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玄幻  »   【他杀志愿】【作者:小墨】
字数:114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大新安岭山脉的南端,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林场,一辆破旧的解放汽车缓慢的行驶着,解放车的后挂是改装的箱式结构,而在这车厢里边,坐着三个女子,一个身材苗条,头发漂成了白色,着装时髦,正在翻阅这一本用打印A4纸装订的资料,里边有很多相片。

  另外一个女子短发,圆圆的脸有点婴儿肥,看上去十分可爱,只是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到在想什么。

  最后一个女子则是蜷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眼睛有些微肿,但是还是很有气质,一看就是一个出身不错的女子。

  「那个,那个姐姐,你俩……」圆脸女子先说话了,半个小时前他们一起上了这辆不起眼的解放汽车。

  「对,卖给别人了,要被人想畜生一样杀了,吃肉,这上边是网上比较流行的冰恋小说,你看不看,我叫白宁,很高兴和你俩一起上路。」白宁很自然的说道。

  「看……看……吧,我叫李小兰。」李小兰小声的说道,她本来是再北京的一家酒店打工,可是自己的妹妹的了病,心脏病,需要很多钱,家里变卖了所有家产,可是还是不够,她想到了出去卖,可是这样也来不及。

  于是她找到了一个老板,别人说这个老板很有办法,她告诉老板只要给她钱,她可以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器官都卖了,她需要100万。老板笑了笑,说黑市根本一下消化不了她身体的那些器官,不过她愿意,可以把自己卖给别人,是卖,卖后所有都是别人的。

  李小兰答应了,她听姐妹们说过这个老板是个人口贩子,只要你肯,只要你有些姿色,一个人最高可以卖100万,但是必须自愿。但是你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见过以前把自己卖出去的人再回来过,在得到100万之后她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死人,她把钱给了父亲,然后告诉父亲自己要远行就离开了北京。
  她后来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老板说可以直接把自己所有器官摘除,这种死法痛快,但是只能得到那100万,另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被人像畜生一样宰杀,食用,这样她还可以得到50万,不过必须自愿和配合,她答又应了,然后让老板每个月以自己名义给父亲5万,十个月结清。

  老板答应了,于是她上了车,一周后在这个解放车上遇到了另外两个女子,白宁很痛快的告诉她,她大学毕业不久就挥霍了近一百万,她也是一个冰恋爱好者,所以她享受了所有一切后便把自己卖了。

  而那个坐在墙角哭泣的女子叫做穆清月,是一个高干家的独生女,父母贪污被告发,因为后台不硬被枪毙了,她过着高贵的生活过习惯了,于是也是不到一年时间便欠下几十万的银行贷款,还有200余万的高利贷,她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她还有个姐姐,她不想连累姐姐,她本想选择自杀,但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这个,别人告诉她自己砍头。

  「这个,这个女的死的好惨。」李小兰看着白宁拿过来的A4纸里的一张照片说道,上边是一个女子被人用镰刀从下阴一直剖到颈部的照片,上边还有死者的介绍。

  「这个算什么,后边还有凌迟呢,他们不让带电脑,要不然电脑上看的更清楚,内容更多。」白宁好不在乎的说道,然后开始给李小兰说一些买客长用的虐杀方法,说的李小兰面色白一阵红一阵,但是却一直认着的听着,那图片上居然还有女子被做成美食的照片,白宁希望自己被穿刺而死。

  「那……那买主要是不答应你被穿刺呢?」

  「不答应?一般情况下都会答应的,真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也很期待他们用其他变态的手法对我。」白宁笑道。

  「我想选择斩首,我……我怕。」不知道什么时候穆清月也做到了她们一起。
  然后三个女子便开启了话匣子,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然如此,三个人从自己从小的经历,一只聊到希望的死法,不停的说着,也开始评论那A4纸打印的内容中其她女子的死法。

  「三位美女到了。」一个黑瘦的光头男子,打开的车厢门,三个女人感到了一束刺眼的阳光射了进来,她们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白宁第一个跳下车来,她穿的白的短裙,粉色砍袖背心,看上去是那么性感。

