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玄幻  »   【女警的特别服务】【作者:NoReality】
字数:104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遥远的未来,不明原因的男女比例失调让男尊女卑重现于世,即使在监狱里也不例外。

  在监狱里,女囚要服侍男囚,一般一个男囚都会有两三个女囚服侍。

  但随着社会的风气转好,犯罪的女性越来越少,即便是在那个对女性轻罪重判的时代,女囚的数量仍然少得可怜。

  当一个女囚被关进监狱之后,全监狱的犯人都会轮流干她,监狱里的女囚不出一个月,就会被犯人给活活干死。

  与此同时,监狱里却有大量的女狱警,因为男尊女卑的关系,男人不愿意干这种又苦又累、还有危险的工作。

  在南方的一栋监狱里,女狱警为了给囚犯解渴,同时也为了展示自己的身材,她们启用了一套新的警服。

  这套警服只有一顶带着警徽徽章的警帽;

  上身是一件有肩章的马甲,马甲的前面有两个大洞,露出她们的胸部;下半身是长桶黑色丝袜外加高跟皮凉鞋。

  最开始,这些女警不停地在牢房外面走动、摆POSE,让犯人对着她们打手枪。

  后来她们把牢门改成老式的铁栅栏门,犯人打手枪时,狱警也看着男囚犯的裸体自慰。

  接着,女警索性隔着铁栅栏门,一边自慰,一边为犯人口交。再后来,警察把屁股对着栅栏门,让犯人干她们的小穴。

  最后,她们直接爬上牢房里的床,在床上为犯人服务。虽然在社会上女人比男人多,而在监狱里,狱警的数量却没有囚犯多,所以很多时候,囚犯需要排队接受女警的服务。

  李刚,生于警察世家,他的父亲是市警察局局长,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同胞姐妹中,有16个是警察,他的父亲没事的时候,就和警察局里的女警胡搞,这也让他有数不清的同父异母的姐妹,这些姐妹中,又有不少成为了警察。每次市警察局举行团体活动时,你就会发现,大部分警察都长得一个模样。

  李刚他爸也不管这些警察是不是自己的亲女儿,他还是经常把女警带回家,他让女警们戴着警察的帽子,不让她们戴胸罩,解开她们上半身的制服,用手铐把她们高高吊起。

  李刚他爸用鞭子对着女警的裸体一阵乱抽,把她们打到下身湿润之后,再去干她们。

  李刚小时后总是偷看他爸爸干这些事,这让他从小就想当警察。

  李刚的学习成绩总是在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之间晃动,以他的成绩,当上警察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当警察并不是他真正的愿望,让女警服侍他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初中的时候,一次李刚躲在阳台上,偷看他爸用鞭子抽打几个几个女警,突然他爸的手台响了。

  「001,请讲,明白,立刻赶到。」

  一般局长的手台是不会轻易响的,如果响了,就证明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发生了,不过李刚并不关心这些。

  他从阳台走进屋子,几个被吊起来的女警看到局长的儿子走进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当然,因为她们被吊了起来,嘴巴还塞着一个球,她们现在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如果是其它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见到几个被吊起来的裸体女人,不是害羞地跑开,就是上前一通乱摸。

  而李刚则不一样,李刚捡起地上的鞭子,笑了笑,然后抡起鞭子,啪啪地抽打这几个女警。

  他的臂力不输给成年人,他手中的鞭子打得几个女警皮开肉绽,她们想叫又叫不出来,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

  打够了,他就把几个女警从房顶上放下来,她们虽然双手被铐,不过还可以摘下自己口中的球。

  李刚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待女警过来服务。

  一个很漂亮的女警喘着粗气,爬上了床。

  一个女警拦住她:「等等!他还未成年!妳这样是犯罪!」

  「我不管!就算待会儿枪毙我我也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

  饥渴的女警痴痴的盯着李刚已经涨大了的小鸡鸡,用双手抚摸了一阵之后,一口把它含进嘴里。

  她舔过一阵之后,把他的小鸡鸡吞进自己的下身,她的腰开始上下晃动,她双手揉搓着自己的乳头,脸上无比淫荡。

  旁边的女警也忍不住了,一个女警坐在李刚的脸上,让他舔自己的淫穴。
  李刚虽然没什么经验,不过还是把这个女警舔得欲仙欲死。

  之后的两个小时里,他和几个女警高潮不断,最后几个人的体力被消耗得一点不剩,几个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呼呼大睡。

