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玄幻  »   【叛逆的代价】【作者:startpantu9】
字数:106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叛逆的代价

  「我不同意!」我愤怒的将手中的PSP摔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父亲,愤怒的说道「我妈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

  父亲听到我说起自己的妻子,坚毅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神情,「小哲,爸爸也很爱你的妈妈,但是你妈已经不在了,我们日子还要过,我没时间照顾你,所以就让你薇姨来照顾你吧……」

  「休想!我绝不会同意,我绝不会承认让这么一个妓女般的女人成为我的继母!」我指着坐在父亲旁边的一个妖艳女子说道被我指着的女子本来脸上噙着暖人的笑意。可是被我指着鼻子骂道「妓女般的女人」她脸上的笑意还是僵住了。而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但很好的掩饰了起来,父亲和我均没有发现……

  「你!小哲,你这么能这么和你薇姨说话!」父亲显然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激烈,大声的呵斥我「耀华,没事,孩子是再和我开玩笑的。你不用在意……」叫做薇姨的女子俏生生的站连起来,伸出玉手想要轻抚我的脸颊,我用手臂挡开了她伸过来的玉手,可能是用力过大,薇姨被我带的趔趄了一下。

  父亲大怒,站起身来,冲着我就是一巴掌「你干什么?还不向你薇姨道歉!」
  代薇此时是背过身的,脸上闪过了狠厉的表情,随后以极快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微笑的转过身来,一只手搭载父亲肩上,一只手轻抚父亲的胸口「耀华,别生气,还是和我刚见面没多久,接受不了是正常的。不行我们的事果断时间再说吧,别让小哲难做……」

  父亲听了大怒「他难做?他除了好吃懒做,没什么难做的,我决定了,走!我们现在就去领证!!」再代薇看似安抚实则激将的言语下,父亲很快的带着代薇出门,就要去领证……

  父亲的决定我无力阻止,代薇临出门之际,转过头来对着我微微一笑,着一笑很是魅惑,让我半天没缓过神。妖精……不她一定是看上了我家的钱,才用自己的身体迷住了父亲,我一定要想办法让父亲看到她的真面目。

  三天后,父亲和代薇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我没有参加。这种婚礼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当晚,我再酒吧喝了很多,最后拖着昏昏沉沉对身体,回到了家。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父亲的卧室还亮着灯光。我没有理会他们「哼,贱女人,这么晚了,还在勾引老豆。迟早让你好看……」我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扑到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也许是喝太多了,半夜我还是输给了内急,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爱来,迈着千鸟步(左右晃动),迷迷糊糊的往厕所走去,好不容易解决完了需要,路过父亲的卧室,听见里边传来让人心生涟漪的笑声。「你怎么就这么迷恋这个呢?」本来听到这个声音就烦的我可能是因为刚刚睡了一觉醒来,正一柱擎天的呢,听到如此魅惑的笑声,我还是忍不住产生了一丝好奇。悄悄的来到了父亲的房间门口……

  天助我也,房间门尽然还开着一条缝隙,我贴在门边,透过缝隙往房间里边瞧去,天……我从来没想过被我瞧不起的女人,尽然能这么……这么的……高贵?是的没错,现在的代薇浑身上下透着一种高贵的气息,现在大她一该平时的装束,现在的她身着民国时期盛行的旗袍,白色半镂空雕花旗袍。虽然我知道旗袍这种东西,但是它一直是一种概念性的东西,我从来没想过,旗袍穿在女人身上是如此的诱人。

  裁剪的刚刚合体的旗袍,完美的凸显了代薇极品的身材,胸前的双峰,显得异常的高耸,双峰直接留有雕花镂空,每次代薇转身,双峰之间的沟壑,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般深不见底。这还是其次,嘴要命的是,下摆开叉的设计,开叉道大腿根部的设计,将代薇笔直修长的玉腿完美的演绎,配上贴身的肤色丝袜。让我看的血脉膨胀,双手不由的向下体伸去……

  「混蛋!我再做什么……」我努力的摇了摇头,让自己将脑中的邪念甩出去,不再去看代薇那让人失神的美腿。「奇怪,大晚上的,着贱女人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我挠了挠头,「着衣服当睡衣也不合适呀?」就再我胡思乱想之际,代薇转过了身来,虽然知道她不一定发现我,但我还是下意识的从门缝边移开了。
  其实,我做了一个很愚蠢的决定,就好比青蛙,如果蚊子一动不动的停在他的面前,他是不会发现面前有蚊子的,而如果蚊子在他面前急速飞过,很容易被青蛙发现。现在的我也是,如果我静静的不动,代薇未必就能发现我,可是我着一躲闪,门缝的光就像是明灯一般一闪而过。

