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玄幻  »   【爱莲说】(第二卷)(02)
字数:54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恋足有也疯狂第二章:脚边生活

  在台湾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工作生活也都已经习惯,当然,还有陈思雨的踩踏。休息时一直住员工宿舍,员工宿舍是三层楼,一楼和二楼是男员工宿舍,有单间有双人间,三楼是女员工宿舍,都是单人间。我的宿舍是个单人间,虽然清净,但总没人聊天,也是很寂寞的。

  傍晚出门,正好刘园从楼上走下来,跟她打个招呼后,我问她:「园子,陈总这几天不在?」刘园说:「陈总这几天在高雄她弟弟那里。」

  「她还有个弟弟?」我诧异的问。刘园说:「是呀,不过她弟弟与她是同父异母。老陈的两位夫人感情都很好,思雨和她弟弟的感情也很好。她弟弟自己有公司,她过去帮帮忙。」我点了点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看我颇有兴趣,刘园神秘兮兮的说:「怎么,又想找陈总虐了?」听到这话,我不禁脸红,连忙说:「别瞎说!哪有……」刘园指了指我的宿舍门,说:「我们可以进去谈谈吗?」我不好拒绝,说:「当然可以!」说着,便打开门,邀请她进去。

  「嗯,你屋子还挺干净的!」说着,她坐在我的床上,微微晃着腿。她穿着白蓝格子的短袖T恤,下身是牛仔短裤,系着棕色的皮腰带,往下看,脚上是一双白色的皮凉鞋,露着洁白的脚背,涂着黑蓝色指甲油的脚趾,让人浮想联翩。大概是她注意到我在看她的脚,她甜甜的一笑,说:「怎么,我的脚没有让你心动吗?」「我……」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已经心动,但想了想,什么情况都知道,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便点点头说:「是啊,好心动。」她站起来,慢慢靠近我,我感受得到她的体温。

  刘园在屋里踱着步,走到房门前,轻轻的把门反锁,又慢慢的踱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那就赶紧跪下给我舔脚!」见我不为所动,她说:「怎么,难道你只给思雨跪着舔脚吗?」

  我有点尴尬,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和她的脚,慢慢的跪在地上,双手扶地,亲了亲她的脚背。「嘻嘻」,刘园轻声笑着,她说:「快点把鞋给我脱下来啊,不然我就让你舔鞋底!」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我也不再顾及什么,轻轻捧起她的一只脚,脱下了凉鞋。

  她把脚缩回去,脚趾灵巧的把另一只脚上的鞋蹬掉,然后轻轻的放在我的裆部,用脚趾夹住拉链,哧,拉链被她拉开了,而后灵动的脚趾顺势就滑了进去,隔着内裤,轻轻踩压在已经有些勃起的阴茎上。「快点舔脚呀!」她说,不等我反应,抬起的脚已经贴在了我的嘴上。

  我微微躲开,然后伸手将她的脚捧起,贴在鼻子上轻嗅着,然后伸出舌头,从脚跟处开始缓缓的舔到脚趾尖,然后嘬住大脚趾吸吮着,舌头在脚趾肚打着转儿,进而在脚趾缝伸缩着,用舌尖摩擦着,接着又舔其他脚趾和趾缝。等到我将这只脚舔个遍准备换另一只脚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把那只脚从前开门处伸进了我的裤子里,只有脚踝还在外面,勃起的阴茎被她用脚踩揉着。

  我看了看她,她正含笑的看着我,我将那只脚从裤子里拿出来,往边上侧了侧,将舔完的脚从前开门处放进裤子里,然后又舔刚从裤子里拿出来的脚。
  舔完脚,我已经口干舌燥了。

  刘园似乎很理解,说:「去刷刷牙吧!」我答应一声,去卫生间刷牙,看了看被脚亲昵过的阴茎,隔着内裤依然微耸着,龟头处顶出来一点,那里的内裤已微微湿润。「我给你润润舌头哦!」说着站起来解开腰带,将短裤脱了下来,接着又脱下内裤。然后不等我说话,将下体贴在我的嘴上,说:「给我舔下面!」我有些抵触,但是躲不开,她按着我的头将阴部贴在我的嘴,嘴唇也被她下面的液体弄湿。

