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异世界电影院(第一集)】(黑暗王朝)(1-14)
            异世界电影院(第一集)

排版:zlyl
字数:74978
下载次数: 868





                前篇

  「嗯……啊啊啊……呃……」电脑萤幕上的日本女优卖力的淫叫着,她身上的男子挺动着不足十厘米的阴茎在女穴里进进出出。每次看到这些软绵绵的男子龙飞就忍不住的想,要是老子去拍A片肯定比他们好看得多,至少老子足够长足够大!然后他拿出了十八厘米的大家伙兴奋的对着淫荡的女优打手枪……

  龙飞,十九岁,刚刚高中毕业将上大学的学生,暑假里闲来无事又躲在房间里打起了手枪,手里还拿着姐姐的内裤掏醉的闻着,虽然由于洗过而没有姐姐的体味让他引以为憾,但那小小、薄薄的布片还是引来他无尽的欲望与幻想,电脑上诱人的女优也变成了姐姐,脑海里反覆出现的是姐姐龙依晨被他压在身下操弄的情境。

  这个恋物癖和恋姐癖自从十二岁时无意中偷看到姐姐洗澡之后,就对她那白晰诱人的裸体日思夜想。这几年来姐姐的身材越来越性感勾人,龙飞对她的欲想也越发无法自拔,甚至有好几次姐姐交的男朋友都被他找人偷偷揍了一顿,把好好的鸳鸯拆散掉。

  但姐姐终究是姐姐,拆散她一百次也还是不会找他做男友。

  姐姐明年就大三了,现在也有了一个交往了近半年的男友,这个暑假里天天都早出晚归的和男友混在一起,让龙飞心里酸酸的,可又能怎么样,从小姐姐就对他若即若离,不大爱和他说话,即使是在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时侯她也是和爸爸妈妈聊天,不拿正眼看他。

  龙依晨是那种比较文静一些的女孩,喜欢的男孩也是温柔阳光的那一类,龙飞这种坏小孩类型是她最讨厌的,即使是弟弟她都不假以颜色。只是她又怎会知道,正是喜欢上了她这个不该喜欢的人,才使龙飞变得叛逆的。如果龙依晨不是他姐姐,那么龙飞肯定会竭尽所能变成她所喜欢的样子讨好她。

  但是,不可能,姐姐就是姐姐,弟弟就是弟弟,即使同性能相爱,姐弟也绝不能相爱的。也曾有几次龙飞想学好,刚上高中他期中考了个全班第三,这是姐姐为他补习的结果,当时他高兴的说只要姐姐天天帮他补课,期末他肯定考一个第一,当时的姐姐也微笑着点头答应,可是没坚持几天她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先是隔三差五的有事缺席,到最后干脆就说学业太忙而不再补习。

  藉口,还不是想出去约会而已。期末龙飞全部交了白卷。

  如果不是爸爸妈妈还有点关系,恐怕龙飞只能到九流大学去蹲三年了。虽然现在这所学校只是所三流大学,但也还算颇有名气,而且最重要是离姐姐的学校近,以后没事还可以到她那儿去逛逛。

  龙飞想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下身的快感不断涌来,不由得绷紧了身体等待爆发的一刻。可就在这最要命的时侯,他没关严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姐姐甜软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小飞,你帮我……」

  「靠……」龙飞心里大叫,双手去捂下身怒胀的巨物,可是已经来不及,被惊吓的大棒跳动着,第一波最强劲的黏液直接喷射在电脑萤幕上,正中女优的阴部大特写。

  龙飞背转身,扭头看姐姐龙依晨,显然她也被这一幕惊吓到,睁着漂亮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弟弟。

  「什……什么事?」龙飞僵硬的问道,电脑萤幕上的女优仍作着各种淫荡的姿势,而他胯下的巨物也还一跳一跳的喷吐余精,量多的液体根本不是一双手掌所能捂住的,有很多从指缝渗出滴到地上,空气中满是浓烈的腥味。

