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性斗士传说】(1-4)
               性斗士传说



                第一话

  故事就发生在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世界裹面……

  这世界是由五块主要大陆和一些小岛合共三个国家所组成,当中最强大的国家可算是利斯卡王国,也是建国最长的一个……

  足足有一千二百多年。

  其次的分别是亚卡达和加拉巴两个国家,而民间一直也有一个传说:「当血红月亮挂在天空之上,魔族必会再次降临这片大地!」

  相传上古世纪当时世界只有两大种族,分别是神族和魔族,两种大战足足长达八千年之多,最后神族把魔族打败……世界得巳和平,人们也一直认为人类是当时神族的后代……

  在森林道路裹正有一辆马车正在高速地行驶着,一名三十多岁看上去风吹鸡旦壳的人惊叫道:「大人,刚刚偷袭我们的是什么人!?」

  「管他妈的是什么人,卡利!叫车夫快快进城!」车上另一名中年男人也随之答道这中年男人一身衰相一看也知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这时马车正急速撞向一棵大树,中年男人就在危急关头时急急跳下马车,可怜的车夫和卡利连同马车正和大树撞个正着……一片血肉横飞……

  中年男人什么也不理,只是一直向前跑着,这时一度黑影从后追致,中年男人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冲着我而来!?」

  一把年轻男声淡淡地道:「我只是受人钱财今天来取你性命。」

  中年男子惊慌地道:「他们比多小钱你,我给你双倍……不不不……我给你三倍,你放过我就是了!」

  年轻杀手随之道:「你当我「杀手之男」是九流杀手吗,我可是十分专业的!」
  「你……你就是杀……杀手之男!?」中年男人面如铁青地道出。

  说话才刚度出,只见中年男人的头颅而滚在地上,连惨叫也未能发出巳变成一个死人了。

  时间巳去到隔天早上,我色迷迷地看着睡在我身边的女子,这女是昨夜在夜店泡回来的,可能是有点醉意……昨晚足足干了她四次。

  也可能是刚睡醒,小弟弟也企得高高的……

  男人就总是喜爱球类活动,当然我也不会例外,我伸手摸进她的上衣,她的奶子不算很大只有三十四左右。

  但出奇地屁股很大……有够怪的身形,但玩狗仔式就十分识合了,我一口把她的奶头含在咀裹,而右手就在玩弄她的小洞穴……

  从她身体给我的反应看来,我知道她巳经醒过来了只是一值在装睡,给我高超的指技玩弄的小穴这时也变得湿湿的,而她的呼吸也开始急速,应该是在享受着小穴给玩弄的快感,淫水正从小穴裹流出,这时的我开口道出:「没起身吗!?反正有点饿那只好到大街上吃早餐了!」

  她立时道:「不要啊,你不干我吗?人家现在很想要啊……」

  我二话不说一顶,小弟弟立时进入了她的小穴,她到不及反应只有「啊……」一声,我九浅一深的进攻着小穴,四十多下后,小穴流出白白的淫水,「好……好……快……用力顶啊……」只见她面色红红的淫叫着……

  「这么快就到了吗!?」说话的同时我把动作也停了下来。

  「啊……不要停……狠狠的干我……我快要到了……」听到她这样的求着,我也似是有点满足地再次抽动小弟弟狠狠的干她小穴。

  「啊……很劲……呵……啊……到……到了……人家要飞了……不要停啊……」只见她腰子向上一弓到达了高潮,我也忍不住把精液射进这个女人深处男人天堂。
  干完晨早第一炮我和这位一夜情人道别后来到街上,这裹是位于利斯卡王国南方的一坐城池名叫理嘉城,由于理嘉城是一个很出名的海港城池,人们又称之为海港城,理嘉城作为进出口发达的城市,所以这里也有很多来做生意的商人,但因为城内经常有很多三教九流的人出入,商人们大多会请保镳保护免得给人老笠……

  啊不是不是……是打却才对,而我正正就是干保镳这一行的,不要小看保镳这一行,要是身手好而又出名的保镳,他们通常都是保护一些达官贵人,相对地保护费也收得很高,这类高级保镳也有人俗称为G4,至于为什么要叫G4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的名字叫拉斯。路德,怪怪的名字,今年廿十二。

  当保镳这行巳有五年时间,现在是一个有国家资格认可的初级保镳。(我好像没有说过我是高级的啊!)