  「快点!」她在催促,我也感受到身体内部在燃烧,跟着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去舔舐。她不再强按我的头,逐渐舒缓,然后慢慢放松,最后坐在床上,把我夹在两腿之间,一条腿搭在我背上,一条腿在下面,用脚蹭着我硬挺的阴茎。她微微呻吟,半躺在床上,享受着我的舔舐。「你别光像小狗一样用舌头舔啊,吸一吸下面的水!」

  我吸了一口,忽然感到一阵恶心,差点呕出来。这自然被她看到了,她笑道:「哈哈,傻瓜,舌头都舔了,怎么还恶心呢?」我不甘示弱的说:「这么半天了你还没爽够啊?」她回击说:「你的舌头太短了啦!」然后微微喘着粗气,坐起身来,说:「你把裤子脱了!」

  我看了她一眼,站起来脱了裤子。她握着挺起的阴茎,套弄了两下。我说:「你不是要让我做那个吧?」刘园瞥了我一眼,说:「美死你!」说着,把她下面分泌的液体擦到我的阴茎上,然后穿上凉鞋,抬起右脚,指了指足弓处,说:「跪下,把你那东西塞进去!」

  我示图把JJ塞进她脚与鞋之间,但是没塞进去,她说:「你不会用手抱着我的脚么?」我用一只手把着她的脚,另一只手把着JJ,借着那点液体的润滑,就塞了进去。「你真笨啦!难道这是让你做什么不懂吗?来回抽插啊!」她说。其实我早就明白她的用意了,只是主动去足交有些太尴尬。但是几下之后,这种尴尬就没有了。

  刘园的G点似乎在脚底,她完全是在享受。她的左脚踩着我的后背,我不能改变姿势,就跪在那里,自慰一样的释放了出来。我正准备站起来,但刘园似乎不想让我这么快起身,她倒是先站了起来,然后一脚将我踹倒,说:「你真没用啊,这么快就出来了!」说着,一脚踩上来,用鞋底蹭着已经软下去的阴茎。其实这才是我喜欢的,很快JJ再次勃起。

  我央求道:「园子,把鞋脱了用脚可以吗?」刘园哼一声,但是还是脱了鞋,她把两只鞋甩给我,砸在我身上。我拿起一只鞋,闻着鞋底,享受着她双脚的交替爱抚,力度不减,不到10分钟,再次喷涌。

  我累得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而刘园也坐在地上捶腿。许久,刘园说:「你自己收拾一下吧,我走了。」我说:「我帮你擦擦鞋洗洗脚吧!」刘园说:「不用,我找别人舔鞋去!」说着,就打开门出去了。我赤身躺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因为害怕有人来看到这个样子,赶紧起来收拾好屋子,又去卫生间冲了一个澡,然而也没心思再出去了,便早早的睡下。

  陈思雨回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上午我去她的办公室找她,见到刘园,略有一点尴尬,而刘园丝毫没有什么不适的样子,看来这种事情她常做。陈思雨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比较特别的是白线编织成的鞋带很宽,有半寸左右,系在鞋上好像一朵花一样,很别致。

  思雨说:「一会儿陪我去办工区转一转,好多天没过去了。」我说:「好的,去的时候你叫我。」思雨说:「我先去换衣服,你随我来!」我有点惊讶,你换身衣服叫我去干嘛?我又不是小丫鬟。虽然这么想,但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刘园笑的很诡异。

  跟思雨进了更衣室,思雨说:「柜子的最底层有双白色的高跟鞋,你给我拿出来!」我答应一声,蹲下去打开柜子底层,下面不下10双高跟鞋,什么样式的都有。我把那双白色的拿出来,心血来潮,用双手捧出来。思雨见到后,莞尔一笑,说:「先放在边上吧,过来把我脚上的鞋脱了!」