  龙依晨只惊愕了两三秒,然后一声鄙夷的轻哼,满脸恶心的表情碰的关上房门走了。

  无论任何一个女孩看见男孩子手淫都会不知所措,也都会露出鄙夷的表情,龙依晨的反应其实很正常,但她却因此埋下了祸根。门外姐姐的脚步声走远,龙飞看看自己满手的黏腻液体,一时间羞愧、懊恼、沮丧以及无措充斥心头。如果是别人还不那么要紧,手淫是青春期很正常的行为,龙飞也不是脸皮特别薄的男孩,爸爸妈妈看到了他绝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但……这是他一直以来偷偷暗恋的姐姐……

  没有任何男孩能忽视心仪女孩的态度,姐姐刚才鄙夷和恶心的表情象利剑一样深深的刺伤了他。姐姐不是每天都到下午甚至是晚上才会回来的吗?都怪自己,干嘛不把门关严反锁!龙飞清理干净之后就坐在电脑面前发呆,心情混乱不堪,如同一团乱麻,一会怪姐姐,一会怪自己,许久都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一转眼间,突然看到萤幕上仍在播放着的A片,龙飞一阵咬牙切齿,心理扭曲的想道:这么漂亮的姐姐我当她是最圣洁的女神一般对待,可是在陌生男人的床上她还不是淫娃荡妇,只怕比这A片里的女优还要无耻,那淫骚的阴穴已不知被多少男人干过,只怕连那小嘴都不知含过几个男人的肉棒了!

  龙飞的心灵瞬间扭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阴暗恶劣的思想就像瘟疫一样在他心里蔓延,想到这些年一直将她想像成高高在上的圣女真的好傻,其实她根本就是一个骚货,一条母狗,人人都可以干的母狗。为什么我还在意那样的贱货,那个贱货根本就不值得我在意!我将她当成女神她不喜欢,别人将她当成泄欲的母狗她却欢天喜地!

  龙飞烦燥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阴暗的思想帮他摆脱了尴尬,却侵蚀了心中圣洁的爱恋,姐姐化身了天使和恶魔在他心中交战,一个是文静娴雅的她,另一个则是淫荡浪骚的她。

  最终萤幕上的女优终于骚完了,无能男子的恶心精液喷射进她嘴里,这个贱人还有滋有味的舔吮着,那副如饮甘露的表情真是贱到无以复加。最后贱货用嘴清理完无能男子的下身之后,说道:「哥哥,你真棒,人家要你以后每天都这样操我……」

  哥哥……乱伦的片子,虽然明知是假的,龙飞却如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乱伦这种故事这H论坛上不知有多少,就算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例子也很多,许多人的部落格上也写着自己跟亲人乱伦的故事,写得有模有样,即使千分之一是真的也是极其惊人的数目。

  他妈的,这世界就是这样,有人想当畜生,有人愿做雌兽,既然她愿意被人当母狗,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也干一下?

  念及此处,龙飞的嘴角已经泛起了邪邪的笑容。

  老爸有一阵时间严重失眠,他书桌里现在还有几片强效的安眠药,只要混到水中让姐姐喝掉……虽然和昏迷的女人做跟用充气娃娃其实也没多大的区别,但光想到可以占有姐姐,他就已经性奋不已,恨不得马上就能趴到她的身上去。
  走到客厅时看见姐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防盗门边放着一个大大的帆布包,不知里面有什么,看起来很沉的样子,也许刚才姐姐就是让他去帮提这个东西吧。看到弟弟从房间里,沙发上的龙依晨只用眼角瞟了一下,继续看着电视,根本没理他。

  哼,臭婊子!这种无视的态度无疑火上浇油,龙飞表面若无其事的走进老爸的书房,心里却已把龙依晨狠操了无数遍,迷奸她的念头也越发坚定。找到那强效安眠药时,龙飞看到这么大颗不容易融解,还特意拿东西碾碎成粉末再用纸包成一小包,放进了外衣口袋里。

  走到客厅里,龙依晨还是直接无视龙飞的存在,可他一坐到沙发上,她就挪动身体远他更远一点,让龙飞更加愤怒,心中暗道:「骚货,连人家的烂鸟都舔过,老子又没性病又没艾滋,居然离你一米远还要作出那副如避蛇蝎的模样,你清高,等下老子要操得你清高不起来!」

  看到防盗门边的大帆布包,龙飞彷佛很随意的问道:「那个包里是什么东西?你今天买的吗?」

  龙依晨瞟了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说道:「是我一个朋友的东西,先放在我这,过两天再来拿。」