  正当我慢无目的地闲逛狂大街时,身后传来一声大叫道:「拉斯!!!」
  叫喊着我名字的是一名女孩,身穿一身轻装,腰间两边各佩带一把短剑。
  而她正是比我小三岁和我青梅竹马的好友佩丝。歌德。

  佩丝的家族本来就是开餐馆的,而且是很出名,分店遍及利斯卡王国多个城池……名字好像叫作歌德餐厅……喔……是餐馆才对……

  佩丝有一个比她大五年的哥哥叫作洛伦。歌德,但他们两兄妹只对剑术有兴趣,从不管理家族的饮食事业。

  而洛伦七年前更加离开家族说要为着什么修行剑术而流浪国外一去不反,我一直也想学他这样子去国外修行,但我当然不是去修行剑术,而是去淫荡国外搞搞女人……嘿嘿嘿!!

  「你也争气点吧,当保镳都五年了,到现在还是初级保镳,难道你没有想过要进升中级保镳吗!?」佩丝道。

  「考取中级保镳资格很烦人的嘛,要人家大老远跑去首都考试,倒不如去夜店泡泡女好了!」我边挖鼻屎边说其实佩丝也说的有道理,虽然她只是半全职地当保镳两年,但她在年头巳考取中级保镳资格,剑术巳达九段,而剑术又分为廿十段……

  头一至四段实力大约是一名普通剑客,打个比喻站在对面那些城卫一般就是这个水平。

  五至八段实力就相等于一个城卫兵队长,在大多人眼中巳算是用剑好手。
  九至十一段者可说是剑术高手,中级杀手实力大至上就是这样。

  十二至十五段就是高级杀手和高级保镳的实力。

  十六至十九段是高手中的高手……即是高手啰,也有人叫作剑圣,至于廿十段人们称之为「战神」!!!

  相传神魔两族有很多也是有廿十段战斗力的,更加有为数不少的实力超过廿十段以上……(一群怪兽-.-#)

  是不是很有兴趣想知道本大爷实力如何呢!?

  叮!答案是:「本大爷是用刀不用剑的,而且从没人见过本人用刀」(读者:@##$$%^@……)

  佩丝没好气的说:「你不如和我一起用剑好了,现在这年代也没有多少人用刀了……老土得很。」

  我装出一个帅帅的表情道:「你不觉得男人用刀的话才有型吗,用剑的话有点娘娘腔了!」

  其实我的佩刀一点也不老土,刀身修长大约只有三只手指阔,长四尺多,要不是刀身弯曲的话,看上去也有点像把长剑吧。

  佩丝认真地道:「你有没有听说昨晚的事情!?」

  「我没有偷窃隔离街小咪咪洗澡啊,只是拿了她的奶罩嗅了两嗅……」说话的同时我感到一股杀气……

  (!!@#拍拍拍……)

  「你不知道吗,本城黑道首富高乐士死了,是今早在城外森林发现的」
  「谁干的好事!?」

  「从现场所见,城卫说行凶者很大机会是单独一人,大有可能是高级杀手干的。」

  「高乐士好说也是剑术七段,要轻易把他杀死,凶手真的一点也不简单。」
  我也开始认真地道和佩丝急急道别后,我一个人走到保镳工会看看有没有生意……

  保镳工会是给保镳们和发标者沟通和做生意的最佳桥梁。

  而我在标板上看见了……内容如下:现招请一名保镳护送一名女士由理嘉城至首都力克城,薪酬10个金币。

  反正闲着没事干就当顺道去考中级试好了。


                第二话

  我巳约好了委托人,两天后相约在城门出发,由于没有见过面,所以暂时只知她名字叫仙露云,好像是个少女来的,而行程她会带同两名仕女同行,一男加三女的简单任务,若然她是个小美女的话,那实在是多么的好呢,一想起今次任务小弟弟也硬了一点。