  我把手上的高跟鞋放在椅子上,走到她身边,单膝跪地,轻轻的解开鞋带,她坐在床上,腿微微抬起。鞋脱下来后,我第一个反应是闻一闻,就在要拿起来贴近鼻子的一瞬间,按时间说也就是0。1秒之前吧,冷清占据了头脑,这个举动没做出来,而思雨却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她说:「你怎么不闻一闻呢?」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说:「闻鞋我喜欢偷偷的闻,当着你面闻,太尴尬了。」
  思雨说:「可我喜欢看你闻!」她这么说,明摆着是告诉我「你现在就闻」了,于是便不再犹豫,拿起鞋,把鼻子凑进鞋口闻了起来。思雨说:「我就喜欢看你们这样。好啦,快把袜子给我脱了,过后让你闻个舒服。」我脱下她的袜子,粉色的五指棉袜,很轻薄,接着又脱下另一只脚的鞋袜,把高跟鞋给她穿上。
  她说:「左面中间抽屉里,有丝袜,给我拿一双肉色的!」我打开抽屉,拿出一双肉色丝袜,说:「不会让我帮你穿吧?」她说:「嗯?要不然让你来干嘛呢?」我惊讶的说:「啊?真让我给你穿啊?不好吧,穿丝袜得碰你的肉!」思雨说:「嘿,你还挺传统哈,我都玩过你JJ呢,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啊?」说着,已经脱下了外裤,坐在床上,把脚伸给我。

  我索性打开包装,把丝袜拿出来,给她穿上,摸着她光滑的腿,也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穿到了大腿处,因为她坐着,穿不上去了,我说:「站起来啊!」思雨站起身,说:「好了,不用你穿了,去打开衣柜中间的门,有套白色套裙给我拿出来!」我便听话的去拿衣服,又帮她穿上,她说:「走吧,陪我去办公区。」
  我跟在她后面,随她来到办公区,见到她去了,大家纷纷向她打招呼,她也礼貌的回应。忽然,她向一个男生走去。走到那男生旁边,二话不说,抬脚踹在他的肩膀,他一惊,思雨的脚在他肩膀滑了一下,抵到了脖子,10厘米长的金属鞋跟在他脖子上划了一道红印子。那男生也不反抗,马上起身跪在地上。
  思雨抬脚踩在他的头上,厉声说:「工作时间,干什么呢?」他不说话,跪在地上微微抖着。我朝他电脑屏幕上一看,原来在玩Facebook上的开心农场。我哑然失笑,这款从大陆泊来的游戏,原来在台湾白领间也是很风靡的。这时,思雨把脚从他头上拿下,狠狠的踢了他裆部一下,然后不再管他,转身离开。

  我连忙跟了上去,不由得又怜悯的看了那男生一眼,他痛苦的缩在那里,又不敢去捂裆部。思雨找到他的主管,耳语了几句,那当主管的女生站起身,哒哒哒的走到那男生身边,踹了几脚,然后用鞋跟在他脸上划了一下,还没离开,座位上纷纷站起几个女生,全都朝他走去。我随着陈思雨向门外走,无法看到最后。
  随着思雨来到我所在的办公区,转了一圈儿,我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了,思雨也没强求我继续跟着她,而是对我对面的女生眨眨眼,我对面的女生也笑了笑。那女生叫周玉婷,来自宜兰,是个挺可爱的女生。

  我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是可以想到的是跟思雨有眼神的沟通。我正想着,周玉婷把脚伸到我的桌下,然后轻轻踩在我的膝盖上。因为是在桌子底下进行的,没人看得到,但我知道思雨看见了,因为她笑的身上发颤,快步「逃离」了办公室。「这个坏蛋」!我心里暗骂。我轻轻抖抖腿,周玉婷似乎没有把脚拿下去的意思,我索性也不再管,随她踩着吧。我在办公通讯上跟她说:「踩我腿上干嘛?」
  玉婷回复个「吐舌」的表情,然后说:「思雨姐让的!」我说:「她让你踩你就踩?真不够意思!」玉婷说:「挺够意思了,思雨姐让我好好的欺负你呢。」我回复道:「我很舒服呢!」玉婷回复了一个「哼」的表情,就不在理我,而脚并没有拿下去。我看没人注意,摸了摸腿上的鞋,又轻轻摸了摸脚背,她的脚微微动了下,但是很快就不再动,随我抚摸着。