  「朋友!?肯定又是哪个奸夫吧!送到府去给人家操了还要让弟弟帮他做苦工,你真贱!贱货!」现在的龙飞心理极其的敏感,无论龙依晨的任何语言和动作都会刺激他,让他更加深心里的扭曲。其实那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寄存的东西,但龙飞固执的认为那是她男朋友的,并且因此妒火中烧。

  两人沉默的坐了不到两分钟,龙依晨就起身回自己房间去了,这又刺激了龙飞一下。看着桌上姐姐喝了一半的果汁饮料,龙飞想也不想的拿出安眠药的粉末全倒了进去,并摇晃了一下,等完全融解了才拿着那瓶果汁去敲了敲姐姐的房门。
  「什么事?」龙依晨在房间里冷淡的问道。

  「姐姐,你开一下门,我有事和你说一下。」

  又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姐姐才慢腾腾的打开房门,一对漂亮的大眼睛略带疑惑盯着他问道:「有什么事?」

  龙依晨的眼睛很漂亮,纯净得不带一丝杂质,如同湛蓝的天空,而瞳仁又黑又亮,会说话一般灵动。

  龙飞酝酿一会,才说道:「那个……姐姐,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显然没想到弟弟会提这件事,龙依晨眼睛里掠过一丝慌乱和无措,偏过头冷声回答道:「我才不……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那你把这个喝了,我才相信你!」龙飞把手中的果汁递过去。

  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这瓶果汁是她刚刚喝过的,又能有什么问题?龙依晨接过果汁喝了一大口后,道:「我已经喝了,你该相信了吧。」

  龙飞很愉快的笑起来,兴奋的道:「你已经答应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绝不能跟任何人说哦,特别是爸爸妈妈!」

  龙依晨冷淡的点点头,关上了房门,而房门外的龙飞已经高兴的跳起来。安眠药发作只要五分钟而已,他特意等了十五分钟才去敲姐姐的房门。这十五分钟就如同一个世纪那么长,老二早已急不可耐的硬起,龙飞心里火急火燎的,隔五秒钟看一次时间,在自己的房间里站起又坐下,一直幻想着姐姐身体的滋味,当终于过了十五分钟,龙飞三步两步就窜到姐姐门前。

  努力的平稳一下自己的心跳和呼吸,然后试探的轻敲了几下房门,里面没有反应,加大了力气再敲了一次,还是没有反应。龙飞试探的伸手去扭房门,喀嚓一声,房门居然没锁。轻轻推开门,一阵属于女孩的清新芳香扑面而来,那不是什么香水或香料,而是女性荷尔蒙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自然温馨,让龙飞深吸了好几口气。

  这是属于姐姐的体香味,而她马上要属于他!

  女孩子的房间到处是温暖的颜色,粉红的电脑桌椅,浅蓝的窗帘,和洁白的床单。床上摆着几只可爱的布娃娃和两个大抱枕,其中有两只小熊还是他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而现在姐姐就抱着他送的小熊正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微蜷着身子,可爱的小脸还有一抹浅笑,恬静得如同天使。

  今天她穿着牛仔裙和有些宽松的白色短袖T-Shirt,是比较可爱型的装束,蜷曲身子后牛仔裙紧紧绷着姐姐的翘臀,勾勒出她无比浑圆的美臀曲线。而她裸露的手臂在这个暑假的烈日下竟没有丝毫晒黑,看起来还是那么晶莹嫩白,龙飞一阵心火大燥,抓过她的小手就含住了她青葱嫩白的手指头舔吻吮吸,轻轻噬咬。

  然后另一只手已经伸入姐姐的T-Shirt内急燥的推开她的胸罩,抓住她一手不能掌握的乳球揉捏起来。不要怪他急色,龙飞到现在为止还是处男,而且又是面对朝思暮想的姐姐,他又怎么能忍耐得住。

  然而这时姐姐却突然动了并呻吟似的哼一声,让龙飞瞬间身体僵住,不知所措的看着姐姐,心脏提在嗓子眼,似乎已经停跳了。不过姐姐却动了一下之后又再无动静,反倒是脸上的那抹微笑更加甜美欢快。

  又过了十多秒,龙飞才终于确定姐姐没有醒,刚才只是无意识的动作而已,僵住的身体放软,心脏跳动得如同擂鼓一般。抹一把额上的冷汗,龙飞回头看看一旁电脑桌上还剩小半瓶的果汁,刚才拿给姐姐的时侯是半瓶,也就是说她只喝了一半而已。安眠药的说明书上说一颗药能让成人睡眠六到八个小时,现在姐姐只喝了一半,会睡三至四个小时?还是浅睡眠,会被弄醒的那一种?

