我浑身虚脱像狗一样瘫在地上。

  「没错,就是我~」丁兰骄傲地说,「这屋子也是特意建的,全方位都有隐藏的摄像机拍摄~开心吗?你会成为第17集的唯一男主角,很快你就会变成新的人气巨星喽!」

  想起系列片中男人们的下场,我顿时冷汗直冒,陷入恐慌,口中胡乱谩骂:「你、你这臭婊子!老子要杀了你!别、别他妈落在老子手上,我一定要插爆你的烂B!」

  丁兰哈哈大笑,说:「到现在还嘴硬,不过很不错的台词哟~男人如果个个都像你一样,片子一定会更好看!」丁兰又马上装出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不过不现实呀,知道人家的财产别墅哪里来的吗?都是你们贱男人,拿大把的钱来跪着求我买片子!」

  「臭婊子……我一定要插爆你!」

  「哼哼哼……」丁兰冷笑起来,「你刚才好像说过,要奸我,是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就换我来奸你吧~~」

  「哈,」我不怒反笑,「来、来啊!我才、才不怕!我倒想看看,你一个女人要怎么奸男人!」

  丁兰拿回她之前带着的小挎包,从里面拿出些药物和注器,一边给我注,一边说明:「人类的神经对痛苦的感受有一道极限,当痛苦超过极限,就会变得麻木;而如果突然承受大量的痛苦,人会因为心脏承受不了而猝死。」说着继续换一针注。,「我给你打了强心针和神经激素,这样你暂时有了能承受极大痛苦的心脏和超过一般人痛感极限十倍的清晰的神经。」

  在我的不住谩骂中丁兰做完了这一切,然后把我全身脱得精光,接着一屁股坐在我胸上,我能感受到她那充满肉欲的屁股传来的热气,同时胸口沾上她分泌的甘美的汁液,好爽啊!我忽然期待起被她奸的感觉。

  丁兰脱下她的高跟鞋,用手握起,侧着脸看着我轻蔑地笑,我大怒,顾不得了张口还要骂,丁兰突然把高跟鞋径直从嘴巴插入到我的喉咙里!因为药的原因我的感觉变得十分灵敏,高跟鞋鞋尖在喉咙里梗着,那种令人发狂的异物感让我流下了眼泪。丁兰轻佻地说:「来,首先跟我的高跟鞋口交~男人就应该好好为女人口交的」稍微让鞋子出来一点,「快点!贱男人!!」我怕她又把高跟鞋往我的喉咙捅,只好卖力地吮吸起她的高跟鞋,一边吸,一边流泪。

  但是这还没完,丁兰拿起她的另一只高跟鞋,对着我勃起的巨大男根瞄了瞄,用力把高跟鞋的尖细鞋跟插入我的尿道!

  「呜~~!!」我一个激灵,上身弹了起来,但是忘了还有只高跟鞋捅在我的口中,这一下又令鞋尖深入咽喉……我又痛又发不出声音,不住地「呜呜~」
  哀叫。

  「如何,你不是很喜欢看女人穿高跟鞋么,这就是你的报应!」丁兰大声嘲笑我,晃了晃扎在我老二上的高跟鞋,看看是否牢靠。

  我强忍着下身痛楚,拼了命吮吸她的高跟鞋,盼望她不要再进一步折磨我。
  丁兰对我的表现好像很满意,点点头说:「这才对嘛,给你奖赏哦~」说着,她左手握着插在我喉咙里的高跟鞋,同时伸出右脚,用丝袜脚尖狠狠踩住了我的一颗睾丸!!接着,熟练地用脚趾揉搓起来,时而轻柔,令我飘飘欲仙;又不时地突然发力,令我猝不及防地哀号;我又得保持对丁兰的高跟鞋口交,稍有松懈,丁兰就会狠狠地把高跟鞋往我喉咙插!

  由于丁兰对睾丸的揉搓,令我的男根也抖动起来,和扎在尿道里的高跟鞋鞋根产生摩擦。本来,尿道里扎进异物就足以让男人昏死过去了,更不要说摩擦;但由于药物的作用,我不但晕不过去,还得清醒地体会这种痛苦!

  我流着眼泪,浑身大汗,不住地嚎号,含糊不清地向丁兰哭求,心中对自己以往的行为懊悔不已,但是丁兰此时兴奋得满脸通红,根本不管我的痛苦,反而十分享受。

  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我居然有了精的冲动!