  过了一会儿,腿被她踩的有点麻,我动了动腿,她的脚滑一下,差点掉下去。她站起来,只是一条腿站在地上,那只脚还在我的腿上踩着,然后用鞋跟狠狠的渣一下,哼一声坐下了,那只脚也从我的腿上拿下去。被她扎一下,并不痛,反而还有一点回味。我很珍惜腿上的那半个鞋印,一直谨慎的保留着。下班时,玉婷跟我说:「走啊,咱们去找思雨姐!」

  我说:「现在去找啊?」只见她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是啊,思雨姐刚才给我发的短讯!」说着还把手机递给我,我一看,上面写着:「玉婷:下班后,叫上张锋到我办公室。思雨」我既想去又不想去,想去是因为去找思雨,不想去是因为还跟这个小姑娘。但是这小姑娘可一点都不儒弱,而且好像还有押着我的意思。

  到了思雨办公室,玉婷跟思雨好姐妹般的玩闹了几下,玉婷说:「思雨叫我过来干嘛啊?」思雨说:「跟他玩呗!」说着来到我身边,说:「来来来,陪小妹妹玩一会儿,衣服都脱了!」我在思雨面前几乎没什么可忌讳的了,但是有周玉婷在,我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周玉婷忽然指着我的腿,对思雨说:「思雨姐,上午被我踩的鞋印现在还有呢!」陈思雨低头看了看,对玉婷说:「这么漂亮的鞋印,他舍不得掸掉呢!」说完,抬脚在另一条腿对称的位置上,踹了个鞋印,看着我又像是对玉婷说:「裤子脱了吧,你说呢?」没等我说话,玉婷说:「好呀好呀,快点!我想看!」我无奈,看了看她们,解开了腰带。

  我站在她俩中间,身上一丝不挂,两个女孩上下其手的在我身上摆弄着,抚摸着。

  周玉婷把玩着我挺起的JJ,忽然脱下高跟鞋,用脚背托起已经发酸的DD,她的丝袜很滑,脚有些凉,能够缓解那种酸硬。这时陈思雨拿过之前穿的运动鞋和棉袜,对我说:「给我脱鞋的时候不是很馋吗?赶紧闻一闻吧!」我接过鞋袜,然后从鞋里拿出粉色的五指棉袜,摊平了贴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味道。

  我见玉婷在边上看着,贴近她的鼻子,说:「你也闻闻?」玉婷抬脚踹了我屁股一下,说:「讨厌!要闻就自己闻啦!」我不理她,又闻了一下鞋口,比较淡,味道很轻。思雨说:「来,过这边坐着闻!」我一看,她坐在床上,正指着她两腿间的地面。我刚坐过去,她的腿夹住我的脖子,丝滑的感觉流遍全身。
  她用丝袜脚夹住我的JJ,不停的撸搓。周玉婷搬个椅子,坐在我面前,脱下高跟,亮闪闪的丝袜脚先是贴在我的鼻子上让我闻了一会儿,而后也和思雨一起进行丝袜足交。我拿起思雨的棉袜和运动鞋,仔细的闻着,又见玉婷脱下来的高跟放在旁边,拿起一只凑在鼻子下闻着,除了皮革味几乎没有其他味道,但是就是这样的味道,就足以让我陶醉了。

  四只脚在下面灵巧的运动,让动感集聚在我的下身,快感从身体中爆发。我示意她们要发泄出来了,周玉婷连忙穿上鞋跳开了,「真没用!」思雨嗔怪着说。
  我把口鼻埋在思雨的鞋里,伴随着她脚的快速搓动,下身一阵急促,瞬间喷涌。收拾干净之后,她们让我躺在床上「休息」,而她们俩则又开始抚摸玩弄我的身体。我忽然想,有朝一日开一个会所,招一些男生,专门给女生舔脚,专门供女生来虐,这应该是个好项目。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