  龙飞不是医学专家,这些问题他根本就不懂,如果要是做到一半时姐姐醒过来了,那该怎么办?她会不会跑去报警告我迷奸呢?刚才满脑子都是在想怎么干她,享用她的肉体,却一点也没想过被发现的后果。现在被一惊吓才稍微冷静下来,现在他可是在犯法,姐姐只要跑去报警他一定会被抓的。

  一时间龙飞萌生怯意了,但一转眼看到姐姐脸上的甜笑之后,他又妒火中烧起来,心想道:这个骚货一定是梦到那些烂人了,那些烂鸟都能操她为什么我不能!

  于是一咬牙,双手动作把姐姐的T-Shirt和胸罩全都脱了下来,露出她D罩杯的丰满胸部。

  几年来无数次出现在脑海中的乳房再度出现在了眼前,现在它已经发育成熟,娇嫩挺拔,那嫣红的一点颤巍巍的动着,彷佛在邀请他去品尝。抓握几下,有些结实的肉感,不像H文上写的十分绵软的那种,但光滑如丝缎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揉搓捏弄肉球几下,嫣红的乳头充血变得暗红,同时也变得更加挺翘。
  接着,龙飞迫不及待的很快脱下姐姐的牛仔裙,露出了里面的内裤,那小小的白色内裤有着性感的蕾丝花边,半透明的,黑黑的一片阴影映在白色内裤上。一直以来,闻到姐姐带有体味的内裤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从来没有机会过,今天终于有机会闻到,龙飞想也不想的扒下姐姐的小内裤就凑到鼻间嗅闻起来。很香,又带点尿液的膻味,仔细看一下,还有几根黑色的阴毛挂在上面,这样性感的一条内裤正是龙飞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宝物啊!

  再贪恋的嗅闻几下,龙飞才想起姐姐本人就在身旁,干嘛还要闻她的内裤?
  迅速脱光衣服,赤裸的龙飞屏着呼吸爬上床,屈膝蹲在姐姐双腿间,将她的双腿M型分开,看着她的阴部。伸出一只手触摸,手指扳开左右两片有许多褶皱的大小阴唇,然后就看见一个被更多小褶皱覆盖着的小孔,并且所有褶皱都随她的呼吸而微张微闭,彷佛真的有生命,并且上面都是微微湿润的,看着来晶莹而诱人。

  这就是姐姐的阴道口!这还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见到姐姐的阴部,兴奋之情无以言表。

  龙飞用手指去摸阴道口,感觉非常软,并且湿湿热热的。手指再伸进去一点,紧窒的蜜道含住了入侵的手指轻轻挤压,似乎要将其驱逐。只是可惜没有感受到处女膜的存在,虽然知道姐姐早已交过好几个男朋友,失去第一次也是意料中事,但龙飞的心情还是失落不已。男人就是这样,永远希望自己是女孩的第一个。
  把手指拿出来,上面沾染着的是姐姐的体液,透明黏滑,靠在鼻端有种迷人的幽香。

  突然龙飞心中一动想道,女孩的阴道口会因性交次数增多而变大,但姐姐的阴道口却闭合很紧,这也就意味着她与男友的性爱史并不长,想到这里龙飞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而且姐姐阴唇粉红可爱的彷佛处女一般,这更让他心情大爽。
  伸出舌头去舔姐姐的阴部,这也是龙飞一直梦想的事情,毫不犹豫的整个含住姐姐的阴唇吸吮舔弄起来,但老实说姐姐的阴唇闭合得很紧,而且更不像A片演的可以将舌头伸进阴道内。把姐姐的腿大大的分开折腾了半天,除了那里闻起来很诱人的味道外,龙飞并没有太多感受。最后他只能放弃对阴部的舔弄,气恼的扶着阴茎对准姐姐的阴部,让龙头在那条蜜缝上轻轻滑动着,然后扒开阴唇找准地方用力一挺。