  等到他爸回来之后,看到此番情景,先是给几个女警一顿大嘴巴,然后把儿子骂个狗血淋头,但是事情还是过去了。

  尝到甜头的李刚,开始缠着他的姐姐玩SM,而且必须穿警服和他玩,最后几个姐姐心软了,同意了和他玩SM,结果整个初中到高中的阶段,他的姐姐们总是被他折磨得无法上班,他爸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不再干预了。

  等到他高中毕业的时候,警察几乎成了女性独霸的职业,整个城市,只有七八个男警察,而且都集中在市局,分局里只有女警。

  高中毕业后,他在家里游手好闲,每天晚上,他都留出家,像逛妓院一样的逛市警察局各处的分局。

  他喜欢用粗大的警棍插捅这些女警的阴道和肛门,以此来激发自己的性欲,被他这样捅过的警察,都要在医院里治疗几天,再回家静养几天,才能上班。
  他喜欢一边干女警,一边用电击棒电女警的乳房。

  最后,他让三五个女警在办公桌上M字开脚,让一个女警给他口交,同时他用电击棒电那些M字开脚的女警的阴部,女警的惨叫吵得附近的邻居都不得安宁,但是他不管这些,在把这些女警电得昏死过去之前,他是不会停手的。

  这些女警对他如此服从,除了他是警察局长的儿子之外,也因为这些饥渴的女警也希望被男人如此对待。

  李刚高中毕业的几年之后,他就和几个流氓混熟了,这些流氓平时都躲着警察,而因为李刚的关系,现在他们可以和李刚一起,明目张胆地凌虐这些女警了。

  几个人甚至把每个警察局里的拘留室,都改造成了SM游戏室。

  这一天,他们去一个警察局玩,他们挑了几个女警,把她们带进SM游戏室。几个警察按照要求脱掉衣服,只留帽子和上半身的制服。

  李刚指了指游戏室里的绞刑架,问道:「谁愿意玩这个?」

  「我玩。」

  一个勇敢的女警站了出来,她登上绞刑架下面的凳子,把绳套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最后掏出兜里的手铐,把双手铐在背后。

  两个流氓拿过来两根警棍,分别往她的菊花和淫穴里塞。

  「呀~呀!!」

  警棍又粗右长,虽然插进肛门的警棍三下两下就全部插进去了,但前面的就不容易了,好在经过长期的性虐,这些女警的宫颈口都已经被干松了,经过十多分钟的抽插,警棍穿过她的宫颈,直捣子宫顶。

  「疼!啊?」

  女警刚叫了一声疼,李刚就一脚踢翻了她脚下的凳子,她整个人就这样吊在了绞刑架上。

  其余的女警跪在这些男人的面前,脱下他们的裤子,为他们口交。

  这些男人则用手中的电击棒,电击这个被吊起来的女警的全身,当然,电击的重点还是在乳头、阴蒂上。

  几个男人越玩越兴奋,他们把这几个女警按在墙上,或者从前面,或者从后面,干她们的淫穴。

  那个吊起的女警,就挂在一边不停地挣扎,给这场乱交助兴。

  二十分钟后,女警被从绞刑架上放下来,但吊上去的是个女警,放下来的却成了女尸。

  「唉,又死了一个。」

  虽然他们刚刚弄死了一个女警,但这些男人并不担心,有人还兴致勃勃地奸起了尸体。

  在之前的绞刑游戏中,也出现过几次把女警弄死的事情,不过都被李刚想办法弄成了「意外」,所以他们并不担心弄死几个女警。

  女警们明知会有生命危险,也乐意参加他们的性虐游戏。

  时间一长,几个男人的胆子越来越大,竟然搞起了虐杀派对。

  话说这天,他们找到了六个自愿被虐杀的女警,李刚把她们带到自己的别墅里,那里已经有十几个狐朋狗友在那里等他们了。

  六个女警带着警察的帽子,警徽用别针别再自己左侧的乳头上,手脚上是SM风格的皮手套和皮靴,腰带上夸着货真价实的警用做轮手枪。

  「各位嘉宾,请允许我们代表本市的全体女警,为大家献上我们的热舞。」
  他们把音乐的音量开到最大,六个女警在舞曲的伴奏下,跳起了钢管舞,她们为今天的虐杀派对而特意去学了钢管舞。