  代薇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噙着笑意,没有理会。我贴着墙边听到屋内没有其他动静,我有小心翼翼的把脸贴在了门缝上。屋内,代薇已经坐在了床上,抬着一只腿,好像再踩着什么东西。而屋内则传出了舔舐食物般的声音。「有谁再吃东西吗?」我纳闷的想到「诶对了,父亲呢?」看着代薇来回摆动着自己的美腿,我有种欲火没出发泄的感觉。

  「妈的,我就说着女人不是好东西,连一举一动都是这种让人想要按到她的感觉,。」不用力的撸了几下自己的下体,。恨恨的想到「不能看了,如不然最后自己还指不定要看着这女人撸一发呢,这是自己绝对不允许的……」

  于是。我深深的瞄了一眼代薇,恋恋不舍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在我走后不久,代薇一边用脚婆娑着脚下的男子,一边转过头透过门缝看着离开的我,嘴角露出了轻笑「坏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然后用脚勾起父亲的下巴「你说对不对呀亲爱的?」

  「唔唔。你说什么都对……」父亲一脸迷恋的看着代薇美腿,享受着代薇美腿的婆娑。代薇看差不多了。一脚踢翻父亲,踩在他身上跳起了舞蹈,优美的身体随着韵律晃动。肉丝美脚不是的再父亲身上划过,而父亲的肉棒则受到了极大照顾。终于再代薇舞蹈到结束的时候,父亲射出了屈辱的精液,白灼的精液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发射力度很大,漫过了代薇的膝盖,射到了她刚才坐着的床上……

  「小哲,出来吃饭了哦~ 」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屋门口喊道,又是那个讨厌的女人,我用被子盖住了头,懒得理她。

  「小哲,你爸今天要去美国,你一会不去机场送他吗?」女声继续再我门口喊道去美国?为什么老爸从来没和我说过?是临时有事吗?我穿上衣服,打开房门,出现再我眼前的代薇身上尽然还是穿着昨晚的那套旗袍……着难道不是睡衣?优美的身躯不禁让我看的呆住了,我视线往下,看到那从旗袍下摆露出的肉丝美脚,脚趾如豆蔻一般排列的整齐。脚下蹬着一双水晶高跟……

  代薇看到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美腿,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故意扭动来一下自己的玉足,等到觉得看的差不多了。露出和曦的笑容然后伸出手。摸上了我的额头,「小哲,你不舒服吗?怎么呆呆的……」代薇的动作让我清醒了过来。我愤恨的甩开代薇按在我脑门的玉手。「不用你管。还有,趁早滚出我家,这里不是你该在的地方!!」我直接挤开代薇,下楼而去。

  代薇被我挤的一个趔趄,赶紧扶住旁边墙壁。看着我径直而去的身影,代薇露出了阴冷的表情「小兔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听到我摔门而去的声音后,代薇带着阴冷的表情来到了地下室。

  本来用来放杂物的地下室,此刻已经焕然一新,这里已经全部重新装修过一便了。四周采用中世纪昏暗的设计,四周的灯光也弄成火炬样式的弱光。而此刻,偌大的地下室,四周排满了各种的刑具,这里活脱脱的就是中世纪的行房。嘴恐怖是,房间的角落还摆放着一台铁处女……

  这台铁处女是特别制作的,脸部的位置是开口式设计,此时一个带着眼罩,口中被塞口球堵着的脸,就从这个口中探了出来,如果我在这里的话,就算是眼睛被蒙着,我也梦一眼认出买那个被束缚再铁处女中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也许我再这里的话,会哭喊着将父亲放出来吧。铁处女内部的结构,想必大家也知道,全是可以将人扎成筛子的尖刺。这可是中世纪最恶毒的刑具,被关进铁处女里边的犯人生还率为0。