  龙头就像被一只小手紧紧握住,娇嫩温暖的肉壁挤压着龙头,虽然没有爱液的润滑,但本身有些湿意的蜜道还是比较容易的接触了这位访客的入侵。快感传来,龙飞忍受不住再用力往前突进,那紧窄蜜道被一点点扩张的感觉在心理上的快感远比生理上强烈。

  女生的蜜道天生就是密闭的,想进去就必须用力排开一条路。龟头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让龙飞忍不住微闭双目,轻轻的叹息一声,他可以感觉到姐姐的花园入口处是非常柔嫩的,硕大的龟头在温暖的嫩肉里一寸寸推进、将女性一点点占有的感觉真的很棒。

  再度腰部用力的一挺,龙飞长长的肉棒竟直达姐姐蜜穴的最深处,撞击上子宫颈的嫩肉时肉棒还有很长一段露在外面。这是因为女性阴道未性奋时只有不到十厘米左右的长度,而在性奋的状态下阴道会拉得很长。

  兴奋的看着眼前姐姐的睡脸,她依然如同没有任何感觉的沉睡着,但龙飞的心中却兴奋的呐喊:「我插进去了!我终于插进姐姐的身体里了!姐姐终于是属于我的了!」前篇看着自己的火热大棒终于进入姐姐的身体,龟头感受到她蜜道内温热紧窒的挤压,再加上终于占有姐姐、得偿所愿的性奋心情,忽然间,龙飞竟产生出想射精的激烈感。

  龙飞一时忍耐不住,射精的动作已经开始。

  「操……」龙飞大叫一声,急忙将肉棒从姐姐的身体里抽出,可是已经来不及,跳动的肉棒激烈喷吐出灼热白浆。等到龙飞深吸气,收缩小腹止了射精的感觉时,精液已飞得到处都是,姐姐的身体上、床单上,甚至最远的一发射到了墙上去。

  搞什么嘛!龙飞赶紧找来卫生纸清理到处都是的浊白黏液,不过幸好肉棒虽然射了一半库存,但还是硬硬的挺着,没有就此软下去。但是那些精斑……龙飞看着洁白床单上怎么也擦不干净的斑点,最终无奈的放弃不再管它。

  接着,龙飞再度迫不及待的将姐姐的双腿张开,握着阴茎找到了她的阴道口耸动屁股,兴奋的再度占有了姐姐的身体,体会那种被嫩肉紧紧握住的快感。
  胯部缓缓的向前挺动,肉棒温柔的分开两旁温暖的肉壁,渐渐的直抵深处。终于,胯部触到了雪白柔嫩的少女臀部,龙飞晃动胯部,让皮肤在她柔软娇嫩的雪臀上摩擦着,大肉棒也在这样的旋转下,渐渐深入,直至秘径的尽头。

  粗大的肉棒深深的没入少女娇嫩的花园之中,头深深的顶在阴道的穹部,那里如同一团最柔软的棉花,温柔的含着凶戾的龟头,轻轻蠕动。

  感觉上,虽然刚刚龙飞射了,以至于龟头的敏感度降低,但那也只限于对性快感的感受。对姐姐阴道内那种湿热的紧窒,可真是半点都没错过。阴道里面热热的,带着姐姐的体温,让龙飞有自己要被融化了的错觉,那种舒畅与快美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想深入、深入、再深入,恨不得自己整个人都钻进姐姐那小小的蜜道中。

  而且也许女人天生就是淫荡的生物,姐姐竟然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会越来越湿,龙飞缓慢抽送着,轻轻抽出,重重地插入。蜜道内的湿意越来越多,低头看一下,只见肉棒抽出时被翻起的嫩肉竟闪着点点水光。

  「这样竟然也会湿!」龙飞趴到姐姐的身体上,慢慢加快力道与速度,随着每一下插抽运动,姐姐的丰满乳房开始轻轻晃动,一阵阵诱人喷血的乳波幻出,惹得龙飞含住那嫣红的乳尖不住舔弄,入口一片香滑腻软。