  这些女警都有些舞蹈基础,学起钢管舞也没多大难度,很快她们就达到了专业水平,这段精采的钢管舞也被在场的男人用DV机录了下来。

  男人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他们冲上舞台,强行打断女警的热舞,他们把女警们从台上拽下来,然后用各种姿势去干她们。

  干着干着,男人们都有些饿了,他们把一个女警绑起来,一刀刀地从她身上割肉,然后烤着吃。

  那个女警疼得要命,但是她不愿意扫大家的兴,她咬着牙,一声不吭地让男人们割她的肉。

  「疼!疼!我要斩首!」

  男人和这些女警之间达成了协议,男人可以任意折磨她们,但是如果她们疼得受不了了,可以要求提前结束生命。

  现在女警身上比较美味的部分都被切下来了,而男人们也都吃饱了,不会再从她身上切肉了。

  如果男人不再从她身上切肉,就表示她在短时间内又死不了,而且要忍受极端痛苦。

  男人们听到她的请求之后,就把她血淋淋的身体搬到断头台上,男人们发现,她的淫穴湿了。

  「斩首之前,要不要我再干妳一次?」

  「啊,太好了。」

  一个男人就在断头台上干她的淫穴,在男人要射了的时候,断头台斩下了女警的脑袋,旁边一个男人手急眼快,接住她被砍掉的脑袋,扔给正在干她的男人。

  男人把她的头摆在她的屁股上,抽入肉棒,把精液射在了她被砍下的脑袋上。

  周围的几个男人也围了上来奸尸,然后在她的淫穴、肛门、在她的脸上射精。

  现在她残缺不全的双腿张开,淫穴和肛门里滴滴嗒嗒地流着男人的精液,屁股上顶着自己的脑袋,她的脸上也满是精液。

  这个有趣的画面也被DV机记录了下来。

  此时有一个女警喝醉了,捂着自己的小穴,不让男人干。

  男人使劲掰她的手,正在这时,她哇的一口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之后她还站在那里傻笑。

  后来男人急了,把她按在断头台上,她就趴在断头台上吐。

  刀刃从天而降,切下她的脑袋,前所未见的是,她的鲜血和呕吐物竟然同时从她的脖颈中喷出来。

  没有脑袋的她要乖多了,男人们想怎么干她,就怎么干她。

  一个对自己的胸部很自豪的女警,从一开始,就用自己丰满的乳房来为大家服务。

  现在她站在舞台的中央,对大家说:「我的乳房现在很饥渴,求大家快点折磨我的胸部吧。」

  说着她晃了晃自己的乳房。

  男人们让她跪在桌子前面,她硕大的乳房就这样摆在桌子上,男人把她的乳房拉长,用钉子把她的乳头钉在桌面上。

  接着,几个男人用锤子死命地砸她的乳房,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让女人羡慕的乳房被砸成青紫色,又被慢慢砸扁。

  「呀!!好刺激!!大家用力砸呀!」

  乳房是很柔韧的,想把她砸扁,要用不少时间,几个男人轮番砸她的乳房,砸了一个小时,最后把她的乳房砸成了两摊肉泥。

  几个人把疼得动弹不得的她抬起来,竟发现她的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她又被男人们轮流干了几次,男人们一边干她,一边摸她乳房的断面。
  「好刺激!不行了!我要死了!」

  被干的女警觉得刺激,干她的男人也一样,男人们玩腻了,就把她放到断头台上,砍了她的脑袋。

  另一个女警则开始为大家表演她的绝技,她下身的三个洞都被开发过,她的肛门里塞得下六个橘子、阴道吞得下男人的两条手臂、就连尿道都能承受男人肉棒的抽插。

  几个男人在她的尿道里爽过几次之后,开始打起她阴道的主意。

  有人拿过来一个特制的按摩器,他把这个直径超过16公分、高度超过30公分的按摩器固定在桌子上。

  其他人给她的肛门、尿道里插进去大小两个按摩器,接着命令她骑在那个巨型按摩器上,这个女警很轻松地就将她吞入穴内。

  按动按钮,按摩器开始高速旋转,然后女警就迎来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男人按动了另一个按钮,结果高潮的呻吟立刻变成了尖叫。