  可是,往下看就会发现铁处女再父亲下体的位置有一个洞,而父亲勃起的肉棒就从洞中直挺挺的伸了出来……

  代薇来到铁处女的面前,看着被铁处女束缚的父亲,冷笑了一声「耀华,你的儿子可真不乖。也许我该使用一些特别的手段。」

  父亲呜呜的喊了两声,证明他还活着好好的。「你再担心的儿子吗?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而你呢。就再这里好好的享受我的丝袜铁处女吧」代薇用手撸了几下父亲的肉棒。父亲的下体很不争气的射出了精液。不过相对昨天的浓度,明显下降了很多……代薇拿手指搓了搓父亲的精液「呵,快要到极限了吗?也罢我也该找个新玩具了。」

  代薇不在理会父亲,来到另一边角落的衣柜。拉开衣柜,里边全满满的丝袜和旗袍,代薇看看了自己身上的雕花镂空旗袍,歪着头想了一下拿出了一件真丝的紧身旗袍,挑了一双浅黑色的丝袜。「是该穿肉丝家银色高跟呢?还是这个呢?」代薇想了一下「呵·还是给那小子点刺激比较好……」

  代薇换上了手中的旗袍,对着镜子转了个身,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小鬼,看你这次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代薇临走的时候带走了自己换下来的丝袜。将双丝袜也许就是自己找机会的重要道具呢。代薇出了地下室,来到自己的房间,从梳妆台的一个小抽屉里边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美国最新研制出来的催眠暗示药,小鬼,就让你来试试效果吧。」代薇将药水洒在了替换下来的丝袜,和自己身上穿的丝袜上边,忽然想到了邪恶的点子,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将剩余的药水,全部倒在了自己的鞋子里边……
  「黏糊糊的,真难受,小鬼,我可是为你酝酿了一顿大餐呢,你可别让我失望呀……」随后代薇将手中换下来的丝袜放到了浴室的洗衣筐中,一个阴谋的大网正在向无知的我张开。而此时的还在和朋友花天酒地……

  「哈哈,今天玩的真是开心,不过我还有事,大家随意!今天我请客!」我豪气的话语让在坐的朋友们笑逐颜开,想到父亲可能真的要去美国,所以我决定回家去看一下。出了酒吧的门,现在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间了、「哈?已经这么晚了吗?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呀……」迈着自己典型的千鸟步,往家的方向走去我正准备逃出钥匙,门就从里边被打开了,代薇一脸关怀的说到「啊,小哲,你回来了。你怎么喝这么多,你父亲中午已经走了,来块进来了,薇姨为你准备了晚饭,洗完手就能吃了……」我一把推开想要搀扶我的代薇,「滚开,我说过这我的家。你没有资格进来……呕……」我干呕了一下,随后往厕所跑去。

  「呕……」我趴在马桶附近,将让自己肚子翻江倒海的酒精尽量的吐出去。好不容易吐完,自己感觉也清醒了很多。转身抽了一张纸擦了擦嘴,眼角正好瞥到一团肉丝……诶?难道?我仔细一看,没错,这的确是代薇昨晚穿着的丝袜。脑海中想到了昨天代薇那诱人的美腿……情不自禁的拿起了面前的那团丝袜,轻轻柔柔的。让我想起了一句广告语,「纵向丝滑……」

  摸着手中的丝袜「哼,这个贱女人还是蛮有品味的。尽然是GERBE。哼!看来没少从老爸那里榨钱出来,一个卑贱的女人尽然穿的是法国代表奢华与高贵的GERBE。」越想越生气,可是,带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小哲,你没事吧?来喝杯水。」代薇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因为我冲进来比较急,所以厕所的门是没关的,所以代薇也没有什么顾忌。而进来的代薇正好看到我拿着她的丝袜定定的出神……

  「啊!」代薇惊呼了一声「小哲你……怎么……」代薇的眼神显然是误会了我拿她丝袜的用意。我看了一眼,恼火的将丝袜摔在洗衣筐中,然后推开代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代薇扶着旁边的洗脸池,看了一眼被我摔进洗衣筐的丝袜。冷冷的自语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回到房间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男人,喝多了总想找个女人来发泄一下,刚才把玩代薇的丝袜,让我澎湃难耐,,不过想到这女人现在是自己的继母,而且……奇怪,自己为什么忽然对她有兴趣了,不在乱想,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翻来覆去,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了,看来还是需要释放一下自己的欲望才能睡着,干撸?想想都没劲,还是……鬼使身材,我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浴室,看着那团被我仍在浴室的丝袜忽然觉得自己挺贱的,既然觉得那女人完全是一个妓女,自己尽然想用她的丝袜来撸,那自己算什么?想到这里我决定回去睡觉。刚转身的瞬间,一双美丽的眼睛呈现在我的视野!