  第二个出来的是穆清月,穿着灰色的短裙职业装,戴着一副紫边框眼镜,依然是那么高贵典雅。

  最后出来的是李小兰,虽然比前边两个人矮了一点,身材匀称丰满,面容可爱,特别略粗的眉毛和黑黑的大眼睛显得格外动人。

  「欢迎各位美女来到欢乐之谷,也谢谢你们用你们的身体来满足我们的愿望!」
  有人喊道,这时候三人才发现这里加上司机一共有六个人,这是一个峡谷,车子停在一个小溪的边上,溪水不深,里边居然还有鱼儿,四周是各种古树,她们所在的地上算是一片小型的开阔地。

  刚才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坐在溪水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边,那大石头边上放着一些白钢制的水桶,还有一些锅具,刀子,所有东西都是白钢制作的,不远的地上还用三脚架架起了了一个炉灶,里边烧的水:「三位也知道此行的目的吧,不好意思,你们来的迟了,我们的伙食不多了,本打算带你们玩玩再让你们上路,可惜,我们现在必须宰了你们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显然是这些人的头说道。

  三个女子互相看看一眼,虽然大家都知道会死,但是后死总比先死好。
  「那就我吧,我是冰恋爱好者,至少熟悉一点,你们想怎么玩都可以,只要让姑奶奶爽就好。」白宁居然直接上前一步说道。

  「我吧,白姐姐,你不是说一直没见过真实的女子被杀吗,就让妹妹做个示范,哥哥们,不……不用留情。」李小兰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道,她向来这样,别人对自己一个好,自己会对别人十个好,她还记得妹妹为了自己能上高中连夜跑到县城里去卖血的情形,所以妹妹病了她好不犹豫的把自己卖了,也许那150万也救不了妹妹,但是她努力了,她相信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些,所以我觉得自己值了。

  「你们,你们别杀我,我好怕!呜呜 ~~~~ 」穆清月看着这几个好像把自己
看成畜生一样的人忽然哭着说道。

  「啪 ~~ !!」一个嘴巴扇了过来。是一个身体强壮的男子「你妈,你不是来玩的。我们钱白拿的吗?你姓穆的老爸你知道都干了什么缺德事不,告诉你,如果不是看你出身好,兄弟们想玩个高贵的,你以为会有人买你这贱货,来,就她了!」壮汉毫不留情的把穆清月像拎小鸡一样扔了过去。

  「不用怕,你叫白宁是吧,我叫野狼,还记得我吗?」一个长发男子走到白宁身边说道,说着搂住了白宁。

  「原来是你这个坏人,在网上就要把我虐杀,我可是让你在网上虐上了无数次了,不知道狼哥哥这次要用什么方法对付小妹,是腰斩啊,还是肢解啊!」白宁说着居然一下吻了过去,这两人自然是一个冰恋网的网友,白宁决定卖身的时候便和自己几个贴心的网友说了,没想到这个野狼真的来了,买人会很多人一起买,因为价钱比较贵,但是出的最多了享有主动权,显然买白宁出钱最多的就是野狼了。

  「小兰!」一个声音说道。

  「马跃!怎么……怎么是你?你……你不是在上海做买卖吗?」李小兰也发现这里居然有个自己认识的人。

  「呵呵,正好最近休息,我知道了你妹妹的事情,放心,那150万不够的话,我会再给她一点,我结婚了,也有了孩子,所以我不能,只能这么对你,对不起。」一个个子不是太高的男子说道,然后紧紧的抱住了李小兰,这个男子是李小兰的初中同学,三年前一起在北京打工,他们恋爱了很久,可是李小兰的父母就是不同意这门婚事,因为李小兰态度不明确,马跃一气之下去了上海,而后结了婚,开始做了小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也喜欢上了冰恋,当他知道李小兰要卖掉自己后,他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大部分的股份,他有实力救她,有实力全部买下她,可是他没有。