  姐姐下面的那处美妙花园是那样的柔嫩,紧紧的含住龙飞的大肉棒,包容着它,小穴微微的痉挛着,挤压又按摩着他的性器,似想把入侵者推挤出去,又似在渴望肉棒更深、更凶猛的侵略!激烈兴奋的感觉让龙飞如同进入了梦境,脑中一片模糊,死命的干着身下姐姐的美妙肉体,被她狭窄的花径摩擦得喘不过气来。
  随着抽送的加快,龙飞也越来越渐入佳境,一直持续抽插在姐姐的阴道,终于到达最后射精的阶段。

  多年来,无数的日子,以往都只能在自慰中想像的地方,现在终于可以让自己任意进出,甚至随意的爆发生命精华,性奋无比的龙飞再也忍受不住,紧紧抱着姐姐的肉体狠狠干着,肉棒肆意蹂躏着两片柔软的嫩肉,进出极快,那张小小的床不堪承受,发出吱吱呻吟。

  最后在极度的舒爽中,龙飞狠狠干进姐姐身体最深处,顶着子宫颈的嫩肉强劲的喷射着,爆发出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快感。肉茎收缩再膨胀,喷吐着灼烫的精液,力量强大的冲击在姐姐的身体深处。播种的快感如此强烈,龙飞的脑中一片空白,陷入那种连大脑都在颤抖般的快乐中。

  那精液的量如此之多,喷射的时间彷佛持续了一世纪,龙飞感受着射精于姐姐阴穴内的力道,这种的力道是以前自慰射精时完全无法比拟。这绝对是纯粹快感带来的纯粹力量,非常强烈,有种把全部的体力,全部的生命毫无保留的挥洒入姐姐身体里面的感觉!

  最终射完时一阵阵疲惫袭来,龙飞软软的倒在一旁呼呼喘气,连一个手指都不想动弹。姐姐滑腻柔软的身体就在身边,看着她仍微笑着的脸,想起她的身体里面被自己的精液灌满,龙飞心理异常的满足。

  姐姐,终于属于我了……

  悠悠的,龙飞睁开眼睛,看到姐姐近在眼前的恬静小脸时,有一瞬间他还以为是在梦中,但他马上闻到了熟悉的精液浓臭味道,想起自己迷奸姐姐的事情,不由大惊。急忙爬起来看看姐姐床头的粉红KITTY小猫闹钟,现在是中午两点多,还好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而已,按照龙飞的想法,姐姐至少还要睡两个小时才会醒来,于是又放心躺回到她身旁,抱着她,享受她身体的柔软和馨香。
  姐姐还在睡梦中,眼儿紧闭而长长的睫毛像两排梳子一般合着,嫣红的乳尖孤零零的挺立在空气中诉说着委屈,两只脚并拢着,乌黑而柔长的阴毛在大腿根部茂盛地覆盖着那少女神秘美妙的部位。

  女性的身体好娇小,虽然165CM的姐姐身高到他耳边,可是搂在怀里时还是感觉她如同小猫一样,而且很轻盈的样子,不会觉得有重的感觉。面对面的抱住姐姐,鼻端嗅闻她发间的馨香,手掌抚弄着姐姐曲线玲珑的背部肌肤,下面软掉的肉棒贴住她滑嫩的大腿,而且胸部也感觉到她丰满乳房的压迫,那种肉肉的感觉立刻又让龙飞硬了起来。

  「再做一次应该没问题的吧!?」龙飞看着姐姐沉睡的脸踌躇想道:「刚才那么用力干她都没醒,安眠药应该是很有效的了。这次射了就马上收拾清理,时间应该还够。」

  越迟疑不决,下面就越硬涨得厉害,最后龙飞一咬牙想到,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再享受到姐姐的身体了,现在能多做一次是一次。于是爬了起来跪到姐姐的两腿间,把她的两条大腿再次大大的分开。

  龙飞这时才发现刚才射的量实在太多,姐姐的小穴根本就装不下有很多已经倒流出来。不过幸好刚才有拿她枕巾垫在下面,否则流到床单上就很难收拾了。
  龙飞用手指拨开姐姐的阴唇,里面滑腻腻的,还会有一点点乳白色精液流出来,看来姐姐的小嘴还没有把刚才的精液消化完呢!