  「你很困,你感觉很累,想要睡觉。乖乖的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考虑,深深的睡去……」我还没来的急反应,便觉得很困,慢慢的闭上眼睛,陷入了昏睡……

  代薇看着被催眠的我,「哼,本来不想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可是你尽然不上套,那就别怪我了。」代薇抓起洗衣筐的那团丝袜。套在了我的头上,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到「记住,你的欲望从现在开始,无法发泄,只有问道我脚的味道才能兴奋,才有被我虐待你才能发泄。你已经无法通过普通的性爱得到快感……只有得到妈妈的允许,你才能享受快乐……我将是你的女王,你里内心最高贵的存在……」

  代薇的呢喃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虽然陷入了沉睡,我吸着带代薇的味道,肉棒还是慢慢的勃起了,随着吸入越来越多的气味,我的肉棒更加的挺立,代薇看到这里,果断的拿下了套在我头上的丝袜,「哼,小兔崽子,等着你来求我……」代薇没有理会谁在厕所的,径直去了地下室,继续对父亲的凌虐,诺达的房间只剩下我孤独的谁在浴室的地板……

  「啊。脑袋好疼……」我揉着有点疼的脑袋,看了下环境,「诶?我为什么谁在了这里?」嗯……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可能是昨晚半夜自己内急然后在这里睡着了吧」我爬起来,刚出了浴室的门,正好看到了从楼下上来的代薇,今天的代薇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高贵?看着代薇灰色亮片的紧身旗袍,从单边开叉的位置。露出的美腿,穿着黑色的丝袜……嘿,这女人别说,真的是个妖精,连我这阅女无数的富二代都有点流口水……

  我本能的以为代薇还会想以前一样和善的和我打招呼,谁想到,代薇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早餐在楼下,吃完把碗洗了!」尽然还带着命令的味道。她以为她是谁?我正想反驳,可是,内心忽然觉得,被她这么呵斥,尽然还蛮舒服的。我摇了摇头。没在想这些,果断的出门去,嘿,昨晚憋了一夜,今天该去找我的那个女朋友发泄一下呢?我开着车淫贱的想到……

  两条白花花的身体在床上翻滚。美女用尽了浑身解数,但是,我就是不能勃起,每次看着面前的美女,。我都会莫名的想到代薇,看着美女的美腿,我本能的会拿来和代薇的相比。得出的结果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我的小女友弱弱的对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说着看了看我无法勃起的肉棒……
  我顿时怒不可遏,「滚!」小女友含着泪水,默默的穿上衣服离开了,我抽了一支烟,不对,一定有什么发生,肯定是哪个女人搞的鬼,我得去找她。我马不停蹄的往家赶去……

  厨房……没有……客厅……没有,这个女人跑哪里去了?最后我终于在屋顶的露台上找到了代薇,这个贱女人尽然在露台的泳池边上的阳伞下,喝着咖啡,看到我气喘吁吁的跑上来,静静的放下了咖啡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你来了,正好,我腿有点酸了。过来帮我揉揉,」

  我本来是准备嗤笑她的天真的,可是,看到代薇从旗袍下伸出的丝袜美腿,一翘一翘的对着我,就像一个绝美的美女在向我招手,我下体尽然微微了跳动了两下。怎么会这样?

  「我亲爱的儿子,你在犹豫什么?赶快来给按摩。要不然妈妈会生气,后果会很严重!」代薇喝了一口咖啡,漫不经心的说到。听到代薇这么说。我尽然还有些许的期待,「谁是你的儿子,你不过是父亲带回来的野女人……」我还是平时一样谩骂着,可是代薇却不在像平时那么和善,脸色阴冷的放下手中的咖啡,「现在给我跪过来按摩,否则,你将要后悔。」