  李小兰被马跃按倒了草坪上,她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她们男女朋友那么久他们没有做过,因为李小兰不同意,这次李小兰没有拒绝,因为自己已经是对方的,所有的所有,马跃没有客气,开始脱李小兰的衣服,李小兰也开始脱对方的衣服,边上的人开始拿手机和摄像机开始录像,但是李小兰没有害羞,因为这是交易。
  「啊! ~~ 」李小兰一声呻吟,那保存了25年的处女之身终于告一段落,她成为了真正的女人,身下的草棚里的石头顶的自己很疼,她却觉得自己很过瘾,她侧头看看白宁,白宁早已经和那个野狼缠绵在了一起。

  「姐姐,姐姐 ~~ 居然是个处女,不 ~~~不简单,这位兄台的小弟弟好大啊,
野狼你要努力啊。」白宁呻吟道,看着李小兰和马跃说道,那边的穆清月却不是那么幸运,那大汉正抓这穆清月的双乳插着她的肛门,让穆清月发出阵阵凄厉的惨叫,她现在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恐怕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这里。

  马跃射了,李小兰也射了,也许是因为想上这个女人太久,李小兰给他口交,很快两人又继续开始,不久白宁换了人,穆清月也换了人,可是好像所有人都知道穆清月的来历,都很粗暴,李小兰很可怜她,但是没办法,自己没有出钱,自己也是一个等待宰杀的羔羊。

  不久李小兰也换了人,这些男人应该都吃了药,六个人都上了李小兰,李小兰和白宁精疲力尽,静静依偎在一起,躺在草坪上,而那边穆清月却被按在了那口烧开水的大锅边上,仰面大字的躺在那里,四个男人按住了她的四肢,她根本就动不了,李小兰知道,慕青月的最后时刻到了。

  「吭 ~~ 」那个最开始强暴慕青月的大汉,斧头落下,发出沉闷的响声,带着一声骨肉碎裂的声音,巨斧剁到了慕青月的左脚脚腕上,可是这一下有些偏了,骨头断了,但是还有一半的皮肉链接在上边,那只美丽的小脚以一种奇怪的畸形歪到了一边,李小兰真切的感到了这种可怕的疼的。

  「啊 ~~~」慕青月痛苦的惨叫着,扭动着身体,又一斧子下去,那小脚飞出了老远,小腿断开处是雪白的白骨,让李小兰没想到的是白宁居然直接捡起了那个小脚拿到河边清晰了,一边洗还一边细细观察,还用一些平面较粗的石头磨去脚后跟的脚趾层。

  这时候大汉已经用斧头剁去了慕青月的左边小腿,李小兰以为下边会直接剁左边的大腿根部,可是没有,下一斧子落在了慕青月的右边大腿根部,第一斧子剁开慕青月的肌腱链接,本是绷直的大腿一下软了下去,第二斧头才见到骨头,慕青月在每斧子下去身子都颤抖一下,一个是本能的疼痛,一个是巨大的斧子和身体的撞击产生的。

  李小兰第一次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可是却说不来的兴奋,她一个劲骂自己变态,可是自己的下身却湿了,这时候第三斧子下去了,大腿骨被剁开,慕青月腹部、胸前、脸上全是鲜血,还有碎肉,她的惨叫已经变得嘶哑,美丽的乳房也随着斧头的剁下不停的颤抖,很是性感。

  「小妹妹准备怎么变成肉啊。」一个人猛然抱住李小兰说道,李小兰皮肤略黑,阴户也比较黑,那人把手指伸进了那个洞洞里边,水更多了!

  李小兰一看这人正是她们刚来时候坐在大石头上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为什么李小兰觉得自己见到那被慢慢肢解的慕青月,自己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荡妇,她也相信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淫荡的,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

  「大叔说笑了,这里一切还不是你们做主,小女子既然收了钱,便卖了这身肉,你们怎么来便怎么是了。」李小兰毫不遮掩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哈哈,好,你是马跃的,如果是我的,我先剜下你的小淫穴再说。」中年男子说着用力扣了下手指,这下很用力,已经见了血,可是李小兰却淫荡的叫了一声,没错,她就是要把自己变成一个荡妇,一个最贱的荡妇。