  这两天时间怎可白过,一于来个最后冲厕……是冲刺才对。

  虽然是两天后的事,但因为要用一天时间打点一下装备和养足精神,所以只有今晚可以出去鬼混。

  今天晚上我和平时一样独个儿跑来酒馆,为的当然不是手中那杯屎水,真正目的绝对地为了泡女,今天我坐在店内的一角像开了雷达一样,四处打量店内每一处。

  吧台前正坐着一个身穿红色连身晚装的女子,机不可失,我一个箭步走到她身后叫道:「小姐,你好……」

  真系唔叫由自可……一叫无晒火……系欲火个火,由于她一直也是背对着我,所以我不知她容貌如何,她把头转过来时,我简直连昨晚吃过的饭也想喷出来,天啊这女和如花有什么分别啊〉。〈我也急急说着:「不好意思认错人了……打扰……」

  说话的同时,我听见不远处传来几下笑声,我也寻找着笑声来源,发出笑声的是一名年约廿七、八岁的女子,我也上下打量着她,这女子一身低胸装,好一件惹火女郎。

  我开口道:「一个人吗!?我叫拉斯,小姐你呢?」一句老土的开埸白只见她点点头道:「对喔!」

  我也好不客气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就这样我们就开始谈了起来。

  她叫芭比,家中是做豆腐制品的。

  我们闲谈了三十分钟后,芭比说要去小便,我当然乖乖的坐着等她回来,这时有一名样样衰衰的家伙走过来问道:「先生要买包吗!?今晚保证你有乐子。」
  只见他拿出了一小包白色粉末,上面写着:女仕专用!

  好明显就是一包春药,我也答道:「几钱!?」

  「两个银币一包!」

  「贵了点吧,我怎知这小东西行不行!?」

  「用过的人个个也叫好,它特点是无色无味无泡,加进饮料内神不知鬼不觉……」

  「多买几包有得平吗!?」

  「十个银币六包。」

  「十个银币六包!?八包才差不多太贵了。」

  「好了好了,计你便一点十个银币七包好了。」

  「好,成交!」

  付出十个银币后,那个样衰男也离开了,见芭比还没回来,我偷偷把一包加进她的酒裹,扮像没事发生。(今晚吃硬她豆腐了……嘿……嘿嘿)

  而芭比这时也回来了,我们边喝酒边聊天,她当然喝着这杯女仕专用了(心中再次淫笑……呵呵呵)

  过了不久药力开始发作,我看见芭比面上有点红,身子也有点坐立不定,我也示意离开,这时她道:「我想我喝多了,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我就住在这裹不远处,大约五分钟路程。」

  我一面正气地道:「现在是夜深,你一个女孩子也不方便独自回家,我送你好了!」(奸计成功!)

  好不容易终于来到她的家门前,这时我巳经看见芭比一面通红,芭比是一个人独居的,所以我也借意道:「我想我也喝多了,可以借用你家的厕所小个便吗!?」

  她当然也答应给我进去小便……

  我在小便过后从厕所步出客厅看见芭比正软软地坐在椅子上,我有心地扮作无意用硬硬的小弟弟撞了她手臂一记然后坐下,「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家,打扰你了。」我道出这时正受春药煎熬的她全身通红,呼吸有点急促,加上刚刚我用鸡巴撞了她一下,芭比现在大概有强烈的身理需要,这时她迷迷糊糊地道:「留……留下来陪……我……好吗!?」

  未等我回答她巳向我吻过来,我们相拥地湿吻着更互相帮对方脱下衣服,她身材十分好,奶子大大腿也很修长,皮肤白白滑滑的。

  我用手玩弄着大奶子,她也开始细声地呻吟着:「唔……唔……唔……」
  我的咀巴一直吻着向下移,双手把她的两腿分开,只见小穴出面湿湿的充满淫水,我也开始用舌头轻轻玩弄小阴蒂……

  「啊……就是这裹了……啊……不要停……啊……」芭比淫叫着道这时我改为用吸啜的,没消一会,她身子震动着相信巳高潮了,「啊……你……好劲啊……啜……啜得人家快死了……啊……」

  我也说:「想要我的鸡巴放进去吗!?」

  「不要玩人家了……人家好想要……好想你把鸡巴放进小穴啊!」

  我手握小弟弟上下的在小穴洞口打圈。

  「啊……快……快点好吗……人家真的受不了……!」

  鸡巴慢慢的进入小淫穴……三分一……二分一的……其间还有不小淫水在穴边流出来。

  「你好……好大啊……啊……快一点……深一点……啊……」

  小弟弟高速地进出小穴,淫水不断地流出来。

  「啊……啊……啊……快干死了……干死人家了……啊」芭比不停大叫着大量阴精在小穴内喷射出来,她又一次高潮了,但她的双脚还是把我的腰紧紧夹着,我也大力大力地干她,六十多下后,阴精再次在小穴喷出,而且芭比还强烈地震动着又一次高潮。