  「鬼才会听你的话……」我倔强的说到。代薇站了起来,缓缓的向我走来,「你想要干什么?明明是一个弱女子,可是给的压力却莫名的大。」

  代薇一边走过来,一边说到「干什么?来教育你看到自己的母亲应该如何的打招呼!」代薇的身形忽然消失。随后我感到两腿的膝盖受到了重击,随后径直跪在了地上。而代薇则有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双手抱胸,「这才是儿子应该有的姿态。」屈辱……我吼了一声,想要站起来,可是代薇适时的将一条腿抬起,踩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体就被代薇的一条腿亲亲的压制在了地上,我愤怒的想要挣扎,可是。代薇踩在我肩上的脚,用鞋尖摩擦我的脸颊,一股浓烈的足味飘进了我的鼻腔,随后,我无法勃起的肉棒则恢复了活力,瞬间勃起,将我的裤子顶成了帐篷。而我视线不自觉的往上看,沿着黑丝美腿,透过紧身的旗袍开叉处,隐约可以看到那幽密地带。

  「哦?我亲爱的儿子,你这是怎么呢?被妈妈踩在地上很兴奋吗?尽然勃起了,真是不像样啊。」代薇用脚尖拍打了几下我的脸颊,我羞愧欲死,趁着代薇玉足拍打我脸颊的时候,用力挣扎,尽然将压制我的玉足顶开了。还没来得及高兴,代薇冷冷的哼了一声「看来对你太好了,」我还没来的急起身,一条玉腿就由我脑后伸过来,用膝盖窝夹住了我的脖子。同时,我双手也被用力的向后拉起。
  代薇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这样的儿子,就需要给你点厉害。」说着扭了一下我的胳膊。我疼的龇牙咧嘴。可是嘴上还是不服输「贱女人!有种杀了我……」

  「如你所愿!」代薇冷冷的说到,随后我感到了剧烈的疼痛,然后双臂软软的垂了下来。身体往后倒去,代薇一条美腿继续钳着我的脖子,将我压倒,随后被旗袍裹着的屁股就压了下来,紧紧的压在我的脸上。代薇没有理会被压在身下的我,用手解开了我的裤子,用另一只脚灵巧的将我肉棒掏了出来。代薇的味道源源不断的传进了我的脑海。而我的肉棒也越越敏感,被代薇如此对待的我,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虽然窒息别的脸通红但是却莫名的兴奋,代薇一边用脚挑逗着我的肉棒,一边细心的观察着我的情况,在我马上就要昏厥的时候,适时的抬起屁股让我呼吸了一口空气,随后又坐了下来,让我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而肉棒也被代薇挑逗的到了爆发的边缘。看着我的状态,代薇嘴角露出了冷笑。灵巧的起身,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悠闲的倒了一杯咖啡。静静的喝起来。
  「啊……」我怅然若失,已经到了爆发边缘的肉棒一下子失去了刺激,精液回流让我蛋蛋隐隐的发疼。我坐起了身子,看着就坐在我面前,喝着咖啡的代薇,忽然感觉她好高贵,自己就该这么的仰视着她……

  「想要吗?」代薇玩味的看着。「给我,我……」我用蚊子般的声音说到「你说什么?」代薇显然没有挺清楚我的呢喃。「给我吧。我别的很难受。」我声音大了些。

  「求人是这种态度吗?你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吗?」代薇蹬掉脚上高跟鞋,用脚尖记住我的鼻子。「来,大声的点!」

  「求求你!我想射,让我射出来!」我大声的说到。可是迎接我的是确实一记响亮的玉足耳光「啪」秀美的玉足,像一道白色的闪电,抽在了我的脸上,随后代薇瞧着二郎腿,用脚尖托起我的下巴「求求你?」显然代薇对于这个一般的称呼不满意。

  这一刻,我闻着尽在咫尺的丝袜,完全的沦陷了,脑海中响起了,「只有闻着代薇的丝袜,才能让自己满足的念头」我双手捧起代薇的玉足,想要亲吻她的玉足,虽知道代薇一口口水吐在了我的脸上。「贱货,你是什么东西,也想要闻我的丝袜脚?」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但是,被代薇随着被代薇羞辱。我却更加的欲望高涨……

  「妈妈……妈妈!你是我的妈妈,求求您,给我把……」我已经完全沦陷了,在也经不起代薇的诱惑,爬到她的脚下,一遍用脸摩擦着代薇的丝袜脚,一边下贱的喊着。曾经被自己成为妓女的女人,现在自己却在喊她妈妈,越屈辱,我的身体就越敏感。

  「很好,这才是我的乖儿子,渴了吧,让我来喂你喝咖啡……」代薇将手中的咖啡倒在了丝袜脚上,「舔!」不容置疑的命令。完全不敢反抗,虔诚的捧起代薇的丝袜脚,舔舐着站在丝袜上边的咖啡。浓烈的足味,混合咖啡成了强烈的催情药。随着越来越多的玉足咖啡被我舔进肚子,我尽然……射了?