  中年男子欣赏的看看李小兰,把她按到地上,李小兰一边享受着这个大叔的强暴,一边看着那边已经被剁去双腿的慕青月,鲜血已经染红了草地,斧子落下的地方露出的黑土也变成了黑红色,鲜血甚至流到了小溪里,好不凄美。有人把慕青月剁下来的美丽肢体扔进那滚开的锅里,就和那不过是道边买了的猪肉一样。
  大家已经松开了慕青月,慕青月生命力好强,她翻过身子,艰难的爬行,那没了双腿的臀部显得更加翘起,让那菊花和小穴也一览无遗,她在身后留下了一条血痕,大家围过去大笑着看着慕青月爬着,有人甚至把一个木棍插进了慕青月的肛门,这个人居然是白宁,那晃动的木棍像个尾巴,然后又有人拿盐往慕青月的伤口上撒!

  「吭!」又是一斧子下去,慕青月的左手掉了,然后被人用匕首切去了右手,她趴不动了,发出依依呀呀的叫声,显然精神已经崩溃,大家觉得这人精神崩溃了也没了一丝,便剁去了她的双臂,把她翻了过来。

  「开膛了,你没见过吧,过去看看。」这时候的中年男子已经射了,两个人也围了过去,慕青月身体抽搐着,看到围过来的李小兰和白宁。

  「你们两个贱人,你们……你们死的比我还要惨,比我还惨!!啊!!!!」
  在慕青月几乎扭曲面容的叫声中,一把匕首扎进了她的小腹,血带着尿液喷了出来,这一刀扎进了膀胱,然后刀刃向上,慢慢切开她平滑雪白的腹部,慕青月绝对是个美人痞子。内脏哗哗的流了出来,带着黄色的脂肪,李小兰想吐,但是还是忍住了,继续看着,因为自己马上也会这样被人残杀,没有任何怜悯。
  慕青月身子还在抽搐着,内脏已经被挖空,有人拿到河边清洗,白宁和李小兰也过去帮忙,因为她们都对自己身体里的东西感兴趣,大汉抓住了慕青月的头发,慕青月还没死,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有意识,匕首扎进喉咙,慢慢切开,因为没了血液,刀口是白色的,黄色的脂肪,暗红色的肌肉,白色的骨头和气管……
  人头被扔到了一边,大汉又切下了她的乳房,然后把她的屁股从腰部切了下来,臀部用钢钎子穿了放到一边烤了起来,乳房扔进了大锅,然后大汉切下了腹部的肉还有胸部后背的肉,用斧头剁下排骨,分成了块扔进锅里,那锅里只是撒了点盐,大汉说这样吃才是好吃。

  这时候肠子也洗干净了,被扔进了锅里,大家开始喝酒,有人拿出了肉干,拿出了一些小吃,李小兰和白宁也不客气就大喝大吃,也许一会就是自己上路了,这最后的时光当然要嗨起来。

  很快这里变成了篝火晚会,李小兰第一次喝酒,她不知道喝了多上,喝了吐,吐了又喝,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妹妹很美,很白,她觉得妹妹应该活下去。她又忘了妹妹,她现在只想着自己,她不知道自己和多少个人做了多少次爱,马跃喝多了,拼命地操这李小兰,但是也不阻止别人操,他开始骂和打李小兰,说她是贱货,为什么当初不跟着自己,最后把啤酒瓶瓶口狠狠的捅进了李小兰的阴户。

  李小兰笑了笑,说她虽然喜欢马跃,但是没有钱什么用也没有,以前是,现在也是,然后把另外一个啤酒瓶顶了自己肛门。

  有人拿大投影开始放映今天残杀慕青月的视频,也有以前残杀其他女性的片段,手段各异,但是都是极其残忍血腥,大家怪叫着,是无忌惮的蹂躏着两个女性。

  慕青月的肉很好吃,白宁知道自己一定肉也会这么好吃,野狼用慕青月的排骨下了方便面,居然超级好吃,里边放点肥肠别有一番风味,她吃了自己清洗的那个小脚,味道也是很好,自己的下身已经肿了,但是她很开始,很刺激。
  夜色渐渐深了,篝火边上是白色的骨头,白的那个眼睛美女,慢慢的进了大家的腹部,李小兰阴户和肛门插着两个啤酒瓶就睡了过去,她喝的太多,马跃趴在她的身上也睡了,吐出的污物甚至吐到了她的脸上,但是没有理会。