  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我的老二已经暴胀怒张,青筋脉动,但越是这样,尿道被插的痛楚越是强烈,更因为尿道被堵住,所以我想却不出来。极度痛苦夹杂着甘美,甘美异常却不得发泄!阿鼻地狱,也不过如此吧。

  「想么?我才不会让你舒服呢~」丁兰一脸坏笑,「你的生命将在我的丝袜下终结,你这辈子是不可能再体验到精快感了。」

  丁兰从小巧的包中拿出一条透明丝袜,用力的扎紧我的老二,接下来的1个小时里,她不断间隔着勒紧丝袜,我的尿道在鞋跟和丝袜之间被夹的痛不欲生。
  「呜~~~~~~~~~~~!!!!!!!!!!!!!!」我从胸腔里发出惨叫!!而马上地,扎在尿道的高跟鞋飞了出去——被尿液冲飞!我羞耻的在剧烈疼痛中失禁了。我的男根以极大的势头出带血的混浊尿液,直接喷在了屋顶,接下来就是难以言喻的痛楚,我的尿道之前已经受了重创,现在如此疯狂失禁,带来的痛楚自不用言喻。

  我拼命张着嘴抽气,眼球凸出,浑身和男根一起不住抽动,已经痛得发不出声音了。

  「嘿嘿~成功啦~」丁兰亲了下我的脸,开心地说,「这招就叫,嗯~浪漫喷泉!」

  随后,丁兰让我休息了半小时,随便检查下我的身体。「没事的啦,只有喉咙和尿道受了点损伤,睾丸有点肿,但这反而是最佳状态呢~你真棒,真是我的宝贝!」

  这根本不是「点」损伤!我心里想着,嘴上却不敢说,此时我虽缓过劲来,但喉咙和尿道还是火辣辣地痛,「饶了、我、求求你、求求你……啊救救我」
  我躺在地上不住地哭求,并且开始胡言乱语,因为全身依旧虚弱无力,不然我一定跪在这名美丽却致命的豹女面前,舔她高贵的脚趾,祈求她放过我。
  丁兰拿着台DV,在我周围走来走去,走近走远,拍着我流泪哀求的样子,一边说:「忘了那些死在你手上的女性了吗?长夜漫漫,现在才凌晨3点,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干……」

  她冲着我媚然一笑:「难得遇到像你这么壮的男人,我还有很多招要试呢~ 」

  她的笑脸是那么的美,嗓音那么的诱人,着装那么的暴露,身材那么的火辣,她该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难以想象,她刚才是怎么凶残地用高跟鞋逼我口交,用一只丝袜脚将我踩到失禁。

  想到这些,我萎靡了的老二,现在又有了动静。我注意到了,也注意到丁兰也注意到了。

  丁兰看着我的老二,慢慢,眼里透出兴奋的光……

                下篇

  丁兰从角落搬出张椅子,「嘿咻」地把我拉起来,一边抱怨:「你真的好重耶~」又褪下美腿上的丝袜,把我的手脚捆住,中途我要挣扎,苦于全身乏力,拧不过丁兰。

  「待会可能有点疼,我也是为了不让你乱动。」丁兰甜甜地笑道,一边脱去吊带背心,美乳跃然在目,此刻她浑身满是细细的香汗,透过湿了的胸贴,隐隐约约可见那两点夺人心魄的嫣红。

  我的老二瞬间立起向她卖好。

  丁兰一手握住我热乎乎的男根,提了起来,我的阴囊毫无防备地展现在她面前。

  然后,她用食指顶在我的阴囊中缝,笑着说:「吶,经本姑娘试验多次,从这儿下手是最方便的。」我意识到她的意图,瞬间脸色发白。

  「噗」的一声轻响,丁兰的手指已经插入我的阴囊,再往下轻轻一拉,就把我的阴囊给从中破开。

  「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

  「骨气!」丁兰毫不理会我,「我说过你不会再有任何性福,这是对你的惩罚」她的仟仟小手直接伸入我的阴囊,一把抓住我的两个睾丸!!

  「呜……!!」我大声叫了起来,这下完了,这个女人活活的用手将我阉割!
  「别叫!」丁兰皱着眉头斥责我,还没爆呢就大声嚷嚷,你们男人可真没用!
  「她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扯着我的两颗睾丸,慢慢把睾丸拉了出来。虽然输精管,附睾都没有破坏,但是由于动到神经,每一下拉扯我都是一阵钻心的抽痛。

  「啊!」「呜!」在我的多次嚎叫后,丁兰终于停了下来,看似很满意自己的活。

  「吶吶,你看,没想到吧,输精管和睾丸神经居然这么有韧性,可以拉出来这么多~」

  此时我浑身湿透是汗,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看着自己被拉出体外、握在丁兰手里的睾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是吧,才这样就疼成这样,我好像高估你了?」丁兰忽又狡诘地一笑,「哟哟,不疼不疼哦~人家给你点补偿吶~」说着,她将我那两颗在不断的施虐中又重新饱含了哗液、肿得足有网球那么大的睾丸,塞入了她的阴唇中!