  这时我也把大量精液射在她的淫穴内……

  在森林小道裹正有为数三十多名凶神恶杀的男子把我们四人重重围困,我也万万想不到这不幸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站在我身后分别是我今次要护送的人仙露云小姐和她的两位仕女,仙露云年龄看上去应该只有十八,眼睛大大的样子十分可爱美丽,从她的衣着看来相信是出身在王国的一些富户,而她的身材也好好,一对大奶子挂在胸前,完全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而她两位仕女样貌也不太差,可能年龄比仙露云小,心口两团肉不及她们家小姐般伟大……(流口水中……)

  本来以我的身手要对付十个八个山贼绝对无问题,但要在要照顾身后的三位小姑娘,再加上对方人数实在太多了,有够恶搞。

  而正当我苦恼之际,身后的仙露云……


                第三话

  只听见身后的仙露云带点惊慌道:「拉斯先生没问题吗,他们个个都恶形恶相,我好害怕啊……」

  「放心吧仙露云小姐,只是一群小山贼,事情很快会解决的了。」我装作冷静地说着。

  经我一说后,看得出仙露云面上的表情没先前那么紧张,此时我也急速转动我的脑子……

  过了不久……我大声叫道:「你们带头的是谁!?」

  山贼群中一名带着黑色单眼罩的男人认声答道:「就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敢问阁下大名!?」我还是装作冷静地说

  「大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人称独眼龙拜恩,把钱和女人放下我可以考虑收你做小弟!」

  好一条单眼虫,这家伙说话前有用脑袋的吗!?

  「拜恩兄,今天你们一班大男人欺骗几个小女孩算是什么英雄所为。」
  「小子那你想怎样!?」

  「我有一个好主意,我两单打独斗一场,你胜过我的话钱和女人你拿走,我再叫你一声好大哥,不过若然我胜的话……」

  我故意不说下去,留心观察拜恩的每一个动作盘算着,此人身高七尺有多,手臂恐武有力,手上也不见有拿武器,相信是精于体术型的怪力男。

  「哈哈哈……你认为你这小子能胜过我吗!?」拜恩大笑地说着。

  「那若然我胜的话,我只要你保证我们可以全身而退,再叫叫我一声大哥就可以了,条件不错吧!?」我道。

  「好!我就给你这狗咀巴打得讲不出话回来。」

  人头猪脑即是人头猪脑,单打独斗的话我才不怕你,这时我在仙露云耳边快快交待几句后再转身走出去。

  我和拜恩站在一棵大树前相对着。

  我面上充满自信的说着:「你们这群山贼最近很穷吗,手上连武器也没多个!」
  「对付你这小子我空手就可以把你活活打死了!」说话的同时我看见拜恩的鼻孔同时喷烟,看得我很过瘾。

  在他说话的同时我拔出佩刀,拜恩也向我狠狠地打出一拳,单单感觉他打出的拳风也知拜恩的力劲大得恐怖,我把身子一侧,成功避过这一拳,他的拳重重地击在我身后的大树上,我眼巴巴的看见这廿十多尺的大树立时连根拔起朝地上倒下……

  拜恩接连地再向我打出三拳,我不敢硬碰只好加快速度全数避开,这时我也看见他出现一个小小的空隙,我紧紧握着刀子向他打横的擘过去,只听见一声铁撞铁的声音,拜恩硬生生用护手挡下我的刀,相信他的护手是用精钢所做,但我的刀也不是普通刀子,护手给我的刀斩入两分多深,如果他的护手是普通贷色的话,相信拜恩现在要改名做独臂龙了。