  姐姐阴道口旁的两片小阴唇很娇嫩的样子,因为刚才龙飞的激烈抽插,现在竟然有些微微红肿。阴道口也如同有生命般,会因为她的呼吸作用而随着小腹起伏一起微微张大又收缩。里面因为还有精液而显得湿答答的,异常淫靡。

  看到这景象,龙飞更加性奋,扶着肉棒对准那个小小粉红色肉洞轻轻一挺。因为已经很润滑的关系,龙飞一下子就进入了一半,几乎已经顶到姐姐的子宫颈。
  「姐姐,我又进来了!弟弟又插进你的里面了!你这里面好温暖、好紧、好舒服,我真想一辈子都这样子拥有你!」龙飞贪婪的望着姐姐的睡脸,心里大声呐喊着,用力一顶已经到达姐姐的深处。

  撞击到那柔软的嫩肉的感觉好美,龙飞忍不住心中狼嚎。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姐姐含糊的呻吟一声,张开了迷蒙的大眼,先是毫无焦距的四处扫视一下,然后突然睁大眼睛定定的看着身上的弟弟,小嘴张开成圆形,一时间不知身处梦境还是真实。

  怎么办?龙飞也惊慌失措的看着姐姐,安眠药竟然失效了,姐姐只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过来,而自己竟然还深深插在她的身体里面。完了,完了,她要是告诉爸爸妈妈怎么办?要是报警怎么办?

  「啊……你……你在做什么?」反应过来的龙依晨首先就是大叫了一声,再伸手去推拒压在身上的龙飞,然后才是骇然的发现自己已经被他脱掉了衣服。
  一不做二不休,已经被发现了怎么也要干到底!龙飞恶从胆边生,一双大手抓住姐姐反抗的手腕压在她头顶,用身体紧紧制住了姐姐,下身凶狠的挺动起来。而这一下又令龙依晨发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实:自己竟已经被自己的亲弟弟插入了身体里面!!!

  「姐姐,不要喊,我已经在你里面射过一次了,只要再一次就好!不要反抗,我好爱你!」龙飞一边快速的抽插着,一边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放开我……我是你的姐姐……」龙依晨激烈的反抗着,可是娇弱女孩的力气在龙飞这运动健将面前就如蝼蚁一般,丝毫不起作用。最后龙依晨气得已经哭了出来,哽咽道:「你这个禽兽……我是你姐姐啊!放开我……救命……放开我……」

  叫救命也毫无作用,楼上楼下都是早出晚归的上班族,而隔壁是耳背的老婆婆,况且房间隔音效果显着,姐姐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甜美的喊叫声只能更激起龙飞的兽欲而已。

  「姐姐,再用力叫,我是不是很棒!比你的男朋友怎么样?我爱你,从小就爱你,为什么你感受不到呢?我比所有人都爱你!」龙飞顶撞着姐姐的身体,如此用力,连床脚的都发出碰碰的抗议声。

  狰狞强悍的大肉棒刮蹭着娇嫩的肉壁,秘道内与主人意志无关的蜜汁开始汹涌渗出,在龙飞迅速抽送下发出滋滋水声。虽然龙依晨很抗拒,可是身体不会骗人,在龙飞抽插过程中,秘道里那个粗东西在里面激烈摩擦,阴道壁能充分体会那硕大龟头的形状,肉冠刮过蜜肉时感觉特别刺激、舒服,而且子宫颈口处也能感觉出龟头的沉重撞击,每一次都发出令人酥软的微麻电流。

  每顶一下,龙依晨就觉得身体挣扎的力量减少一分,到最后软绵绵的不由哀求道:「小飞,我是你姐姐……不要,你放开我,你这样是在乱伦……」

  「要乱伦刚才已经乱了,不在乎再多一次!姐姐里面好紧,我好想要!」女性清醒和没有意识时的肉体完全是不同的两种感觉,现在龙依晨扭动躯体想逃避而使得秘道产生扭曲和痉挛,所产生的快感也更加剧烈,完全不是刚才沉睡时所能比拟。