  不知道睡了多久,白色阳光让李小兰的眼镜睁不开,她感觉的喉咙痛的厉害,然后下身也痛得厉害,她爬了起来,把自己肛门和阴户的啤酒瓶拔了出去,扔到了一遍,她看到大家都醒了,白宁正在河里洗澡,野狼帮忙,洗的很仔细,连肛门都要有毛巾洗洗,野狼对她笑笑。

  「醒了!去洗洗吧,一会就该你俩了!」马跃走到她身边说道,李小兰笑了笑站了起来,酒劲没过,马跃扶着她到了河边,李小兰静静的躺在河里,马跃认真着清洗着这个往日的女友的身体,水很凉,但是李小兰觉得很舒服,她开始幻想着自己变成一堆肉的情形。

  「你知道我妹妹吧,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肉给我妹妹带点去,她一定很爱吃。」
  李小兰忽然说道,她还在回味昨天慕青月肉的美味,所以想让自己的妹妹也尝尝这个味。

  「好的,我会让你父母也吃到的。」马跃直接答应到。

  另外的六人却在忙着别的事情,两人被洗干净后,两个人头顶头,仰面被放到地上,然后用绳子把李小兰的左手和白宁的右手帮上,然后把李小兰的右手和白宁的左手绑了起来,最后两人的双脚偶读绑上了长绳。

  「五马分尸吗?」李小兰说道。

  「不像,谁知道这些男人会出什么鬼主意。」

  「呵呵,不是五马分尸,是拔河,野狼过来说道。」然后给两个女人解释道,他和马跃是裁判,另外四人拔河,两个人拉着李小兰的双腿,两人拉着白宁的双腿,双方用力拉。

  而两个女孩子两腿之间不远处都放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木棒,这木棒是刚刚用松木销好的,手腕粗细,上边还带着毛刺,带着一个钝尖,两人都知道这个家伙要是从下身捅进去可不能好受,而且这东西捅进身体人不会马上死,所以是很残忍的虐杀方法,她们视频上见过,只是用这刚刚弄好的松木棍倒是更加了几分残忍。

  「嘿嘿,两个美女,这上边可撒了盐水,东西插进去后就尽情的叫吧,然后有人会把你们身上的肉一点点片下来,也就是凌迟。」马跃笑着说道,然后抚摸着李小兰的小穴,这小穴一下就会被撕开,马跃都觉得疼。

  「开始吧,你们真有才,录像录好了。」白宁看着边上驾着的三台摄像机说道。

  「嗯,好好摸摸吧,一会可能就没了。」李小兰看着摸着自己已经被酒瓶弄破的阴户说道。

  「开始!!!」野狼说道。

  「加油!」两边同时喊道,两个女人的身体一下离了空,两双手臂被绑在了一起,吃了力发出了咯咯的响声,两个女人同时咬着牙,这种死法确实和慕青月差不多少,不过她们不怕,即便是和慕青月一样被活活剁成人棍开膛有怎样,现在穿刺后便是凌迟,要比慕青月还要惨,两人居然同时兴奋起来。

  两个带尖的木棍被插进两个石头,棍尖正好对准两个女子的阴户,显然这些人早有预谋,两个女人身体发出咯嘣吧的响声,两个女人终于感受到了五马分尸的痛苦,她们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要断了。

  两边的四个男人拼命的拉着,李小兰感觉到自己慢慢的靠近那个木混,她的双腿分开,那两个男人特意每人拉着一个条,把腿分开并微微向两边使劲。
  「嗯!」闷哼一声,她感觉那木棍顶进了自己的阴户。

  「哈哈,我们要赢了,三万元哈,别忘了。」拉着李小兰的一个叫道。
  「扑哧!」李小兰一声闷哼,木棍捅进了阴户,那东西太粗,毛刺一下扎进了她柔嫩的阴道,而马跃不停地向木棍尖部撒着盐水。