  一个男人坏坏地问这个女警:「告诉大家,妳为什么叫?」

  「刀……片,按摩器上有刀片,它正在撕碎我的阴道……」

  女警艰难地说着自己阴道的感受。

  「要我关掉它吗?」

  「不要,我想被它搞死。」

  不过她未能如愿,最后按摩器都从她的肚皮中钻出来了,她还没有死掉,大家只好把她斩首。

  男人们越喝越多,开始吹牛。

  一个男人夸口说,他曾经在十分钟之内,只用拳头打一个女孩的肚子,就把这个女孩活活打死了,其他人不信,要他当场演示。

  一个肚子上都是腹肌的女警站出来,自愿当试验品,几个男人也不客气地把她固定在一个架子上。

  「开始!」

  女警一声口令,男人开始打她的肚子,旁边的人开始计时。

  男人的拳头像雨点一样打在女警的肚子上,女警先是一声不吭,后来她难以忍受疼痛,开始大叫起来。

  「伊!呀!」

  几个男人从侧面玩她的乳房,还有男人从架子后面伸手去玩弄她的小穴,被打的女警的淫穴一直在流水。

  时间一分分过去了,女孩的叫声也越来越微弱,终于,女警不叫了,这个男人又打了她十几拳,才肯停手,周围的人作证,这个女警的确被打死了。

  「时间多少?」

  「28分钟,小子你吹牛!」

  然后在场的人一阵大笑,李刚在旁边摆弄着女警留下的做轮手枪。

  「这些枪都是真家伙吗?」

  女警回答:「都是真的。」

  「里边怎么没子弹?」

  「我们是出来玩的,手枪只不过是个装饰,干嘛要子弹?」

  「不对呀?」李刚叫起来:「这把枪里有子弹!」

  「我看看。」

  女警跑过去检查那把枪,里面的确有5发子弹。

  「一定是哪个女警忘记把子弹取出来了。」

  李刚抢着说道:「这个先别管,我还没用手枪打过活人呢,妳要不要让我打几枪?」

  李刚虽然用商量的口气,但是女警知道,如果不答应他的话,他照样会开枪的。

  「好吧,不过你小心点,不要伤到别人。」

  李刚先把一空酒瓶塞进女警的阴道,把她的警帽带好,然后把她带到院子里,让她背对着墙站好。

  因为他平时经常玩枪,他对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他站在离女警十米远的地方。

  他第一枪先瞄准女警阴道中的酒瓶,子弹在她的小腹上打开了一个大洞,撕开她的膀胱,把酒瓶打碎,子弹最后从她的肛门飞出来。

  酒瓶的碎片瞬间把她的阴道划烂,大部分碎片哗啦啦地从她的淫穴里掉出来,一些碎片还钻进了她的子宫。

  「啊!疼死我了,这招够狠!」

  女警挣扎着没有倒下,准备承受下面的枪击。

  第二枪击中了她的右侧乳房,巨大的冲击波让她的乳房如同气球一样炸开,子弹穿透她的一个肺叶,从她的后背钻出去。

  这一枪把她打得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摔在地上。

  「起来!快起来!让我打妳的膝盖。」

  李刚知道,这个女警快要死了,他要抢在她死掉之前,多打几枪。

  在他的催促下,女警艰难地站起来,她的膝盖还不停地大颤。

  李刚的第三发子弹准确地打碎了她的膝盖,女警一头栽倒在地上。

  李刚踢了她一脚,让她翻了个身。李刚瞄准她的左乳,她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微微一笑,呯!她的左乳也炸开了,子弹同时穿过了她的心脏……

  派对结束后,李刚把最后弄死的两个女警的头砍下来,和之前砍下来的四个人头一起做成标本,每个标本的头上都戴着她们生前所戴的帽子,帽子上都有警察的徽章。

  李刚把这六个头颅放到柜子里,和他之前的收藏品摆在一起。

  六个女警的死亡被解释为「意外」,就像之前的几次一样,这本来应该没有问题的,但是不只是谁,把他们在派对上拍摄的视频上传到了网上,结果他们虐杀女警的事情因此而曝光。

  从他家中搜出的录影和一个个女警的人头,都成了铁证,在铁证面前,他们只能认罪。

  首犯李刚,被判无期徒刑,从犯被判20年到4年有期徒刑。

  无巧不成书,李刚正好在故事开始时提到的那个监狱里服刑,李刚除了吃饭、睡觉、劳动以外,他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和狱警做爱。