  不是哪种喷射的酣畅快感,而是哪种静静满满流出,虽然欲望得到缓解但只是饮鸩止渴,刚刚射完的肉棒,完全疲软的趋势,依然挺立着。只是尖端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滴着白浊的精液……

  看着呆呆的我,代薇嘴角噙着笑意。将玉足抽离了我的双手,从新用脚尖托起我的下巴,「是不是很惊讶?不用惊讶我的狗儿子,我已经在你的意识里下了暗示,你以后只能对着我的脚来发泄欲望,而且我可以随时用脚让你精尽人亡,你已经无法用普通的方式获得快感了。你已经完全是我的俘虏了。」

  「不不……你不能这样。我不信……」我一遍双手撑地后退,一遍难以自信的说到「不可能是这样。催眠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我不愿意接受现实,像丧家之犬一样爬了起来。向楼下跑去「我要逃跑,这个女人很危险,我要尽快离开这里……」

  背后传来代薇的声音「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现在你逃跑了,回来将要收到更严厉的惩罚……」我停下了脚步,代薇的话让我内心发冷,不过想到自己留下来终究会变成他的一只狗,还不如逃跑或许还有意思希望。

  看着我再刺激迈开的脚步。代薇冷冷的说到「我现在脚上的脏丝袜会给你留着的!」

  一个阴暗的出租屋。多少天过去了,我已经记不清了,每天,代薇的身影都在折磨着我。我已经到达极限了,果然我还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吗。罢了,也许这就是我的最终归宿吧。

  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这里一点都没有变。我开门,首先引入眼帘的,原来这里不存在的一个鞋柜。里边塞满了各种靴子和高跟鞋。是她的吗?看着这些让我朝思暮想的圣物,我缓缓的跪下。捧起一双看起来很久没穿的黑色高跟鞋,伸出舌头,开始虔诚的舔了起来。一双,两双。三双……我一双双的将代薇的鞋子舔干净,就在我捧起一双长靴的时候代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真是贱,让你当我儿子,我都觉得羞耻。把里边的丝袜也清理干净,然后用你觉得适合的姿态来地下室来找我!」我转头看着代薇,她还是穿着我离开时的那套紧身亮片旗袍配黑色的丝袜。

  看着我痴迷的眼神。代薇轻蔑的看了我一眼「现在,继续你的工作,我会在地下室等着你!」说完代薇转身离开了这里。

  被代薇命令原来是这么的舒服吗?我继续虔诚的舔舐着手中的黑色长靴,将鞋柜的鞋子全部清理完毕后,我看到鞋柜的里边有几双脏丝袜。而且其中一双……我认识,是那边喂我玉足咖啡的那双……给我留着吗?我颤抖着双手拿起这双丝袜,按在自己的鼻子上……

  终于将丝袜全部清理完了。合适的姿态吗?现在的我,除了向一只狗还能像什么呢?我脱下自己的衣服,用颤抖的双手拿出一双长筒袜。将一只套在了自己的头上。领一只套在了自己的下体,随后那出那双喝过咖啡的丝袜,套在脖子上。在外边打了个结,做成了项圈的样子。然后爬行着往地下室而去……

  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家地下室会是这个样子。完全是中世纪的刑房,不过现在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我静静的爬到坐在椅子上的代薇脚边。用脸蹭着代薇的丝袜脚。

  「妈妈主人,贱狗儿子来给您请安了……」我下贱的说到。可是代薇却表现的很冷淡。完全无视了我。继续看着手中的一本书。我隔着丝袜,竭力的伸出舌头,来舔舐着代薇的高跟鞋。本来我以为代薇会无动于衷的,谁知,代薇在我将鞋面完全舔干净的时候,翘起了脚尖,将鞋底露了出来,结果不言而喻,我又卖力的舔舐起了代薇的鞋底。等将鞋底舔完,我还没来的急松口气,代薇就隔着丝袜将鞋跟捅进了我的嘴里开始抽插。代薇合上了手中的书,看了一眼我,一遍用鞋跟继续操着我的嘴一边说道「哈。真实适合你的姿态呢。这里……」代薇用另一只高跟鞋将我的肉棒踩在地上摩擦。肉棒被丝袜裹着,所以没有那么的疼,不过刺激度很高。没几下,我就射了出来。这次,射出了很远……