  下体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棍在捅,虽然龙依晨有过性经验,可也是一两次而已,况且男朋友的那根也绝没有弟弟的这么长这么粗,两人相比根本就像小孩和大人,根本没有比较的可能。感觉自己下面娇嫩的蜜肉要被烫化般,阵阵异样传来,龙依晨骇然发现自己居然有要尿的冲动,不由皱着眉头,哀声求道:「你……这是在强奸,小飞……你只要现在放开我,我就不告诉爸爸妈妈……」

  其实龙依晨哪里知道她所以为的尿意根本是高潮将临,只有几次性爱的她从未高潮过,所以以为性交只是抽插几下,比较有兴奋感觉而已,从不知有潮喷这回事。而今天在弟弟直进直出,高频率的抽送速度下,很快就有了高潮的感觉,可笑的是她还以为自己要失禁,而苦苦忍耐那种尿意。

  「姐姐刚才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了吗?不能说话不算数!」
  「我……没有……嗯……」被深深顶到的龙依晨忍受不住哼出一声娇吟。「我什么时侯答应了……」

  「我拿果汁给你的时侯!」龙飞发现姐姐已经有快感,要忍不住呻吟时更快更用力的抽送起来。

  其实在高频率抽送下,男人往往坚持不了几分钟,很可能在女性高潮之前就先射掉,但今天龙飞已经射过两次,敏感度比较低,所以才能在这种直进直出方式下坚持住。

  「你……」龙依晨傻掉,他不是要她保密手淫的事么?一分神间,阴穴里令全身酥麻的电流席卷而来,尿意再也忍耐不住。「小飞……放开姐姐……呜……呵……」

  已经来不及了,下腹一阵阵痉挛传来,热热的液体尽情的喷射出去,令龙依晨羞耻得闭上了眼睛。但是……失禁的感觉好舒服……

  更令她羞耻的是自己的腿竟然在这一瞬间死死的纠缠在弟弟的腰间,挺着腰,迎合着他最深的撞击。

  被热热潮水冲刷的龙飞也身体一激灵,射精的感觉袭来。被高潮得弄得有些迷糊的龙依晨没有感觉到弟弟射精的徵兆,等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强有力的射击已然开始。

  「不要射在里面……呜……拿……拿出来……啊呵……」膨胀变大的肉棒强劲的喷吐着烫热的液体,黏液射在子宫颈上的啪啪声都彷佛能听到,力量是如此强劲。娇嫩的子宫被一波波灼热液体无情的冲击,龙依晨的身体一阵痉挛扭动,嘤嘤的呻吟着,清纯可爱的绯红脸蛋上则是一片迷茫,她被这股热精一烫,忍不住仰起头来发出娇嫩的尖叫声,泪水接着不断流出,在这一瞬间再度达到了高潮。
  混着乳白精液的花蜜从他们交合的地方流出,使得美丽的花瓣一片淫靡。
  「呼呼呼……」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人兴奋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龙飞无力的倒在一边,而龙依晨还是保持着双腿大大的分开的样子,体会着身体里高潮的余韵。

  足足安静了有一分钟之久,然后龙依晨慌乱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连下身还流淌着精液也不管了,直接穿上内裤套上裙子,最后一边穿T-Shirt,一边拉开房门冲了出去,连没带胸罩也不理会。

  傻傻看着的龙飞这时才突然似的惊醒过来,手忙脚乱穿上衣裤冲了出去,但追出楼道里时,电梯门已关上,往下去了。

  姐姐要去报警!

  龙飞惶恐不安的想着,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楼梯追了下去,可惜就算他是运动健将又怎么跑得过电梯,气喘吁吁的到一楼时电梯里已经空无一人。跑出小区的外面,只见姐姐已经到了街对面,一边走一边低垂着头,似乎在哭泣的样子。

  一定要阻止姐姐!六神无主的龙飞只有这个念头,也不管斑马线的交通灯是红灯,直接就跑了过去。

  「吱——」汽车刺耳的刹车声音传来,碰的巨响,龙依晨愕然回头时,却只见躺在马路中间的龙飞满身鲜血,一双眼睛还无奈的望着她……

  一个故事结束了,另一个故事才刚开始而已。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