  他经常向狱警炫耀,他以前杀过多少女警,以及女警在被杀之前有多么淫荡,久而久之,这些狱警也有了被杀的冲动。

  和小地方的女警不同,这里的狱警的法制意识都很强,她们不会犯法,也不会帮助别人犯法。

  过了两年,女警们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政府计划通过处决一部分没有犯罪的女性来降低男女比例。不过这个计划暂时只能秘密进行。

  政府原本想让执法部门从社会上招募处决志愿者的,但是万一警察处决平民的事情败露,会损害警察的形象,所以政府决定先处决一百名女警。

  这一百名女警中,有三十名是这个监狱中的狱警,七十名是其它地方的女警,所有被处决的女警都是自愿报名。

  很快,这一百名警察就住进了监狱。

  这件事情也让李刚兴奋不已,因为他有可能再次看到女警被杀的场景,说不定还有可能自己动手杀掉几个呢。

  事情一开始就没有想像中的顺利,全世界范围内的废除死刑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大家都不知道该用哪种行刑方式,她们首先听取要被处决的女警的意见。

  一些做事古板的女警提出要用枪决、静脉注射、电刑等方式执行死刑。
  而一些爱虚荣的女警希望能被精美、高档的刑具处死。

  欲求不满的女警大声要求在男囚面前行刑,而且要全裸。

  过了几天,监狱申请到一些子弹,最开始的处决开始了。

  首先是6个穿着整齐的女警,她们站成一排,背靠着墙壁。

  执行死刑的刽子手掏出手枪,向她们射击。

  子弹从她们的左侧乳房射进去,射爆她们的心脏,子弹穿过她们的后背,最后撞在她们身后的墙上。

  女警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不到一分钟,就轻松地结束了六个女警的生命。
  监狱里的两百多个男囚犯被带进刑场,接着,7个女警走到刑场的中央。
  音乐响起,7个女警伴着音乐脱下自己的警帽、警服。

  「别摘警帽,直接脱衣服!」

  不知道台下谁喊了这一句,其余的囚犯也起哄一样地附和着。台上的女警没有办法,只好又把警帽戴上。

  女警们一边做着富有挑逗性的动作,一边脱内衣,七个女警很快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囚犯的性欲被这些女警挑逗起来,囚犯们一拥而上,开始强奸这七个女警,之前被枪毙的六个女警也无法幸免,她们的尸体也被扒光衣服,被囚犯们强奸。
  两百多名囚犯的性欲集中在这几个女警的身上,女警们都有点吃不消了,她们差点在被枪毙之前,就被男人的精液呛死。

  混乱的场面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场的七个女警和六个女尸的身上、脸上,都是精液,七个女警被犯人们干得腰身酸软,爬不起来了。

  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七个女警互相搀扶着,站到、或者说靠在墙上。
  刽子手进入刑场,呯!枪声一响,一个女警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是囚犯们的掌声、叫好声,这些囚犯并不是恨这些女警,他们只是享受处死警察时的兴奋而已。

  处死了那些比较好伺候的女警之外,该对付那些挑剔的女警了,好在监狱里有几个制作高档手工家俱的犯人,当狱警请他们制作处决女警用的刑具的时候,几个囚犯欣然答应了。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他们做出的第一件刑具,是一把安装在玻璃水槽上的椅子。

  女警的手脚、腰、脖子被固定在椅子上,刽子手拉动旁边的一个把手,椅子就会慢慢下沉到玻璃水槽里。

  水面会慢慢漫过女警的脚踝、大腿、鼻翼、头顶,此时外面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女警在水槽里挣扎的样子。