  「啊!!!」李小兰终于一声惨叫,木管撕开了她的阴户,捅进了她的阴道,捅到了阴道最深处,李小兰嘴唇都咬破了,但是她没有求饶,她在等待着这木棍慢慢穿过自己的身体,可是她却发现,那木棍在慢慢的往外出,上边的毛刺把她的阴道全部弄坏,血哗哗的流着,让道她有种冲动,就是快些让木管捅进自己的体内。

  「加油,怎么回事你们。」马跃骂道,这时候的木棍已经全部拔了出来,上边带着鲜血和嫩肉,李小兰被撕开的阴道如同一个丑陋的大嘴在哗哗的流血。
  「咯咯咯。」两边都开始用力,可是这次白宁开始靠近她的那个木管,看着那个白色带着毛刺的木棍,白宁居然感到莫名的兴奋,身上的痛苦也少了许多,她似乎看到无数网友看着自己被木棍穿刺的情形,她很想成为明星,也许这个可以满处她的愿望。

  那木棍尖部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白宁兴奋的尖叫着,野狼扶正她的身体让她的阴户正好对着那木棍的尖部!

  「扑哧!!」白宁闷哼一声,木棍捅进了阴户,因为拉着李小兰的一方已经脱力,木棍直接通进了阴道根部。

  「啊 ~~~啊~~啊 ~~~」白宁半淫叫半痛苦的喊了一下,拉着他的两个人说不
出的兴奋,用力一拉!!!

  「啊!!!!」白宁痛苦的叫了一声,木棍捅破子宫捅破了她的腹腔,她身体痛苦的颤抖着,但是面色却带着兴奋。

  「嘶嘶,嘶嘶 ~~ 」木棍一点点的深入,白宁忽然有了第一次做女人时候的感觉,痛,但是享受,她能听到木棍捅过内脏发出的咕咕咕咕的声音,她感到一阵阵恶心。

  「哇!」终于在木棍捅到她的胃部的时候她吐了带着血丝的污物,拉着她的两人发出一阵欢呼,原来木棍捅到胃部就算赢了。

  「继续,继续!!!」白宁痛苦的说道,她的鲜血已经把木棍染红,可是这几个男人没有理他,而是解开绳子,李小兰被马跃抓着头发牵狗一样拉到了河边,怪她当木棍插进阴户的时候没有像白宁那样的淫叫,李小兰则是不停的说对不起,她的阴户流下的血已经染红了大腿,她不知道这个爱过自己的男人会怎么对自己,可是她很期待。

  白宁被大家立了起来,木棍被埋进了土地之中,白宁知道了,这些人要让自己的体重把自己慢慢穿刺了,可是这木棍这么粗,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完事,这些男人果然够狠。

  再说李小兰被按在水中,最后跪着给马跃口交后,被按在那个中年坐过的大石头上,头向下,脖子处放了一个白钢水桶,里边放了点盐,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是过年杀年猪的情形。

  「我的小母猪,准备好了吗?」马跃抓住了李小兰的头发向上拉起,让她的脖子漏了出来,李小兰看到马跃的眼中再也没有以前的爱慕,看看马跃手中的尖刀,这是农村杀猪用的刀,黑黑的脏脏的,厚厚的,只有刀刃的地方是银白色的。
  「主人,快给小母猪放血吧,小母猪喜欢血肠!」李小兰伸着自己的舌头淫贱的说道,马跃笑了笑,把刀剑对准李小兰的颈窝,一下就扎了进去,没有半分停留。

  「扑哧!」声音很轻,李小兰赶紧脖子一凉,然后赶紧胸腔内一阵闷痛,她张了张嘴,感觉嘴里咸咸的,她知道自己吐血了,血扑哧一下就喷了出来,流进了水桶,发出液体和白钢冲击的那种特别的声音。

  「啊! ~~ 啊! ~~ 」李小兰淫荡和痛苦的叫了几声,那个硬硬的长刀进了
胸腔,实在难受和痛苦,血哗哗的留着,马跃把她的双腿分开,看看已经不成样子的阴户,便直接把硬了的小弟弟插进了她的肛门。