  「哦?很有活力吗?来让我看看你还能不能射出来,跪好!」代薇踢掉了高跟鞋。用脚趾摩擦着我的乳头。我连忙跪着了身体,代薇将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脸上,一只脚夹住我的肉棒。

  「现在的姿态就是你期待的吗?」代薇一遍踩着我的脸,一遍用脚撸着我的肉棒。

  「呜呜呜。」我一遍贪婪的闻着代薇的玉足,一边回答。代薇冷笑的说到「你现在最好认清楚一点,只有我让你射,你才能射。比如这样。给我射!」代薇用力的撸了一下我的肉棒。随后我的肉棒就射出了白浊的精液,像是喷泉一样……

  而且最让我恐怖的精液真的像喷泉一样完全无法停下来。而且代薇脚汗混合这特殊的香气。让我身体越发的燥热……

  「停!」代薇的玉足在我肉棒的根部踩了一下,我喷射的肉棒就停了下来……

  「爽吗?」代薇一脸戏谑的问道。「爽,妈妈的丝袜脚,让我欲罢不能……」我含糊的应答,大部分注意力都在代薇的丝袜脚上……「哦,你不是很嫌弃的吗?现在怎么这么迷恋?」代薇显然不打算放过我。

  「都怪我。以前的我没有和妈妈深入的交流过……」我找着借口搪塞。
  「交流?可是我只会用我的脚和你脚流,比如这样……」代薇将两只脚伸向了我的脸颊……

  两只玉足夹住了我的脸颊开始摩擦。那让我迷恋的味道,充斥着我的整个脑海。我有想射精,可是没有代薇的命令,我完全射不出来,而且连最初那种流出来的射精都办不到了。

  看着我难道,代薇好像很开心,将我挑逗的欲火焚身的她,有一次放开了我。这次双手撑着座椅。好整以暇的看着我。那轻蔑的眼神,让我从心底的崇拜,想要一生都跪在她的脚下。我虔诚的趴在代薇面前,亲吻了一下他的黑丝玉足。恳求道「女王妈妈,求求你让我射吧……」代薇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无奈我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只宠物一样去磨蹭代薇,希望乞求得到主人的爱抚。代薇没有理会我,看着自己踩在地上的丝袜脚,来回的扭动一下,发现了一块脏的地方。我急忙爬过去,捧起带我的黑丝脚,舔舐干净,随后将自己的手垫在地上,让代薇高贵的玉足踩在我的手上。代薇满意的笑道「很好,小哲,没想到你最后会变成如此忠诚的狗吧?其实我原本就像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是你们父子都是无可救药的变态,真不知道你们这种变态是怎么活在这世上的。你以后就乖乖的做我的宠物,好好的享受你未来的生活吧。现在……」代薇骑在了我的身上。扯起我脖子上的丝袜当缰绳,「带我去角落的铁处女!」

  我拖着代薇来到了铁处女附近。代薇从我身上下来。一把扯起我的头发,「我亲爱的狗儿子,这个就是你以后的家了。没有我的允许,你就好好地在里边享受吧。你们的一切我都会好好的利用的。哈哈哈」代薇打开了铁处女,不同于平时的铁处女,这里边满满的全是代薇穿过的丝袜,「丝袜铁处女。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好好的享受吧!」代薇无情的将我扔进了里边。两边的盖子合上。我被关在了里边。黑暗。笼罩了我。唯一一点的光明是从我下体探出的洞里招进来的。代薇在外边用丝袜脚挑逗着我的肉棒。「射!射!射!」随着代薇的大喊,我精液大股大股的喷射而出。我感觉越来越困,眼皮打架最终昏了过去。昏暗的地下室角落里并排放着两座铁处女,一座面部是开口的,一座是封闭的。开口的那座有泪水从里边滑落而出……这就是我们的归宿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哥干_哥哥射_哥哥色_哥哥去_哥哥撸_哥哥操_哥哥爱_哥哥碰免费视频公开] 版权所有 © 2015-2018 [广告联系:0534pycom@gmail.com]