  这个刑具设计得非常巧妙,用来淹死女警的水槽,同时也是配重,它可以让坐在椅子上的女警慢慢沉入水槽,也可以让刽子手用很少的力气,就把淹死的女警从水槽里升上来。

  这个刑具还有一个有趣的地方,除了刽子手可以从外面启动刑具外,坐在椅子上的女警,也可以用脚下的踏板来启动刑具。

  有人喜欢这个水槽,也有人不喜欢,不喜欢的人觉得,这个刑具让女警的受刑时间太长了,于是工匠们又为她们准备了断头台。

  这个特别设计的断头台只有两米高,没办法,女警不喜欢太笨重的刑具,她们觉得没有美感。

  断头台是利用刀刃下落的动能来斩下人头的,如果高度不够,就没有足够产生动能的势能了。

  因此,工匠们只能在断头台的轨道两端装上弹簧。

  在刀刃升到顶端时,顶端的弹簧被压缩,底端的弹簧被拉伸,当刀片被释放时,顶端的弹簧推动刀片,底端的弹簧拉动刀片,使得刀片很快就能达到需要的动能。

  眨眼的瞬间,就能让断头台上的女警身首异处。

  当断头台造出来之后,大家对它赞不绝口,有些选择其它行刑方式的女警,也改选在断头台上斩首了。

  最后有17个女警选择斩首,她们分成四组,一组穿着衣服斩首,一组只穿内衣斩首,一组全裸斩首,一组在被犯人轮奸后斩首。

  有些女警批评溺水座椅处决的速度太慢、给女警造成的痛苦太多,而有人却反而觉得溺水座椅的行刑速度太快。因此,工匠们为这些女警准备了可以延长处刑痛苦的刑具。

  刑具由两条手铐和一根长长的穿刺杆组成。

  一开始,女警的双手被手铐吊起来,呈「丫」字形,穿刺杆的尖头埋在女警的阴道里。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女警的身体会慢慢下降,穿刺杆也会慢慢刺入她的子宫,穿过子宫顶,进入胃部,最后从嘴巴里钻出来。

  此时行刑过程并没有完成,女警要在身体被贯穿的痛苦中煎熬一天,才会因为脱水而死掉。

  这种痛苦的死刑方式,竟然还有4个女警使用,只不过行刑的时间太长了,要花掉五六天的时间才能处决这四个女警。

  在未来的几天里,每天都会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警,在穿刺杆上受刑。
  有一些女警不想被强奸,也不想死后被奸尸,女警觉得监狱在纵容犯人强奸她们,所以她们要求工匠们准备一种可以让她们尸骨无存的刑具。

  工匠们最开始想做个水压机,但是制作难度太大,只好放弃;

  用旋转的刀刃绞碎女警也是个好办法,但需要耐用的刀刃、定做的框架、大功率的电机,也不现实。

  最后工匠们建议监狱买一台垃圾压缩机,其余的备选方案还有用硫酸融化女警、让饥饿的狼群把女警撕碎等等,但听上去都比垃圾压缩机要恐怖。

  垃圾压缩机买来了,虽然「垃圾压缩机」几个字被从机器上擦掉了,但它还是垃圾压缩机。

  18个女警不情愿地钻进机器,虽然她们希望自己完全被处理掉,但是垃圾压缩机肯定不是她们的最佳选择。

  机器启动了,机器压缩的速度原本想像中的慢,机器两侧的活塞慢慢向中心挤过去,半分钟后才碰到女警的身体。

  接着机器挤压着她们的胸腔,让她们无法呼吸,她们的胸腔被一点点压碎,肋骨穿透她们的肺叶,这些不能言喻的痛苦都写在了女警的脸上,她们惊恐的表情把周围的女警都吓傻了。

  机器继续工作,鲜血从女警的口鼻中,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身体被压碎之后,他们的头颅开始像鸡蛋一样一个个地裂开。

  最后,18个女警被压缩成了一块硬梆梆的肉块,而机器从女警身上榨出的血、脑浆、脂肪的混合物,铺满了整个刑场,用了好几天才把刑场打扫干净。
  之后,这个高价买来的垃圾压缩机,再也没用过。

  正在女警们研究处刑方案的时候,监狱里的囚犯也要求参与行刑。

  李刚带头,要求女警发扬奉献精神,既然都要死了,不如让囚犯亲手虐死,让囚犯娱乐一下。

  女警们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当两百多个囚犯包围了剩下的女警时,这些女警比被喂给恶狼还可怜。