  「小子,你的刀子不错,加个注码吧……我胜了刀子也留下怎么样!?」
  「好!不过我对你的手臂没兴趣,但对你的护手我还是比较有兴趣。」
  拜恩暴喝一声使劲地冲向我来,我也用刀子作出前刺,奇怪的事发生……
  我只感到背后遭人重重一击,拜恩的速度竟然提升了但力量没有减退。
  我滚着的飞前三十多尺才停下,口中不停吐出鲜血,相信这一拳给了我很大的创伤,在我着地不到半刻,拜恩再次冲前向我打出一拳,由于我刚刚受了一记重拳实在不能再作闪避只好用刀子档格,拳劲把我打退十多尺,想不到这条单眼虫竟把我迫到如此地步……

  一股杀念在我的脑子里暴发,拜恩也感到这杀意不敢上前,我慢慢地站起身子,由原本的双手改为单手握刀,刀尖向地。

  我现在的架式正是我的家传刀法起手式-入魔。

  其实我家的刀法人们一直也认为是不祥的刀法,这也是我绝小在人前用刀的原因。

  之所以说它是不祥刀法,是因为一旦使用这刀法时脑子只会存在杀念豪无人性可言,直致把对手完完全全地杀死才会停止,所以这刀法又名恶魔之刃。
  我的双眼通血,身子也发出红色光芒,空气里只存在着杀意,我的意识也开始减退,眼睛看得见的东西巳慢慢变成红色,心里只有杀死眼前这家伙的欲望。
  拜恩也作出奋力的一击打向我身上,一拳……两掌……三拳……是高速的五连拳!

  这是我消失意识前最后看到的画面……

     ***    ***    ***    ***

  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一个可爱面容,一对大大的奶子正压在我的头颅上,「拉斯先生……拉斯先生……你没事吗……」

  叫喊着我的正是仙露云,只见她紧张得快要喊的样子。

  「我……我怎么了,在什么地方!?」

  只见仙露云擦擦眼眶的泪水道:「你受了重伤睡了足足一天才醒过来。」
  「对了!山贼呢,他们在哪里!?」我回过神地问道。

  「通通死光了,只有那个叫拜恩的头目逃走了。」

  「什么一回事,可以祥细的告诉我吗!?」

  「在你给拜恩打致重伤吐血时,一阵红光在你的身上出现,之后你就像发狂似的把山贼通通的斩杀光了。」

  我也想起了,刚刚我是用了入魔。

  「那么你们都没事吗!?」

  「我们都没事,只是给你吓死了,因为场面太恐怖了,我的两名仕女也当场晕倒了。」

  我望向仙露云的两名仕女处,她们望我的眼神都带着惊惧,「你们不要怕了,现在什么事都解决了,但我的身子也受了重伤,要快一点医治。」

  虽然我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我知我受了不轻的内伤,所以提意前往最近这里的费比城医治伤势,离费比城的路程有两天多,这两天三女一直也小心的照顾着我,受伤虽然苦,但有这三女一直照顾确实是人生一大乐事,只是原本由我来保护的她们,反过来要他们来照顾我实在有点怪怪的……

  只有半条人命的我在三女照顾下终于来到费比城,就在我们进入城门时竟给城卫兵……


                第四话

  城卫兵在我们步入城门的一刻把我给拦绝着,神色紧张地在我身上打量,这时我只好出示国家认可保镳的证明文件,但其中两名城卫兵竟把我捉着道:「最近全国不停发生神秘杀人事件,有消息指杀人犯是一个年约廿十多岁的年青杀手!」
  我也随之答道:「那你们为什么把我捉着,怎样说我也是个国家保镳啊!」
  「他这三个月里巳合共杀死了四十多人,国王也下了命令要全力捉拿。」
  「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就是那个神秘杀手!?」

  「死者全都只有一个致命伤,头颅给人一刀斩下十分干脆利落,相信杀手是用长剑之类的武器。」

  天啊!不会因为我是用长刀的关系吧,巳经身受内伤了,现在他们竟当我是全国通缉杀人犯!