  「由于被注了药物,我睾丸上分布的一点点的感觉神经,此刻变得极为敏感。所以,我居然能感受到两颗睾丸在蜜穴中被她厚厚的肉褶不断地夹起、放松!
  这真的是——太爽了!我不禁「啊啊」地呻吟起来,丁兰媚笑道:「舒服吗?
  平常都是你的大老二进去happy,也该轮到幕后英雄享受下了~「她坐到我的身上,又用阴唇摩擦起我的龟头外侧,」嗯……哦……爽吗?爽不爽啦?!「这种销魂的滋味,我一辈子也没体验过;不要说我,这世上有哪个男人的睾丸,能在和身体相连的情况下进入女人的桃源穴中呢?一时间,我忘乎了所以,喘息着说:」好爽,好爽!啊~啊~~「

  由于长时间的施虐和我的男根对阴蒂的摩擦,丁兰脸上泛起了红霞,她用一种变调的媚音问道:「那你还想不想要?还可以更爽的哦~」「要!要!干我!
  干我!啊……「丁兰一阵浪笑,阴唇紧紧贴住我血管暴张的老二,从根部擦到龟头下方,又从龟头下方蹭回根部;同时,她的阴唇不断吞吐夹放着我的睾丸。
  好爽!好想!!但是不能,丁兰避开了我的龟头,导致我到达不了最high处,一直停留在临界点,「让……让我——哦……」

  丁兰不语,只是加快了动作频率。她的阴唇越收越用力,挤压睾丸的快感逐渐变成痛楚,「啊!」我不由叫出声来。

  「啊~~啊~~~」丁兰也叫了起来,不过却是充满肉欲的叫,「好爽~~好爽~~」

  「不!停、停、停!!」我痛苦地哀号。

  「噢~~啊~~啊~~」丁兰疯狂地用我的阴唇摩擦她的同时一次又一次地用她的蜜穴肉壁压榨我的睾丸。我的两颗睾丸不断地挤扁,变形,每一次都接近爆裂的边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极致的痛楚把我残存的力气都逼出来了,但是之前被丁兰捆得死死的,拼了命也无法挣开,我只能徒劳的在她的跨下无助地扭动。

  「不行了……要来了……yeah……」丁兰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内阴一阵强烈的收缩,她突然把我的脸塞进她的巨乳中去用力摩擦,「啊~我给你一次机会,快~」又将我的大老二纳入桃源洞内,连续做数下的活塞运动!
  我原本已经青茎勃动,这几下立时让我进入发状态!

  但是丁兰比我更早一步到达高潮。

  她的蜜穴一阵疯狂的蠕动,甘美的女液喷薄而出,「啊……」的一声销魂蚀骨的浪叫,丁兰猛地坐了下去!我的男根直刺而入,直直地顶向丁兰子宫口,这本因是我这辈子最爽的时候了……

  「噗」「噗」两声轻响,就在精的前一剎那,我的两颗依然连接着神经的睾丸被我的龟头压在子宫口顶爆了!!

  女人支配着男人的阳物,用于弄爆男人自己的睾丸!!

  「啊……」丁兰爽到了极点,紧紧抱着我的脑袋摇摆着身子。我的脸被埋在她的乳房里,发不出声,只能在胸腔里闷吼:「呜捂!!!!!!!!!!!!!!!!!!!!!!!!!!」

  短短的1分钟内,在极端的痛苦中我晕过去数十次,每次又立即在剜心削骨中疼醒过来,继续受面前的女修罗十八层地狱般的折磨……

  ……………………

  ……………………………………

  …………………………………………………………

  丁兰站了起来,蜜穴中溢出满满当当的液体,有她的,也有我的。她从下身里抽出已经成为两团烂肉的我的睾丸,得意地亮给我看。我此刻奄奄一息,要不是药物的作用早已死去多时,只能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

  「你还信以为真了么,我说过你这辈子都不会再爽了~」丁兰甜甜地笑着,当着我的面,用她红红的小舌头把我碎掉的睾丸卷入口中,吃了下去!

  「啊~美味呢……」丁兰挑衅地看着我的眼睛,用嘲弄的口吻说,「本是同根生,相奸何太急~不就争一个地方嘛,至于这样么?啊~当然了,」她嘿嘿地笑,用手摩擦了下自己的阴道口,「如果是争着要进入这里,倒是可以理解啦~果然,男人是最下贱的动物呢……」

  「好啦,这集一定特火!」丁兰穿上衣服,回头对我说,「那么未来的大明星,我有事先走啦,而你呢,就待在这儿,直至血液流光,希望我回来时你还活着——不过也无所谓啦,人家才没有兴趣玩一个没有睾丸的男人……」

  小屋里只剩下我一个,孤零零地被绑在椅子上,大汗虚脱,但是因为神经过于亢奋,全身不断地抽动。鲜血从我被割开的阴囊中不断涌出,但是即使这样,我的男根依旧充血挺立,仿佛期待着又一次的被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