  囚犯们知道,这些女警就是为了给他们虐杀而准备的,为了防止暴动,囚犯们手里没有利器,也没有绳子,直接扭断脖子又没什么意思,所以他们虐杀女警的方式只能是拳打脚踢、牙咬、手抠之类的。

  囚犯不想一下子把她们弄死,又想玩得尽兴,于是他们制定了一套方案。
  一开始,先是常规的轮奸,一个小时的轮奸之后,囚犯要求这些女警骑在囚犯的身上,给他们的肉棒服务,几个囚犯同时用拳头猛打女警的腹部,或者用牙咬她们的手臂、腿、耳朵、胸部。

  这一轮下来,女警的身上都是牙印和爪痕,好多女警的乳头、手指、耳朵都变得残缺不全了,有几个还被咬掉了鼻尖。

  狱警和女警有约在先,只要女警大喊「救命」,狱警就会让囚犯停止性虐,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除了两个女警喊救命以外,其余的都坚持了下来,虽然她们在哭在喊,但没有反抗的意思。

  接下来,囚犯用鞋踩碎她们的手指、扭摺了女警的手脚、用手指在她们的下身乱挖一气,没过多久,所有的女警的手脚都断掉了。

  此时又有一个女警喊了救命。三个小时眼看就要到了,囚犯们承诺过,三个小时内让这些女警死掉。

  到了最后的阶段,囚犯们开始用脚踢女警的阴部,把她们的阴部踢得喷血。
  囚犯们在她们的肚皮上一阵踩踏,女警脆弱的生命也就消失了。

  一百个女警就这样死掉了,总体来说,这次的处决很成功,但是还是有两个需要改进的地方。

  第一个,用来完全销毁女警的垃圾压缩机是个失败,使用时,被处刑的女警痛苦大、痛苦持续时间长,女警的血液和脑浆流得满地都是,场景太恐怖。
  解决的方法是使用为此而定做的粉碎机,可以让女警在进入机器后几秒钟之内失去生命,变成肉酱。

  第二个,最后的轮奸 性虐的环节太恐怖了,对于这一点,监狱里的犯人也觉得委屈。

  他们说,供他们虐杀的女警太少了,所以造成了十多个犯人冲向一个女警的恐怖场面;

  还有,囚犯手里没有专用的性虐工具,所以只能用牙咬、用手抠,最后再把女警乱拳打死。

  事情还没有结束,三个月之后,政府又召集了500个用于处决的女警,这下可把监狱里的囚犯乐坏了。

  这次又引入了绞刑,这次,囚犯们能欣赏到了五十多个女警,在裸体的状态下被绞死的表演。

  在最后的由囚犯完成的虐杀环节中,虐杀的时限从三个小时放宽到了八个小时,同时也允许囚犯用鞭子和绳子凌虐女警。

  结果出现的是两百多个女警应付两百多个囚犯的场面,同时囚犯们的性虐分散到了八个小时之中,因此没有出现太过残酷的场面。

  囚犯们把女警绑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然后就和上次一样,囚犯用牙咬、用手抠,但是用鞭子代替了拳头,据说,鞭子带给人的痛苦更强烈,但给人的伤害却没有拳头大。

  囚犯们玩累了就会停手,这样女警们也有了喘息的机会。

  这次女警受到的性虐时间更长,但却没有人喊救命,在最后的处决环节中,只有几个女警是被囚犯踩死的,其余大部分都是在囚犯的抽插下,被慢慢勒死的。

  第二次处决比第一次还要成功,值得一提的是,这两次队女警的处决之后,囚犯们的情绪非常的好。

  囚犯们都表示要认真劳动、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出狱(最后一条是骗人的)。

  政府也尝到了甜头,决定扩大警校的招生,扩编警察编制,可以想像,之后会有更多的女警要被处决。

  后来监狱里也有了变化,女狱警可以随时申请被处决。

  慢慢地,监狱成了流动最大的部门,来到这里的新警察,一般都会在三个月内申请自愿接受处决。

  其中也有许多希望被犯人虐杀的。

  李刚在监狱里有些乐不思蜀了,他在这里有很多虐杀女警的机会,和往常一样,他总是要求女警戴着警帽接受虐杀,这个是不能变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