  「啪啪啪 ~~ 」随着节奏,李小兰的血也随着节奏一股一股的哗哗的流着,让边上帮忙的人也发出淫荡的笑声,有人干脆把小弟弟插进了她的嘴里,双手用力的捏着那双乳房。

  血流的慢了些,马跃转了下刀身,又哗哗的流了出来,李小兰面色变得惨白,鲜血已经流了半桶了,她见过杀猪,见过杀女人,也能幻想出自己现在凄惨的样子了。

  血放完了,她感觉神智有些模糊,然后她被仰面放到那个大石头上,「要死了吗?要开膛了吗?」李小兰苦笑道。

  「呵呵,那容易让你那么快死。」一个药丸放进了她的口中,这个药丸中年男子和她说过,因为她俩表现好,所以给她俩一人一颗,进口货,会让她们死的慢些,神智清醒长一些。

  「我在给你顺顺药。」马跃看她咽的费劲,就捏开她的小嘴,把命根子对准了她的嘴直接尿了进去,马跃感觉的到无尽的骚臭味,她呕着,刚吐出去一点点,便有更多的尿液尿了进来,她后来不拒绝了,直接吞了下去,马跃大笑着,李小兰也笑,她觉得自己应该笑,因为买了自己的人笑了,从拿钱的一刻开始,她知道自己什么都卖了,包括女人的尊严和灵魂。

  钢刀扎进了她的阴毛,发出轻轻的嘶嘶声,很痛!同样是扎破了膀胱,鲜血伴着尿液留着,阴毛已经打绺,因为药的原因她感觉到很痛。

  而另一边的白宁侧是在痛苦的扭动着身体,每扭动着一下身体便下落一分,她用美丽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木棍,鲜血顺着把木棍染红,连地面都红了,她痛苦却也兴奋,她在享受着木棍插进身体的感觉,刚才野狼给她喂了一颗药丸,这种痛苦更加明显。

  野狼抓住她的乳房,然后用力捏捏了,唰一刀切了下来,那雪白的乳房还在微微的颤抖,野狼爱惜的舔了一口,然后扔进边上的大锅,那个锅昨天炖了慕青月。

  马跃已经慢慢的剖开了李小兰的腹部,先是黄色的脂肪,然后是青色的大肠,李小兰低头看看被人切开的肚子,看看流到外边的内脏,她摇摇头,自己的脂肪比慕青月还要多,肥肠还那么粗,和猪的一样。

  她被拖进了水中,冰了的河水流进了她的腹腔,她痛得浑身发抖,鲜血顺着河水流着,虽然血被放了,但是红色的点鲜血还是染红了半个河道。

  肥肥的肠子被掏了出来,切断,然后把粪便弄进河里,然后洗干净,这些人都很熟练,因为他们都是屠夫,猎杀女人的屠夫,有人拿着调好味的李小兰的血开始灌血肠,血肠油亮亮的被扔进了额锅里。

  锅里还有白宁被切下来的两个乳房,还有一个屁股,马上另外一个屁股也扔了进来,白宁看着河里被开膛的李小兰,想到了来时候路上那个还有点羞涩的农村女孩,不由的笑了笑,这时候她的大腿内侧也被切下了一大块肉虽然说是凌迟,但是煤块肉都是巴掌大号。

  「」嗯 ~~~啊~~~ 「白宁惨哼一声!她知道这刀子上边有盐水!
  李小兰能听到白宁的惨叫,她的乳房也被马跃抓住,刀子慢慢扎了进去,李小兰痛得浑身发抖,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慢慢的被锋利的刀子切了下来,然后是另外一个,已经没了血液,那乳房上全是脂肪。

  乳房被扔进了锅里,也许虽然白宁的乳房小点,她恐怕也分不清锅里的四个乳房到底是谁的了。

  李小兰被拖到了岸上,然后开始被肢解,先是切去大腿根部和小腹的链接然后用利器切开骨骼,也许是鲜血已经流干的原因,李小兰赶紧不到痛苦,她身子越来越轻,四肢被一点点切了下去,然后马跃抓住了她的头发。