  「从杀人手法看来,我们认为连串凶案应该是同一个人所谓。」

  「你们只是看见我身上的长刀就把我当成杀人犯!?」

  「杀手最近一次杀人是在五天前的海港城,由海港城至费比城的路程大约需要四天至五天的时间。」

  现在我也想起五天前我的好友佩丝确实对我说过有杀手在海港城外把黑道首富高乐士杀死了。

  就在城卫兵把我带走的一刻,仙露云正想上前阻止他们,我示意她不要冲动的道:「仙露云小姐你们先在城里找间旅馆暂住,怎么说我也没有杀过人不会有事的,相信他们很快会把我放出来。」

  仙露云带点担心地对我点头答道:「拉斯先生你要小心点!」

  城卫兵把我押到城里的牢房关着,想不到年青……英俊……上进……爱国……的我竟要过铁窗边沿的生活。

  牢房里还关着数名犯人,其中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我眼超超的道:「小子你衰什么的!?」

  「唉,他们说我可能是杀人犯所以捉了我进来。」

  「我叫巴夫,小子你呢!?」

  「拉斯!」

  巴夫的做型可谓相当骑呢,留着一头黑色到肩的长发下巴留了灰灰白白的羊咩须,穿着一件白色红波点上衣,下身侧是短裤加一双光管脚。

  这时我也开始留意着四周的犯人,其中一人样子长得和老鼠一样……

  「他是衰老爆的。」巴夫在我耳边道。

  「哈,怪不得一副老鼠样,那么在最角穿蓝色裤子的那个呢!?」

  「这个家伙是衰老笠的,专老笠阿婆。」

  「阿婆都老笠捉佢出去打靶啦!」

  如是者我们一直的聊着这些犯人是哀什么的,这时我也好奇的问巴夫:「为什么你好像很熟识这里似的!?」

  「当然熟!我在这里快两个月了。」

  「吓!怪不得你这么清楚了,但你是衰什么进来的!?」

  「我只是在公园和美女打打野战,他们就说我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捡再加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

  和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即是衰十一,这个四十多岁的阿叔竟然衰十一!
  由于在牢中没事干十分无聊所以我只好睡睡觉,就在深夜时……

  巴夫把我拍醒了,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和人一样高大的麻布袋。

  「老友食宵夜喇!」

只见巴夫从麻布袋里拿出一碟豉油鸡、一盒炸薯条、两只乳鸽、三串鱼旦……
  仲有两支红酒!

  「大叔你是在什么地方弄来这些食物的!?」我用佩服的眼神望着巴夫道。
  「当然是从外边,难道你认为是我拉出来的吗?」

  「我就是想问你是如何出去外边弄这些东西回来,我们明明就是给人关着的。」
  「呵呵,老子我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只是我认为这里环境不错,所以才呆在这里。」

  原来巴夫是个傻瓜来的,我也不和他客气大口大口地吃着,就在我们饮饱食醉之际……

  巴夫走向大麻布袋起势地找,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他拿出一个吹气娃娃道:「这个是我刚刚回家拿出来的。」

  饱暖思淫欲,想不到大叔也是个好色鬼,此时他再道:「放心,我也留了一个给你。」

  「多谢你的心意了,但我对吹气娃娃实在是没有兴趣!」我没好气的说着。
  但他完全没有理会我的说话,再次把手伸进袋子里寻找着……

  天啊!他这次拿出来的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少女,好明显她是睡着了,但最令我惊讶的是,这少女……她……她……她……是仙露云!!!!!

  「大叔这是什么一回事!?」

  「刚才经过旅馆见她身材不错所以顺手装到袋子拿回来。」

  好一个顺手,这时大叔在短裤的口袋子里拿出一粒啡黑色的药丸道:「我知你受了内伤,这个是医内伤用的很有效,还有吃一粒可以增强十年功力。」
  「大叔这么珍贵的东西……你对我太好了。」我随之把药放进口中吃下道。
  「算什么,我家多的是,好了你还不上这女孩!?」

  我望着睡在地上的仙露云道:「但是,这不就是强奸吗?再者其他人虽然睡着了……但始终好像……」

  「这个你可以放心好了,这女巳给我喂了「加强版女仕专用」药性霸道,她醒来后是什么也不会记得的。」

  上次用在芭比身上的女仕专用巳叫我回味,这次还是加强版的。

  「喔!对了,忘记告诉你,你刚才吃下的药是有春药成份的……」

  「什么!大叔……喂喂……大叔……!?」

  当我转身望向大叔的时候发觉他和吹气娃娃都不见了,还有牢中其他睡着的犯人都不见了!?

  此时牢中就只有我和地上的仙露云……

              (第四话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日月游龙 金币 +3 辛苦啦!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