  让她头往边上歪歪,刀子一划,那柔嫩的脖子就被切开了,和慕青月被切头很像,没有鲜血,白的雪颈骨,白色的食道和气管,暗红色的肌肉。李小兰很清晰,甚至她看到自己那个躺在小溪边上已经不成样子的躯干,有人慢慢切下自己腹部和腰部的肉,她知道这是五花肉,然后他们切下了自己的排骨,拿出了里脊肉,中年大叔喜欢生吃里脊肉,她也吃了很好吃。

  五花肉被切了片,在大锅边上还有个小锅,小锅里李小兰能闻出来,那是酸菜,还有自己的血肠,她多想尝尝自己的肉和血肠,有人把五花肉也放进锅里,不久那个更香了。

  李小兰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她看看河边那带着碎肉的白骨,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白宁腿上的肉已经被片干净了,有人拉了下她的身体,她哼了一声,木棍从她的口中穿了出来,带着一个血红色的舌头,还有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内脏,刀子不停的切着,谁也不知道白宁什么时候死的,也没人关心,最后她剩下了一幅骨架,内脏也被掏空,野狼切下了她的人头,还在镜头前边来了个特写,这是白宁的要求。

  溪水还静静的流着,又是一个狂欢的不眠夜,有肉,有血肠,有酸菜,只是没了两个淫荡的美女,三个美丽的女孩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最后连骨头都被用特别方法处理了,人头也被吃了,秀发化为了灰烬。

  一天后,北京的一个医院的病房内,一个病弱的少女躺在病床上,吃着热热的血肠和五花肉,吃着菜里边的酸菜,她很久没有吃这么多东西了,姐姐的前男友送来的,说是姐姐的意思,她吃了很多剩下的给了流泪的父母。

  她手术失败了,她决定把遗体送给一个医学院,医学院是她的梦想,现在只有用这个方法来解决了。

  又过了一周,少女离开了人世,一个男子把她送到了一个医学院,这个男子在她生前和死后都上了她,她知道了姐姐的事情,可是她还是要求这个男的奸尸,也许她和姐姐流着一样的血液。

  她的遗体被医学院的学生解剖,所有男学生都硬了,解剖的时候,这个女孩太新鲜,太美丽了,就像一个宁静的公主,她的每部分内脏都被装进了福尔马林瓶子里,她的整个身体也被切开做成了标本,她没有被遮脸,这是她的要求,这也成了这个学校的一个风景,每个来到医学院的人都会去看这个福尔马林瓶子里的睡美人,甚至连她的器官所有人都会觉得美丽。

  又过了一个月,慕青月的姐姐慕青星在一个廉价寝室里哭着看妹妹被杀的视频时候被人用刀子慢慢的切去了脑袋,刀子慢慢的切着,她痛苦的挣扎着,鲜血喷的满寝室都是,刀子切开了她的食道,她也被按到在地,单薄的睡衣内漏出了她完美的身体,可是再完美的身体也阻挡不了冰冷的刀子。

  刀子切开了动脉,切开了气管,她感觉自己难受的要死,她的脑袋以一种不可能的姿态向后仰着,鲜血喷到自己的床铺上,喷到了那个白色的小熊身上,那是妹妹的礼物,她呼吸不上来,刀子是那种厚厚的军用匕首。

  她想抓着什么,最后什么也没抓到,那人骑在她的身上,又切了一道,颈骨断了,她意识开始模糊,最后身体一轻,她闭上了眼睛,她很感谢妹妹,也感谢这个人,自己知道没有那么痛苦的死去。

  她尸体被放到了床上,那人开始奸尸,然后切去了她的乳房,切开了她的肚子,挖出了内脏,那个小百姓其实很大,小白熊肚子被剖开,主人的内脏和乳房放了进去,还有那颗美丽的人头,然后尸体被小型电锯据成一块一块,整齐的摆在了床上。

  第二天同寝室出去玩的女友用尖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满屋子是血,血红色的小熊身边整齐的美人尸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